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王丹專欄】 那些開始陪伴我的夢

2020/10/07 05:30

◎王丹

◎王丹

我記得年輕的時候,對做夢這件事興趣不大。也說不上為什麼,就是找不到感興趣的理由。但是過了一定年紀之後,慢慢地,逐漸地,開始對夢有了不一樣的感受。

俄國作家杜思妥也夫斯基說,人們能從夢中得到等待已久的預卜。這聽起來跟佛洛伊德的理論有點吻合。我不敢說兩個聖哲都是胡說八道,但窮盡了我的理解能力,我也無法說服自己相信夢跟現實有著某種可以解析的關係,我覺得這怎麼聽怎麼像算命的。當然,這可能是因為我的分析能力差,但我更覺得是不同的人,會對夢有不同的感知。有的人覺得夢境似曾相識,這讓我羨慕,能從夢境中預卜到前途,一定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可惜對我來說,恰恰相反,夢境與現實似乎很少有關聯。

這倒也不是說我經常做一些奇幻的,虛無飄渺的夢。我近年來的夢,其實愈來愈生活化,問題在於,夢裡的生活,往往與我自己真實的生活八竿子打不著。但那都是一些非常生活化的夢境:我在其中結識新的朋友,住到完全不熟悉的房間裡,也常常有悲歡離合,也有美好到不行的感情,還有一次,經歷了地震。我夢到的大多是不認識的人,但也有少數,是現實生活中認識的人,可是即使這些人,我跟他們的關係,相處,糾葛,也都完全與現實沒有關連。

這是一種奇妙的感覺,就是你彷彿有了另一個世界的生活。每天晚上睡覺之前你在一個世界,一旦入睡,立刻進入另一個世界。當我從夢境中的世界走出來,竟然會有點留戀,因為有些東西確實非常美好,但卻留在了另一個世界,這也是一種遺憾。已故的中國作家史鐵生大概有類似的體驗,他說他經常夜裡起身,隨手記下剛剛做完的新鮮之夢,我想就是為了不讓這樣的遺憾發生。我沒有這個本事,我夜裡就是醒了,也很快就會再睡著,來不及記錄下那些「新鮮之夢」。但早上醒來,通常,我會依稀有一些印象,奇特的是,這些印象非常模糊,但帶來的感受異常清晰:悲傷,喜悅,幸福,困惑。這些,都如同現實生活留下的印記一樣清晰。

這會讓我對睡覺這件事有了某種期待:期待進入一個新的世界,一個我無法預想到的世界。我會在入睡前很好奇將要進入的這個世界,而事實上,絕大部分的夢並沒有讓我失望,它們的存在,等於讓我同時擁有了兩個世界,兩種生活:一個在白天,一個在黑夜。這跟莊周夢蝶的意境還不一樣。對莊子來說,他搞不清楚哪一個是真實的世界。我搞得清楚。我很清楚夢境就是夢境,即使那是另一個世界。我只能因為那個世界而產生一些令我沉浸的感受,我不可能在那個世界真實生活。但我知道我生命的厚度因此而增加了,我知道事情發生了奇妙的變化,因為我開始對自己所做的夢有了新的認知,我增加了很多機會,可以讓我重新品味一些感受。

這就是最重要的部分:隨著年齡增長,我們很多的感受變得遲鈍了,或者,甚至不可能再擁有了。所以人年輕的時候寫詩不難,一大把年紀了還能寫出好詩就很厲害。如果說人生有什麼讓人特別失落的事情,我覺得就是這個:我們的感受能力慢慢地失去了。幸好還有這些夢境,它們給我提供了一個環境,讓我不再被年齡的增長所框限,而能夠再次去感受。不管是悲還是喜。因為如此,現在我把做夢當做一門功課,希望我每次都認真完成。

我希望這樣的夢境,未來能夠一直陪伴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