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近年得獎者動態.散文篇

2020/07/06 05:30

他們寫作.他們得獎.他們出版 — 散文篇

【林榮三文學獎特輯3之2.近年得獎者動態】

他們寫作.他們得獎.他們出版 — 散文篇

一. 散文來自生活嗎?散文允許虛構嗎?

朱國珍:散文書寫我見我思我感,來自生活觀察與體驗。我的散文世界裡沒有虛構。我認為想要虛構就去寫小說,從形式、人物到故事都可以靠想像推理成為獨一無二的宇宙。

李筱涵:散文是散生散寫,不曾感受生活就難有散文。在散文裡的人事和情感得真實,抵達記憶的路徑可以虛構;核心在於發聲者「我」的實存,讀者可透過觀看散文獲得被同理的抒解。抒解關鍵在於,彼此真正同樣經歷過此在的生命經驗。在散文裡,真實成為作者與讀者之間同情共感的基礎,和小說的距離感不同。

楊莉敏:散文來自於生活,但更多是人類易感的情思湧動之下的產物,靠著抑制衝動,發揮少數理智組織成篇,便為散文。此間,做為一種象徵傳達或意念具象化的創作技巧,虛構是允許的,若溢出此間,我認為是較近似於小說的。

楊隸亞:散文書寫,好比拿起手機自拍。我想起前輩作家王盛弘曾經對「散文虛構」提出的概念,他以修圖軟體美圖秀秀為例,散文創作者可以將回憶經歷重新剪裁編排,只要不過度PS,保有創作故事的初心,是能夠被容納允許的。

謝凱特:《遠野物語》裡記載了一個不會發生地震的定塚森,人們相信此地埋葬著大象,地震時只要到定塚森躲避就能平安無事。但其實塚裡沒有大象,還傳說開挖的人會受詛咒而死。

信仰和夢是虛構嗎?文字是常常虛構的,生活未嘗不是他者在你身上的虛構。令我更在意的是所謂散文紀實的邊界,赤裸剖白、對禁忌或記憶動土的意義為何?自己以為的誠實通常都還不夠誠實,若沒有朝向共感的邊疆多邁進一步,那麼紀實也只是無意義的挖掘後陳放。

二. 文學獎對你的寫作有什麼影響?

朱國珍:文學獎對我這種孤僻的創作者而言,大概是死前終於親眼見到鑽石發光。

李筱涵:文學獎首肯我有書寫的能力,也提高作品能見度,幫我把既特殊又有普世性的生命經歷帶給更多需要的人;也讓我有信心繼續書寫,把我認為重要的事,透過文學傳遞出去。

楊莉敏:在學生時期,文學獎對我最大的影響莫過於獎金於生活經濟上的幫助,這促使我寫作,以非常實質的目的想要獲得獎項,且意外地,這枯燥無華的初衷在某種程度而言使自己較能客觀地看待自身作品,冷靜地修剪餘枝。

楊隸亞:自從獲得林榮三文學獎以後頭腦就靈光了很多,還明顯長高了,自信心都回到我身邊了(開玩笑的)。如今自媒體發達,出版條件與文學獎也不必然綁在一起,但能夠通過前輩作家們的評選而獲獎,依然是對寫作者極大的鼓勵!

謝凱特:得獎前,拚命爬到一個自以為什麼都懂的位置。得獎後,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懂。這個不懂才是最珍貴的。

三. 對你來說,寫散文最忌諱什麼?

朱國珍: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至於我,就是不喜歡在散文裡搞些虛情假意。

李筱涵:對我來說,寫作應該有百無禁忌的自由,說不上有什麼忌諱之處;不過若問我對散文理想的審美的話,我特別不喜歡起承轉合太過整齊的作文式樣板文章,以及沒有意義的流水帳。有意義的流水帳是很好看的,但必須從娓娓道來的細節使生命經驗從日常瑣事中顯影。

楊莉敏:有段時間天真以為寫散文最忌諱傷人,揭人隱私與傷疤的那種傷人,但後來發現自己於寫作時其實總呈現毫無顧慮的專心狀態,若有一絲忌諱,就乾脆不寫,最怕的是一邊忌諱著還一邊寫,寫出來的東西肯定很糟,不如不寫。

楊隸亞:缺乏同理體貼的心。散文相較其他文類更容易觸碰到寫作者自身的家人、親密的朋友或伴侶,大量倒出自己身上的痛苦時,實際上也許是對他人的爆料(抱怨),淪為以散文的形式放黑函,下筆時拿捏收放始終是一門學問。

謝凱特:對自己說謊。

四. 臉書對你的寫作產生影響嗎?

朱國珍:我的臉書追蹤者多半是以前當新聞主播時的忠實觀眾,和會買書的文青沒有太多交集,這點讓我有點感傷,所以臉書對我的寫作一點影響都沒有。

李筱涵:臉書似乎不太造成我寫作的影響。如果有,可能是形式變得更為簡煉;或者從每次發文中練習找到值得記憶的各種事件,做為形成完整散文之前收集記憶點的小筆記。

楊莉敏:臉書於我而言是聯繫與瀏覽資訊的工具,所以若要說對寫作有無產生影響,應該是偶然看到的資訊可以做為寫作的靈感或資材,雖然這種情況也很少發生。

楊隸亞:臉書寫文,IG傳圖,在情緒抒發上扮演不同功能,使用者的年齡層也各自分流。讓我更感到警覺的是「同溫層現象」,寫給誰、寫什麼、怎麼寫,有時抱在一起取暖的姿態,是否掩蓋或多於「寫作本質」?我仍在思考此問題。

謝凱特:因為即時回饋的關係似乎更懂得如何討大家喜歡了(所以不再在臉書上寫了)。

五. 請以一百字介紹你的最近一本出版品。

朱國珍:《貓咪寫週記》是一本用貓的眼光看女主人耍白癡的書,它的內容就和貓咪智商一樣高。請輕鬆閱讀,五十二週的紀錄,都是小故事,從台北車站坐捷運還沒到市府站就可以看完一篇,而且這趟旅程保證會讓你笑出聲來。

李筱涵:得獎作品〈童仔仙〉是《貓蕨漫生掌紋》重要的篇目;成為罕病長姊、緬甸在台華人第二代的命運形塑部分的我,而我將以如蕨柔韌、如貓傲嬌的姿態迎向未知人生。全書收錄我從家族、出社會到長成自我一路的人生經驗與感悟,也在摸索散文書寫如何可能。

楊莉敏:《世界是野獸的》是一部童年創傷書寫史,書寫童年也哀悼純真,一個厭世者以憂鬱之眼,憎惡過去詛咒未來,在隨波逐流被整合進成人社會的此時,銘記野獸書寫野獸,期望牠轉化成一份禮物,回到自身,生出力量,足以對抗模板重重、要求面目整齊劃一的這個潔淨社會。

楊隸亞:《女子漢》散文集。我翻轉大陸流行語,把形容具有男子氣概的女性「女漢子」透過一字之轉,變成「女子漢」。透過詞語的重新排列,試圖讓目光回望,從「漢子」回到「女子」。這是一本關於女性多元面貌的自我書寫作品。

謝凱特:寫散文時多半是在各種關係裡觀看自己,或許是發現自我生命階段的轉變,寫作時也組構了一系列的作品:從《我的蟻人父親》到《普通的戀愛》,從家庭到伴侶,切割到重構。下一本會是三部曲的終章,主題是繼承。●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