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長篇精摘】 賀景濱/如何進入數位黑社會 - 4之2

2020/10/26 05:30

圖◎徐至宏

◎賀景濱 圖◎徐至宏

A 你是由你和你的手機共同定義的

蘇密特的辦公室位於地下室最深處。通過迷宮般的零件物料貯存架,他念了幾句咒語,拉開一扇巨大的車門,我立即一腳陷入巨人國的車廂。他的辦公桌就像個放大版的儀錶板和中控台延伸開來;不用說,他的辦公椅和來賓椅,也都是從賓利拆下來的恆溫康奈利菱格紋小牛皮椅,左右旋轉高低可調。我落在駕駛座右側,向左轉九十度面向他。

「兩杯卡布奇諾。」蘇密特說。沒多久,中控台的杯架上緩緩升起兩個咖啡杯。「剛剛跟馬肯森談得愉快嗎?」

「馬肯森?喔,」我即時反應過來:「那個癡漢。我還以為他是某個拜物教的激進分子。」

「拜物教?那是上個世紀的名詞了。」蘇密特的嘴角又流露出犬儒的笑意。「你知道嗎?人為什麼會喜歡物質,甚至迷戀上物質?」

「因為人也是由物質構成的?」

「那解釋不了什麼。事實是,人和物質是共生的,甚至你可以說人是物質的寄生蟲。戀物癖、消費主義、敗物女郎……這些被汙名化的詞是怎麼來的?」

陰謀論。我不奇怪,太陽明日又上升、水結冰會膨脹,萬事萬物在他眼中都跟陰謀論有關。

沒錯,那是最有利於統治者的理論。他說,自從離開伊甸園後,人類開始製造工具操控物質,一直是所有統治者的噩夢。一方面,統治者必須仰賴工具和物質遂行統治;一方面,又不能讓奴隸享有太多工具和物質。這一來,就開啟了幾萬年對物質汙名化的歷史。讓我隨便舉個例吧,蘇密特說,伽利略掌握望遠鏡這個新工具的下場是什麼?這個汙名化的過程在笛卡兒口中達到最高峰,心物二元論把人和物徹底分裂開來,接下來幾百年,凡是非主體的,都成了他者,該死的、活該被消費被殖民的他者。他說我們最大的問題其實是同理心。同理心讓我們享用無盡的幸福和痛苦,讓我們自以為可以了解他者,其實同理心是有了他者後才誕生的怪物,暗中把自己和他者切割開來,藉此偷窺他者的內心,進而支配操縱他者。

但事實呢?他抓起一把菸葉咀嚼:「要不要來一點?蜂蜜口味的。」我說謝了,我抽菸就好。他眨眨眼說,你知道嗎,人類文明最大的躍遷發生在19、20世紀,那也是菸草消耗量最大的時代,你以為那只是偶然嗎?這又算是哪一門的陰謀論?我暗忖。他沒理我繼續說,事實是我們走出伊甸園,穿上鞋子後,就再也離不開物質和工具了。從神話到奇幻到科幻,到處都展示著我們想要控制物質的欲望。你,你之所以為你,是由你和你的手機和車子定義的。沒有手機,沒有衣服,你根本無法成為完全的你。你的身體,就是你的裝置的使用者介面。他喝了口卡布,我的煙霧薰瞇了他的眼。存在主義說我們都是被孤伶伶扔到這世上,別再相信這種狗屁了。你就是你所吃的,你所用的。現代人沒有工具,根本無法成其所是。馬肯森絕不是個迷失的激進的物質主義者。他不追求嶄新的跑車,他也不貪戀無止境的馬力、最炫目的內裝或最絕殺的車燈。所以,別小看馬肯森做的工。他來到我這裡,只因他是個心物合一論者。他愛的、他要的只是打造一部能讓他人車合一的小車子。你的根本問題就在這裡。還記得你第一次來找我嗎?你說你的問題是不曉得問題在哪裡。那時我跟你說,你目前最需要的是多一點多巴胺,多一點血清素。我想你大概接收到了,只是你還不曉得怎麼去愛而已。

是的,蘇密特先生,我很想說,你的物質主義跟我理解的不太一樣。別人有的我也要有,這叫分配正義;別人沒有的我還是要有,這叫資本主義;我已有的還要更多,這叫消費主義。但我沒說。我只是張大嘴巴,吞了吞口水,讓耳內的半規管保持平衡。

