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李屏瑤/百年百合 - 2之1

2020/09/01 05:30

圖◎michun

◎李屏瑤 圖◎michun

第一步總是最困難。

林雅婷想了半天,在暱稱欄打出:「Gina」。她不知道為什麼是Gina,她的身邊也不認識Gina,自己的臉好像長得不像Gina?總之在一切的無以名狀中,敷著面膜、剛滿二十七歲的林雅婷,在凌晨三點的交友APP介面中,決定現在要叫 Gina。

接下來應該會簡單一點了。

似乎並沒有。她盯著興趣欄放空,憑直覺寫下,單戀。不對,這不對,她刪掉。母胎單身的她,的確非常非常擅長單戀。如果單戀有錢賺,靠著她一心一德一次一個的虔誠路數,她現在應該是單戀富比世冠軍。又離題了,趕快想興趣!

看書?現代人已經不看書了,而且喜歡這點的人可能是同業,先不要。爬山?聽起來很棒但她其實一年就爬一次左右。美食?會不會被誤會是網美,或者很喜歡去打卡名店。

選擇安全牌好了,她寫「電影」。幹,超普通。

凌晨的自我厭惡迴圈。手機跳出通知,喬的訊息:「還沒刷到妳!」她回:「快了啦不要催(哭臉)。」喬又傳:「我好興奮,剛剛失手按了一堆愛心,妳快來!」附上一張貓咪照,說可以借她用。

終於到達挑選照片的環節,化身成Gina 的林雅婷已經有點理智斷線。她的手機裡幾乎沒有自己的照片,倒是充滿機車的照片。真的機車,literally機車。租屋處附近太多小巷弄,如果不拍起來她會忘記把車停在哪。整本相簿,都是各種角度的機車照。她一邊抓狂一邊刪除照片。

喬又來訊:「有貓的照片一百分,真的。」

她心中產生一絲絲的動搖,但這太接近詐騙了。她選了某個工作中的側面照,跟一張風景照,系統要她再傳一張,她迫不得已,傳了貓照。有適合的照片她一定換掉,這是緊急狀況,不算欺騙。最後,她按了送出。

Gina正式上線。

雖然不是她的名字,也不是她的貓。

刷新系統,在方圓三公里內,有一百多人。不愧,是永和。叮聲立刻響起,那是收到愛心的通知,她以為是喬,點開看是個陌生的貓照,滑過對方檔案內的系列照片,都沒有臉。不過人在江湖混,也是理解世事的,她回給一個愛心。她沿路看下去,不忘留下愛心的軌跡,將新手上路得到的三十個愛心發送完畢。

滑到熟悉的臉孔。喬放的是正面燦笑照,在茫茫貓海中一支獨秀,她沒有愛心可以給喬了,就放在心裡吧。叮聲又響,這次是愛心加訊息,點開是喬:「誰是Gin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回:「請正確使用標點符號。」喬回:「.」她再回:「請愛用全形句號。」

OK好,林雅婷提醒自己,大家都是大人了,不要意氣用事。今日工事已畢,Gina先退駕,林雅婷轉鬧鐘、睡覺。

人性實在他媽的脆弱,她現在已經會照三餐打開APP了,謝謝喬大。

午餐時間,趁著一起吃飯的同事去廁所的空檔,她打開調成靜音的APP。雖然定位系統不太精確,她還是不敢在公司打開,畢竟她聽過男同志朋友打開APP,有人距離0m的恐怖故事。答案揭曉,是同一棟樓的鄰居,坐電梯即可達,產地直送的一炮,還可以回自家洗澡。公司附近又有許多新的側臉、新的貓臉、新的風景照,上線人數頗多。為了不想花錢買愛心點數,她近日決定分配配額,午餐可以給十個愛心,晚餐十個,睡前再十個。

她開始試著主動傳訊,或是在回訊的時候多斟酌,盡量讓話題繼續下去。遇到錯字,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可是戀愛到底要怎麼開始呢?

