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王丹專欄】 邵燕祥和他的打油詩

2020/08/12 05:30

◎王丹

◎王丹

1980年代末,我在北京大學念書的時候,頗受到一些當時北京的知識分子圈中的前輩的言傳身教。而今三十餘年過去,那些我的啟蒙者們在時光中逐漸凋零,一個個離開了這個世界,帶走了很多精采。而最近的一位,就是中國著名的詩人,作家邵燕祥邵先生。他老人家8月1日那天,在睡夢中安然仙逝,享年八十七歲。

1988年冬天的時候,我在北大辦校園刊物,通過朋友介紹登門拜訪邵先生,那時我才十九歲,徹頭徹尾的一個懵懂少年。但已經在文壇聲名顯赫的邵先生絲毫沒有打發敷衍,不僅一口答應做我們的學生刊物的顧問,還當場寫了地址,介紹我去拜訪更有名的冰心、夏衍兩位老人,後來我也成功地邀請到兩位「五四」時代的前輩,為我們這小小的刊物擔任顧問,這都是邵先生推薦的結果。在那之後,我又去過邵先生家幾次,雖然不敢攀附忘年之交,但也有幸被先生寄託對年輕人的一種期待。

邵先生以散文起家,後來致力於詩歌創作,八十年代更以筆鋒犀利的雜文名滿天下,但最令我影響深刻的,還是他的打油詩。說是打油詩,其實文采斐然,只是不遵平仄而已。重點是,在文采之外,還有無窮的妙趣。例如,1988年,中國文化界代表大會召開第五次大會,當時胡耀邦剛剛下台,中國政壇妖風再起,雖然是文化界的大會,但官方色彩濃厚,邵先生看不下去,寫了一首〈戲詠五次文代會〉:「盡是作家藝術家,出恭入定靜無譁。不愁百萬成虛擲,安得金人似傻瓜。已驗幾回詩作讖,可知何日筆生花。掌聲拍報平安夜,大會開得很好嘛!」一首打油詩,諷刺在中共操控下,所謂作家藝術家們只能行禮如儀的怪象,最後一句「大會開得很好嘛」,更是極盡反諷之能事,讓讀者不能不莞爾一笑。放在今天,可以算是很高級的酸民之作了。我還記得這首打油詩,當時傳遍中國大江南北,看到的人無不擊節叫好。

邵先生不僅是作家,更是一位思想家和具有批判精神的公共知識分子,對於中共的極權專制勇於抨擊,更以自己的幾十年反思,深刻剖析毛澤東給中國帶來的殘害。2016年9月的香港《明報月刊》上,他發表長文〈把人當人,還是不把人當人?──毛澤東逝世四十週年祭》,點出了毛澤東執政理念的核心,就是「不把人當人」,真是振聾發聵。而「六四」大屠殺,更是邵先生心中極深的創痛。他有一首打油詩,用曲筆表達了他的悲憤,詩曰:「干戚如今舞已難,獨來獨往困刑天。頭顱已斫何須好,肝膽猶存未忍捐。垂垂老矣吳剛斧,西緒弗斯上下山。上帝已死諸神渴,滄海橫流剩一灣。」詩中,邵先生用了從《山海經》到希臘神話的東西典故,表達了對支持學生運動而下台的趙紫陽總書記的緬懷,暗示在世界民主大潮面前,中共抱殘守缺,只有中南海那「一灣」死水腐爛發臭。

邵先生曾經專門撰文評論過中國文壇一些擅寫打油詩的文人,誇讚說:「在我所尊敬的,各位不憚自命打油詩人的師友中,許多也是熟諳格律,精研詩韻的老手,並不是因為按照規範寫舊體詩玩不轉,才轉入打油詩行列中藏拙的。他們筆下的打油詩,出入雅俗之間,味在酸鹹之外,有古典又有今典,莊諧兼之,張闔有度;他們直面現實,鞭撻醜惡,以文為詩,不避議論,卻情見乎辭,詩味盎然。」我以為,這段評論,用來形容邵先生自己,最為恰當。●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