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 黃文鉅/可惜我是牡羊座

2020/08/11 05:30

圖◎唐壽南

◎黃文鉅 圖◎唐壽南

和K君吃飯。在台北一間著名港式茶餐廳,點好菜,半晌,XO醬炒蝦仁先上桌。K君伸筷子叼了枚蝦仁,一入口便不無敏感地說:「太脆了。」話沒說完就吐出來,不吃了。遲鈍的我沒有差,不顧三七二十一塞上好幾顆,咬得口齒生香,他看不下去出口勸誡,「是藥水蝦,別吃了。」

幾道菜一掃而空,除了挾過幾箸的蝦仁。實在太惹眼了,一白頭老翁幾番在桌邊晃來晃去,眼神幽幽欲說還休。不知走過第幾趟,他終於停下來探問:「先生你們好,我是老闆,請問這道菜哪裡有問題嗎?」我掩面搶答:「啊,沒關係啦,你不用理他,是他有病。」K君神色坦然,微笑道:「蝦仁有泡過藥水?吃起來怪怪的。」老闆指天誓地掛保證,本店蝦仁絕不泡藥水,但上游批發過程有無貓膩不可得知,「不過為了聊表歉意,這盤菜算我招待。」K君非愛找碴的奧客,也不為貪小便宜,純粹是挑嘴,被老闆這樣一說,反而尷尬了,「沒關係啦,我們自己付就好。」老闆納悶苦笑卻不再堅持。

K君一介歪嘴雞,出身富貴人家,雖家道中落,但童年闊綽慣了,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凡魚目混珠皆不入口。尋常人邏輯是,錢既然花了,不吃白不吃。他老兄以為,花了錢還讓自己吃壞身體,更不值。又比如,食物有燒焦處他一概不沾,怕致癌,小心翼翼又理直氣壯,也無可厚非。然而每每相約用餐,我總得在店員面前壓抑尷尬癌發作。

奇怪的是,天秤座的K君嘴巴雖挑剔,回到現實,卻是薛寶釵那樣的角色,八面玲瓏不輕易得罪人,永遠一臉笑,魚尾紋從眼角漾開來,正能量可比勵志暢銷書作家。在水深火熱的職場,他待人謙和,甚少擺老油條的臉色或端架子,升任主管階級,居然每週跑大賣場採買五花八門的零食放辦公桌,以便隨時餵養屬下,培養工作環境好心情。

最令我匪夷所思的是,朋友出國度假數日,拜託他下班後到府餵狗,老狗一隻,牙鬆,燙好牛肉得一手一手撕碎,放碗裡,老狗齒關節鬆脫,肉邊吃邊掉,得蹲在一旁幫牠擦嘴、撿拾掉落地下的肉塊。早晚共二餐,他天天騎著摩托車往返北區和南區不喊苦,更不賣弄人情討回饋;同事託買早餐,他義不容辭還不收費;跟他合租公寓的室友從不必繳水電瓦斯網路和管理費,他凱子爹全包了;聚會餐桌上他搶帳單速度無人匹敵,除了借錢(他月光族),壓根有求必應爛好人。

按他老兄博愛人間的說法是:「不看別人的壞處,要看別人的好處。」「施比受更有福。」傳教般的福音,聽在我這凡夫俗耳裡,只覺自慚形穢,啊,多麼痛的領悟!我上輩子莫不是痞子投胎,信奉人性本惡,秉持我不犯人、人不犯我的精神。雖不博愛,也不至於心中無愛。愛有等差比例,有親疏遠近,愛有應該付出和不應該付出的因時制宜,尤其,視對方是否為賤人而定。

坦白說,牡羊座如我輩中人,不管活到哪個歲數,都是長不大的死小孩。若是活在一齣必須較勁心機、城府深深的宮鬥劇裡,我敢說,喜怒形於色的牡羊座(或者廣義的火象星座們),肯定、絕對、勢必、無疑,是最早一批被鬥垮(打入冷宮)、鬥臭(放老鼠施虐)、鬥死(死了還鞭屍)的蠢貨。

不該笑的時候,牡羊座笑不出來;該笑的時候,牡羊座不一定陪笑。做人若是為了維持(易登大雅之堂的)表象,那人際,彷彿閃亮亮的七寶樓台,碎拆下來不成片段。牡羊座之人,尤其像我這般自尊心強的男人,倘若得不到他人的真心實意,寧願玉碎亦不茍全,牡羊座就是這點賤。

這樣的傢伙要嘛太活在自己世界,要嘛被人批評不夠社會化或反社會人格。到底怎樣才叫做社會化?為了一份不多不少的薪水,被職場霸凌了還得死拖活磨?被不人道的言語踐踏還得忍氣吞聲?火象星座之人,鋒芒畢露快意恩仇,好處看是心思坦蕩不藏妖納鬼,壞處看是小不忍則亂大謀。

