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蕭培絜/悄悄

2020/06/01 05:30

◎蕭培絜

◎蕭培絜

朱雪樟每天都毆打吳佩樺。

他用手打,一下是一下,手掌傳來肉的反彈,心裡像要裂了一樣,不知道是狂怒或喜極。他打在她身上,頭上,臉上,打得累了,自己也停下,茫然地看著手,手掌都紅了,手指頭像針刺一樣。

吳佩樺也就那樣,不聲不響,他就恨她那樣。她的不聲響就是個帶刺的嘲諷,無聲的反抗,因此他還要再打,打得全身都打遍了,她軟倒在地下,他看著,聽到自己短促的呼吸聲,覺得煩和膩,往她身側踢一下,便走出房間,從她包裡拿了幾百塊,開門出去了。

他蓬著頭,眼發紅,眼裡都是眼淚,像剛嘔吐過的人,難免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這個超商店員很稀奇地看他一眼。他回看,倒是不想打人,他那股勁已經過了,現在是世界上最平靜的人。他心平氣和地拿飲料坐下,把桌子揩乾淨,又站起身子拿紙團去丟掉。

他拿起罐子,喝了一口,兩口,覺得很清爽,又清涼。他心裡開始有一些想法,他希望他們能好好的,像別人那樣,去台南或宜蘭之類的地方,做一些愉快的小旅行,他會對她好的,他會的。

他不喜歡她那些小情緒,他希望她可以戒掉它們,真的那對她沒有好處,他不喜歡她不開心。每次她一皺眉或煩躁起來,他就輕易地看到烏雲般聚攏來的不愉快,那像勾子一樣,讓他特別緊繃。他不明白她為什麼不懂這點,她像個孩子一樣。他只好教她,不好的情緒只會喚出不好的情緒,鐵用火去煉才會變成鋼。

他覺得餓,站起來去拿了餅乾,又走過去拿了塑膠袋,用夾子從茶湯中夾出蛋來,一個,再一個,它們無聲而滾燙墜落袋子底端,像無路可出的怒意。他昂首闊步走至櫃台,還是剛才的店員,已經不再注意他。他感覺天高地闊,身體好用。

還好他剛才沒有說出難聽的話,他很慶幸。那對關係很傷,惡語像酸,會侵蝕一段關係,至於肢體,他感到,就像夏日午後的暴雨,那種宣洩會讓人濕透,但是不能避免。他拿那個沒辦法。雨下了之後又是豔陽高照,灰透的路面變得什麼都不剩,那種完全的乾燥讓他覺得很清潔,像世界毀滅,一切重來。

他吃了蛋一顆,走之前想到,到了巷口去幫她買了麵。老闆把湯瀝乾,用力氣甩幾下,湯要分開裝,韭菜不要加。他就記得她的那些小地方,很煩但是他記得。這不就好了嗎?他想到又煩起來,胸口像塞了棉絮,為什麼不能記得這些好?老是惹他。

他輕輕走上樓梯,看到鐵門沒關,推門進去,她不在。家裡很亂。他辨識出那些新加上的亂,衣櫥廁所裡那種匆忙拿過物品的亂。他來回走了幾次,打電話給她,她沒接,再打一次變成關機。

他靜靜坐下來,不聲不響看著室內的地板,本來是瓷磚地,她嫌冰硬,他就說那換成木板,又吵起來,他記得那次弄得很慘,他拿她的頭往地上撞,他耳裡響起那種聲響,到後來簡直不像人發出的聲音,像是槌子,或打地機之類的。那次她過很久才回到家裡,有陣子看到他,臉上很陌生,身體瑟縮。他討厭那樣。

他繼續等著,從口袋摸出裝著蛋的袋子來。隔著塑膠袋,叩叩在桌上敲碎殼,殼碎了,他仍不斷地敲,殼碎裂成密密麻麻的小塊,他感覺自己的手指穿破袋子,穿破蛋殼和冰冷僵硬的蛋白,把蛋黃也捏成粉狀。他捏著逐漸把整個袋子捏成一團,袋子和蛋融為一體,再也辨識不出。

他希望她趕快回來。她最好趕快回來。他坐著,像蒸騰的水。●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