林雅婷跟Gina去看了週末的早場電影,播放藝術片的小廳只有她一個人。片尾,韋瓦第的《四季》響起,女主角看著音樂廳另一端觀眾席上哭泣的愛人,她們也許不會再相見了。即使在同婚通過的這年看這部電影,林雅婷仍舊痛哭到有點難克制。她一度以為有別的觀眾,但沒有,她放膽地哭出了一點點聲音。走出戲院,找一家咖啡廳,坐在窗邊發呆,在人潮大批湧進前回家。也許就是這樣了吧,她想。母胎單身的她也想談一場完全燃燒的愛情,若不得,可能就是命吧。

在陽光燦爛的下午,獨居女子把套房的小陽台晾好晾滿,就是此刻能做到的最快樂的事。夜裡她上傳了一張劇照,她其實不太更新APP裡的文章,因為覺得沒有人要看長文。迫切地想傾訴給也許不存在的觀眾,想往哪裡空投一封瓶中信,還有什麼比交友APP更適合的呢?

隔日一早,她去二刷電影。早場的廳裡還是只有她一人。

這次能夠以全知的心情,重新看待一場戀愛。趁著燈亮之前擦乾眼淚,手機恰好震動。APP裡有人回覆文章,她點進那個帳號,kotoko。帳號昨日新增的文章,跟她寫了同一部電影。她傳訊給對方,對方秒回。丟接非常愉快的聊天,是節奏適合的伙伴,互相餵球,有來有往。

「聊多久要約見面?」隔週,她傳訊問了喬。

「妳還沒有跟人約出來嗎?」喬問。

「對。」她答。

「我真的沒辦法了、、、」喬回,「!!!。。。」

「蛤?」

「就是太震驚,難怪妳的曖昧都無疾而終。」

「跟網友見面很緊張欸。還是先交換IG帳號或是LINE再說?」

「這麼私人的東西妳怎麼會想先給……」喬說完,補上一個傻眼貓咪的gif 檔。

「我不懂這些遊戲規則(抱頭)。」

「就照、妳的、節奏吧。」

有天夜裡,kotoko 傳了聲音訊息,說晚安。林雅婷也回傳。

「妳的聲音很不像Gina。」kotoko 迅速回以文字。

「我亂取的……現在改還來得及嗎……本名實在太菜市場了……」

「我的名字,也很菜市場(握手)。」

APP有點卡頓,林雅婷重新開啟。發現 kotoko 跟自己的距離為0m。很好,又有新 bug。

「妳住在哪區啊?永和還是中和?」林雅婷問。

「交界。」

「那好像很近,如果週末有空,要不要約面交?」以 Gina 之名,她咬牙送出這句,又補充:「上次跟妳講的那本書出了,可以給妳一本。」

「這個要求有點失禮,但可以給我電子檔嗎?我讀電子檔比較方便。」

「好啊。」

她們交換了 Email,她想著碰面應該是無望。

「但是我很想見妳喔。」kotoko 說,「很難以說明我現在的心情。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心裡覺得很困惑,又覺得,啊,果然是這樣。雖然一直沒有喜歡上誰,但我果然是喜歡女生的。」

林雅婷從床上翻身坐起,打開桌邊小燈,端正看著這段訊息,面紅耳赤不知該如何回應。

「哈哈哈哈哈,先這樣,好孩子該睡了,晚安。」語畢,kotoko 立即下線。

還沒有正式見面,戀愛早一步開始了。

Gina 回到林雅婷,kotoko 的本名是王秀琴。她們交換了比APP個人檔案更清楚的照片,林雅婷坦承檔案裡的貓不屬於自己,聊起原生家庭,認同的掙扎,如何試著在日常生活或是網路找到同類。

kotoko 的家教極度嚴格,甚至還被逼著去相親過許多次,她很少出門,主業是寫網路小說,林雅婷一看,是人氣跟品質都很不錯的百合作者。雖然想過很多次要離家出走,但都失敗。