「現在告訴我吧,你這次的問題是什麼?」他又喝了兩口卡布。這次喝得太深了,落腮鬍尖上跳動著些許乳沫。

「我想我有大麻煩了。」我跟他大略講了這兩晚的遭遇。我說我用生存程式算過,一個人連續兩晚隨機碰上爆炸案的機率幾乎是零,而且就算活該倒楣他媽的就是遇上了,活下來的機率也幾乎是零。「所以我無法確定現在出現在你眼前的是我還是那個零。」

「有意思。」蘇密特仰頭乾了咖啡,抹掉嘴角的泡沬,「德希達說過,沒有一場意外是真的意外。你不會真的以為柏林圍牆倒塌是意外吧?」

我很怕他又扯起他的萬物陰謀論,連忙把黛安娜的照片傳給他,「你相信嗎,我在網上竟然搜索不到她半點資料。」

「那一定是你找錯地方了。你能接觸的網路,只是數位世界裡的一顆小泡泡。如果宇宙有九成以上是由暗物質暗能量組成的,那網路就沒有理由不是。」

蘇密特按下啟動鈕,我前後的擋風玻璃和車窗立即形成一環橢圓形的螢幕。

他又念了一串咒語,我只看到無數的節點和連結,感覺像是被推入一層又一層的深淵。

沒多久,我就進入了一個眼花撩亂的世界。

「也許你想先看看這個搜尋引擎怎麼打造出來的。」蘇密特說完,給了我一個條目,嘴裡繼續嚼著菸草,背向我,鑽到另一個世界去尋找黛安娜的背景資料。

C 地下維基詞條之一:恐怖大帝柯薩維

柯薩維.拉斯克〔本條目所述皆有待讀者補充相關參考資料來源〕(Xaver Lasker,又名恐怖大帝柯薩維,Scary Emperor Xaver,SEX),傳說中闇黑搜尋引擎的創始人。雖然沒有人見過他本人,但他可能是所有闇黑網路裡最有影響力的少數人之一。相傳這有可能是好幾個人的綜合化名,但從來沒被證實過。全世界的治安單位都想逮捕他,聯邦調查局甚至根據他所有的數據,為他開發了專屬的圍捕演算法;幾十年來所有臥底、釣魚、色誘、拷問的方法都用過了,也一直陸續有他在某處落網的消息,但最終都不了了之,因為根本找不到任何他存在的生物證據。

在一次差點成功的逮捕行動中,他曾留下一串密碼線索。三年後,人工智慧和密碼學專家終於聯手破譯出那句話:「沒有用的,你們採用的犯罪數據和模型,只是來自那些落網的笨蛋。」

柯薩維很早就開始他的犯罪生涯。跟所有的網路天才一樣,他自述青少年時就在車庫裡賺進了第一桶虛擬幣,來源當然是獲利最豐的販毒事業。「其實我到現在還沒看過冰毒長什麼樣子。」他說他十歲時,父親就教他如何加密使用洋蔥路由器買海洛因。「如果你想在網上匿名隱身,就別碰那些用水果命名的路由器,盡量找那些香料的,洋蔥、大蒜、迷迭香、鼠尾草都行。」

他老爸影響他的另一句話是:「海洛因就像女人,你會一輩子被控制。」與其要被控制,他選擇了後者。雖然網路上所有跟他有關的緋聞可能都是真的,但也從未被證實過。

柯薩維賺進第一桶金後就抽身,留了幾塊錢給老爸吸毒享用餘生,並且把毒品事業轉包給下游的小蜜蜂,就此蒸發在雲中。直到第三次金融海嘯發生,人們才發覺,他把源源滾進的髒錢全投進了蒐集全世界的金融資訊。為什麼是金融?「難道你不知道黑白兩道最一本萬利的事業?它們的共同點是都容許你買空賣空。」

「追多不是好漢,放空更要勇氣。」這是柯薩維在股市崩盤前發出的警訊。他自承製造海嘯的靈感來自賓拉登。他先用分包的方式,把蒐集來的數據編寫成能引起回饋放大效應的循環放空演算法;另外招募了一批頂尖駭客,事先把會引起恐慌賣壓訊息的病毒投放入各大交易所。那些訊息病毒幾乎都跟衍生性金融商品的操作有關,所以事件發生時,所有股民,包括金融高層主管和掮客,都搞不清到底出了什麼事,因為這世上根本沒幾個人搞得懂衍生性金融商品。「衍生性最迷人的地方,就像哲學或神學,」柯薩維說:「如果你真搞懂衍生性,那就不夠衍生性了。」

(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