我剪指甲習慣剪得很短,逼近肉縫邊緣那樣俐落。除惡務盡,不留餘地,眼裡容不下髒東西,是一種偏執,更是一種潔癖。儘管到頭來,終究是欲潔何曾潔。義無反顧拗起來,我往往是會把自己賠進去的那種人。

從前擔任記者時,採訪過作家畢飛宇,成長過程他一度拚了命抵抗父親,大學選填志願,被壓著頭讀理科,他偏不依,「誰把我擋住,我就毀我自己給你看。」父親沒轍,只能妥協,他如願讀了中文系,也憑寫作實力自我證明。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早年在電視台工作心高氣傲,不懂得做人,得罪不少資深前輩,甚至被當眾撂狠話數落,他憤而曠職,其後花費數年,把自己放逐在權力邊陲的偏鄉校園拍攝紀錄片。或許是同理心使然,日後他的電影作品裡那些沉默、瘖啞、潮騷的人際關係,如同柔軟的棉花包裹堅硬的礦石。倘若不曾歧路亡羊,他的敘事風格恐怕不會如此觸動人心。

誰都不願討好別人,只想做自己。藝術家性格的人喜歡活得自以為是,但真正在歷史上留名的又有幾人?年少得志的太宰治,曾在1935年入圍第一屆芥川賞,本以為勝券在握,不料竟讓一位叫石川達三的作家奪魁。太宰始終耿耿於懷,又因為被評審之一的川端康成大肆數落,忍不住寫了封落落長的公開信回擊,話語之難聽,在此不贅述。總之演變成筆戰叫囂,間接也替剛設立的芥川獎打響知名度。勝負往往在九局下半才見真章。太宰最終踏上自殺之途,其人其書都成了傳抄不滅的經典,誰還記得石川達三呢?

話說回來,畢飛宇其實是摩羯座,是枝裕和跟太宰治倆人皆雙子座,但從血氣方剛又不假辭色的態度,很難不令人懷疑,這幾位的上升星座或其他宮位,與牡羊座乃至於火象星座脫不了關係。

去年底,職場不順,憋屈到瀕臨憂鬱症。找了易經老師,卜卦,說我人小志氣高,無奈在職場是媳婦命,奉勸多按捺性子隱忍。算了紫微斗數,同樣勸留不勸離。我很好奇,如果逆天了會如何?算命是為了隨波逐流,抑或背道而離?不久後,我還是忍不住提了辭職。你說何苦?《紅樓夢》裡,曹雪芹給晴雯的判詞是:「霽月難逢,彩雲易散。心比天高,身為下賤。風流靈巧招人怨。壽夭多因毀謗生,多情公子空牽念。」說穿了,性格決定命運。

再說說林黛玉,性格小心眼、好猜疑,這種人活短了令人惦念,活長了就互為冤家。第七回,黛玉在寶玉房中跟大伙玩著解九連環,周瑞家的捧了宮製堆紗的假花踏進門,黛玉一瞥便說:「這是單送我一人的?還是別的姑娘們都有呢?」周瑞家的回答:「各位都有了,這兩枝是姑娘的了。」黛玉聽了冷笑道:「我就知道,別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給我。」把周瑞家的堵得啞口。

第八回,黛玉聽說寶釵身體微恙,去探病,見寶玉已在房裡,笑著說:「噯唷,我來得不巧了!」寶玉連忙陪笑讓座。曹雪芹描寫此刻的黛玉雖有說有笑,但臉色想必如土,她又說:「早知他來,我就不來了。」言下之意是吃醋,脫口卻得理不饒人,不給誰人台階下。

第四十五回,黛玉跟寶釵盡釋前嫌,互剖金蘭語,「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極好的,然我最是個多心的人,只當你心裡藏奸……往日竟是我錯了,實在誤到如今。」假如,我說假如,薛寶釵學《後宮甄嬛傳》裡機關算盡的嬪妃夾殺作亂,林黛玉這種直腸子大抵三兩下就領便當了。

年紀愈大愈好命理,倒非迷信,只是好奇人跟天之間的依違關係。雖然《紅樓夢》是小說,我還是上網查了資訊,據說賈寶玉是雙子座,林黛玉是雙魚座(上升星座恐怕也落在牡羊),薛寶釵是天秤座。曹雪芹筆下,性格最接近牡羊座的人應該是「爆炭」晴雯,不造作諂媚,重情義,敢愛又敢恨,嘴雖利,卻是典型刀子口豆腐心。

裝逼的騾子馱不了重。所謂冷面笑匠,是當別人皮笑肉不笑的冷場裡,也能在自取其辱的行為中,獲得快感(甚至快樂)。但凡有一種資質是後天怎麼也學不會的吧,也有一種演技,是任憑你揣摩再三都怕會笑場,一不小心悲劇變喜劇,笑著流淚。有時候我也想學王熙鳳機關算盡、潑辣霸氣,更想要像賈寶玉那樣軟硬通吃殺無赦。再不然如薛寶釵世故圓融,在人際骨牌效應裡,總可以撈到些許好處。

可惜我是牡羊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