大抵是熱戀帶來的勇氣吧,林雅婷問,要不要先搬來她的套房一起住。反正白天她都不在家,kotoko 可以專心寫稿。之後的事,就邊走邊看。kotoko 沉默了很久,說會有點麻煩。林雅婷說沒關係。

「真的有點麻煩,妳會怕的。」kotoko 傳訊。

「不怕。」林雅婷回。

「給我兩個星期時間,我看一下日子。」

「?」

「就是,要看一下有沒有比較適合的日子。」

「看妳覺得怎樣比較好。」

林雅婷倒在床上,快樂到傳訊給喬。

「第一次戀愛就同居,好喔,這很女同志。」喬回,加上一個貓跳舞的圖。「她的家人是不是很可怕……妳們到時候小心一點……不要讓他們知道妳們住的地方!!!」

「好!」林雅婷回。

約好搬家的日子,天氣晴。林雅婷早起洗了衣服,想到 kotoko 說的好日子,Google 了一下農民曆,果然是好日子。

「宜:嫁娶、開光、祭祀、祈福、求嗣、出行、解除、伐木、入宅、移徙、安床、出火、拆卸、修造、上梁、栽種。」

她煮好一壺咖啡,等待 kotoko 抵達。雖說 kotoko 說東西很少,她清出了兩層書櫃跟幾個儲存格,如果還需要什麼,再去採買就是了。約定下午三點,她走下樓,沒看到人,於是她走到住家大門外窄窄的小巷,各種聲響湧入,但巷裡沒人。

「妳到了嗎?」她傳訊問。

「往前走。」kotoko 回。

林雅婷往前走了幾步,還是沒人,在窄窄的,不容會車的,以各種方式斜插著機車的日常小巷裡,道路正中間,有點突兀地,放置著一個紅包袋。太陽還很烈,林雅婷剛下樓就出了薄薄的一身汗,說不上來,她突然有一種涼意。

而手機訊息又來了。

「如果方便的話,請妳撿起來。」kotoko 說,「拜託了。」

林雅婷不確知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有機車正要騎進小巷,她突然感覺,不想要那個紅包被輾過。她快步往前衝,機車騎士罵了一句髒話,避開她們快速騎走了。

她蹲下,以奇特虔誠的心情,輕輕捧起那個紅包袋。

袋裡有一小撮收束好的頭髮,旁邊有寫著數字的紙張,八字的主人,名為王秀琴。她覺得天旋地轉,一時站不起來,乾脆坐在地上。

「對不起。」kotoko 說,「如果不方便,真的沒有關係。」

訊息持續傳來,她沒有力氣再往下讀。她就坐著,柏油路的熱氣漫漫蒸暖她的尾椎。旁邊有人走來,出聲叫喚,她想說她沒事,開嘴了卻沒有聲音。聲音呢?她想。原來要用力才能讓人聽到自己的聲音。

她抬頭看,一對老夫妻站在她面前。她還是沒找到聲音,板著臉的老先生,將她手上的紅包跟紙片一把搶走。他們快步離開,老太太又回過身,拿走那撮頭髮。

再回神,有台車要開進小巷,按了喇叭看她不動,倒退開走。林雅婷坐在路中間,尚有點腿軟,所以她叫了Uber,出發去找喬。

喬跟幾個朋友在東區聚餐,好心讓她加入,大家以為林雅婷初戀即失戀,呵護她一整個晚上。有熱鬧的餐廳當背景音,她打開訊息,裡面是滿滿的道歉。她想想也是,要講出這件事,可能比出櫃還難。

喬的朋友恰好因為換工作,去找通靈人算運勢。席間的話題轉為各種神祕故事。

林雅婷趁著空檔開口:「你們覺得同婚難還是冥婚難?」

有人率先回:「當然是同婚,今年五月才過的同婚,冥婚已經有幾千年歷史了吧,當同志比當鬼難多了。」

(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