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楊明/ 浪花托住彩色露台

2020/09/15 05:30

圖◎吳怡欣

◎楊明 圖◎吳怡欣

原以為石澳是一座小漁村,一直想著要找一天去看看,我揣想著漁港散步的貓、晾曬的魚乾,彩色屋頂下新髹過欄杆的露台,放了兩把扶手椅,屋主可以坐看夕陽喝啤酒,海面輕輕晃盪的漁船,輕到幾乎不會察覺。

然而在港的前三年,總有些其他地方要去,其他事要做。第四年我搬去了距離石澳更遠的地方,直到第七年春天,我終於從西北橫過整個行政區至東南,越過海穿過山來到石澳。那天當真風和日麗,於是也有許多其他人想起可以去石澳,潔白幼細的沙灘上到處是撐起的遮陽傘和人,我從傘間走過,除了潮水的氣味,隱約還嗅到混合了椰子油的防曬乳,一波一波的浪捲起又退回,在陽光下閃耀出漂亮的湛藍色,練習衝浪的小男孩,玩沙的小女娃,陪孩子戲水的中年男人,沙灘和海美則美矣,卻不是我想像的石澳。

退出沙灘,還好石澳村的遊客少些,巴士站附近的餐室滿座,但是往裡走些,天后廟處只見稀落的訪客,這座廟有一百三十年歷史,傳說是媽祖娘娘託夢顯靈指示修建,如今已列為古蹟。村子裡的房舍漆成黃的紫的,果然有我猜想的露台和扶手椅,沿坡道上行,房舍逐漸有了變化,海邊櫛比鱗次的二層或三層透天小屋,隨著地勢升高,轉為花木扶疏的深宅大院,雕花門後透過樹葉縫隙隱約看見玻璃窗內懸掛厚綢窗簾,我想起亦舒的小說《喜寶》,聰慧開車駛向石澳,車上載著才在飛機上認識的喜寶去家裡,她告訴喜寶本來家住淺水灣,但是後來游泳的人多,不但交通擁擠,大廈也愈蓋愈密,失去原來的幽靜,所以搬到石澳。她還說一向住港島南邊,九龍每個地區都雜得很。小說裡喜寶後來接受了聰慧父親的追求,第一次去聰慧家時喜寶心裡就想著有錢真好,亦舒形容這條路上的風景,簡直無可比擬。我胡亂猜想哪間屋是聰慧家,亦舒的《喜寶》出版都四十年了,原來那時石澳已經是高級住宅區。

香港房價一向高,一般而言山上又要比山下高。我想起多年前曾來香港採訪過鄧麗君故居,房子在赤柱,七千多呎院子裡有著半圓形露台的兩層樓房,房子很舊了,雖然維護得不錯,畢竟也是五十年的房子。房子不算大,整體印象其實和我在台中長大住了四十年的兩層樓房相仿,這房子開放公眾參觀的時間約莫兩年,後來便出售了。新的買家將房子拆了重建,鄧麗君曾在赤柱住過的痕跡也就消失不見了,不過當年七百萬港幣購入的房子,聽說十幾年後賣了三千多萬,如今早已逾億。石澳山坡上的別墅也有正掛牌求售者,仲介同樣是建議買家拆掉重建,想來這些房子屋齡也超過五十年,而聰慧最初帶喜寶回家是想介紹給哥哥,沒想到卻成了有錢父親的新歡。

來石澳的路上,在筲箕灣轉車,巴士站旁看見一幢面積狹小卻樓高六層的屋宇,房舍面積不大,卻擁有一個大陽台,雙數樓層陽台漆成紫色,單數樓層藍色,樓房的外牆則是淺黃色,設計者應有獨特的想法吧,住戶可以在陽台種花喝茶,經過時卻聽一路人和朋友說,這房屋室內太小,該拆了重建,真是每人想法不同。樓宇在愛秩序街,這街名也很有趣,命名時是提醒大家守秩序嗎?後來發現還有愛秩序灣,而原本的海灣其實已經因為填海工程消失,現在的愛秩序街大致可以看出當時的海岸線,那麼這棟樓房原本應該可以看海,所以才特別設計了寬敞的陽台吧。至於愛秩序原來翻譯自一個英國軍官的名字Aldrich,他在1842年到達香港負責制訂英軍的防守計畫,海灣於1845年以他的名字命名,中文翻譯成了「愛秩序」。

石澳山坡上行,右手邊有一座觀海平台,碧藍大海鑲著潔白的浪花,不知重複了多少年的海濤聲,聽著總讓人感到平靜,遠遠可以看到東龍洲,陽光還算和煦,不至於亮得人睜不開眼,卻又提供了海水足夠的顏色,陰天時灰沉的海,和晴天時湛藍的海,完全是兩樣風景。去西環泳棚那日便是陰天,間或下起細雨,不至於讓行人困擾,雨絲細而疏,即便不撐傘也不致淋濕,但是海的顏色不開朗,沉鬱著。我依著地圖尋找架在海岸邊伸向大海的泳棚,意外經過殮房,地圖上只標示了廢品收置場,此處過去稱為西環尾,算是偏僻的地方,香港回歸前,第七任總督堅尼地填築了港島西區岸邊土地,這多出來的沿海新填地便命名為堅尼地城。

尋到泳棚入口,下行樓梯級數比我預估的多,不是假日,天氣又不佳,我是唯一的訪客,穿過樹林間的階梯來到海邊,專心從不同角度拍照,正要返回時,突然聽到有人說你好,我回頭,看見一中年男人,與我保持著約莫三、四公尺距離,岸邊只有他和我,他是屬於生性友善愛與人攀談,還是因為設想我突然發現身後有人,或許會受到驚嚇,所以出聲招呼?我也回應你好,說的不是粵語,他推估我是遊客,繼續用粵語解釋:「我就住附近,可是從來沒來過,剛才看你往下走,就想來看看下面究竟是什麼,結果風景都幾靚。」

我將風景留給他,拾階而上,因為梯陡,微微感到吃力,還好回到路邊即有往旺角的巴士,我來時是從灣仔搭電車至堅尼地城,然後按圖索驥尋至泳棚。下雨的午後,雖然剛才經過堅尼地城看見有趣的披薩店,但這會兒更想去旺角吃碗清湯腩。離開石澳海邊時,我則想著去筲箕灣吃魚蛋粉,巴士站就在街市旁,來時看見餅店剛烤好雞派和椰塔,也許買幾個帶回家吃,不過要先在街市逛逛,生龍活虎煙火濃厚的菜肉海鮮攤檔,和五顏六色有露台沒露台的樓宇,山上的樹,海邊的浪,因為地狹,一日遊睇風景,也至多變化。●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