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王丹專欄】 對夢的期待

2020/06/03 05:30

◎王丹

◎王丹

或許是真的到了一定的年齡,才會有這樣的現象吧:不知不覺中,你會對夢有了一種期待;你會對於睡眠這件事,居然能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待,那就是:睡覺不是為了休息,而是為了能夠做夢。人生從此分成兩段。白天和黑夜,忙碌和幻覺,失落和幸福。

我倒也不覺得這是一種悲哀,畢竟,也真的只有建立在一定的人生顛簸的基礎上,夢才會更加精采難忘,夢才會具備原來不曾有過的意義,這,難道不也是人生的一種收穫嗎?我對夢的期待,來自那些雖然依稀模糊但是令人流連忘返的夢,那些你明知道不真實,但是因為太美好而不捨得放棄的夢,還有夢境中那些環境,那些顏色,那些建築,那些情緒(是的夢境中也會有情緒),還有那些似乎熟悉但又記憶不清的面孔,以及那些感覺,那些話。簡言之,所有那些你在現實中知道不可能得到,而在夢境中能夠把握住的。

就像有一次在夢中,看到那麼青翠的樹葉舒展開來,在陰沉的天空下,心猛烈跳動著。因為聽到一句承諾,或者一個心願。或許是開啟白光照耀的列車之旅的行程,你不敢相信真的等到了這一天,那麼美好的事情只在童話中看到過,現在就平鋪直敘地成了一段生命;也或許漫步在不知道地點的草坪上,才想著自己不可能有體力走到對面的池塘邊,結果就輕飄飄地走了起來,沒有熟悉的疲憊,沒有隱隱的擔憂,飄過的雲一樣,也就走到了很想去的遠方。更或許就是黃昏之後,小小的庭院中,遍地遮滿了月光,迷迷濛濛的水氣蒸騰中,內心無比清澈。一張乾淨得沒有情緒的臉龐,冷冰冰地盈滿淺淺的笑,不由得有一種很鄉野很樸素的滿足,就把一切都招攬了過來。還有一次我夢到,在長廊的盡頭,是一排排的畫像,每一幅是都是同一個人,光陰成了畫框的背景,醞釀了半年的一句話,竟沒有半個字可以書寫出來,就只是淡淡的滿足,長長一道記憶中拉出紫色的線條。

對這樣的夢,我們當然會有期待。尤其是當我們不再計較真實與否的時候,好的夢境就成了明知不可追求而依然充滿的期待。我開始變得每一次睡前洗漱都暗自許下一個心願,希望可以得到一個讓我春風中得意的夢。我會開始期待夢境中找到一些曾經失去的東西,或者讓創作出的劇本立刻彩排。當然,更期待看到一些深深埋在海底的屬於我個人的私藏作品。我會期待一個陰霾的天空下,你笑笑地看著我,伸出一隻手,打開,就是一片充滿書香的森林。我會期待看到你款款地走下池塘,意態清寒。你不是背向我離開,而是對著我迎面而來。也許是因為這樣的夢出現過,就成了可以一把抓住的稻草,明知道最終還是要鬆手,可是,能抓住多久就體驗多久吧。這一切,總都是醒來便不會再有的。

其實我知道對夢的期待是軍營中的號角,告訴我們到了要告別某段歲月的時間。想一想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悲傷,不知不覺中終於到了,對夢有所期待的這一天。但是只有真的到了這一天才會知道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即使是夢境也可以如此美好。我們在生命的每個階段,總有自己的一個期待。少年時我們期待得不到的,青年時我們期待別人對我們的期待,壯年時我們期待自己對自己的期待。到了之後的現在的階段,能夠有所期待,也就只有自己無法把握的心願了,哪怕這,只是對夢的期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