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同婚生活】 陳雪/時光之屋 - 同婚週年記

2020/05/24 05:30

陳雪與伴侶阿早在2009年自己舉辦的婚禮時留影。

【編輯室報告】

兩人在台中清水海邊留下的背影。

2019年5月24日,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的國家,對台灣來說,這不僅是婚姻平權,也是人權價值確立的重要里程碑。同婚合法屆滿週年,自由副刊特別推出【同婚生活】專題,邀請陳雪、瞿欣怡、簡莉穎等三位實際與同性伴侶走入婚姻的寫作者,分享婚後生活日常點滴,今起三天刊出。

阿早烹製的佛卡夏早餐。

★★★

陳雪(左)說這是「皮蛋和傻蛋」。(請自行對號入座)

文.照片提供◎陳雪

陳雪說,愛情是不同板塊撞擊的結果。

防疫期間,我們足不出戶,我忙著寫長篇,阿早剛迷上「動物森友會」,自己開墾一個荒島,日日撿柴釣魚蓋屋,遊戲的音樂只有幾個音調,聽來悠哉,鎮日放著也不覺得吵,我有時走到客廳看看他,「玩得如何啊!」他便告訴我剛才釣了什麼魚,屋裡添購了什麼東西,遊戲裡的主人翁可以設計造型,打扮起來就跟個小男孩似地,跟阿早真像,我坐下來陪他玩一會,便又回客廳另一端的書桌去。

對我來說理想的生活便是這樣,親近卻不黏膩,我們時常共處一個空間裡,各據一張桌子,做著各自的事,想起什麼了,就跟對方說一聲,有一句沒一句的,也不覺得奇怪,我以前自覺孤僻,寫作非得四下無人,周遭無聲,但跟阿早一起生活之後,我把書桌從臥室搬到了寬敞的客廳,漫長的寫作時光裡,有時他去上班,我就把音樂打開,趴搭趴搭痛快地敲打鍵盤。阿早放假的日子,我盡量讓屋子安靜一點,我在書桌這邊,他在另一旁,有時他在做飯,有時他在看書,有時他在玩遊戲、追劇,有時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做什麼,轉頭才瞧見屋裡沒人,原來他去陽台澆花了。我轉回頭,又進入自己的小說世界裡,很快就能進入狀況。

我們共享著一個屋子,卻有各自的作息,經過長時間的磨合,到了十分默契的程度,好像對方需要說話,或需要獨處,自己都能感應,能夠互相配合。

524,便是同婚法通過,並且我們正式登記結婚一週年,但實際上我們已經共同生活很多年了。

以前沒有同婚法案時,總覺得即使兩人已經私訂終身,也舉辦了小小的儀式,海誓山盟言猶在耳,那更像是對自己的約束,十年前我們在花蓮海邊民宿結婚,幫我們見證的朋友問阿早,結婚有什麼感想,阿早說:「這只是個開始。」這句話寓意深遠,預言了我們接下來的生活是一連串不斷的學習。九年過去,該磨合的地方也都磨合了,法律才真的到來了,524辦登記那天,記者問我們有什麼感想,阿早說:「現在才感覺自己真的是一個完整的人了。」阿早的兩句婚後感言差異甚大,第一次結婚,是彼此的約定,第二次結婚,是有法律效力了,我們在戶政事務所辦理登記,更換戶口名簿、身分證,整個流程不到五分鐘就完成了,而這條路我們卻走了足足十年才走到。

正式結婚後,感覺生活沒什麼不同,但是心理上卻有著真正的實在感,郵差來送郵件,我不在家,阿早可以拿著我的印章去幫我領郵件。我去醫院住院打針,聯絡人我填阿早的名字,關係我就填配偶,去公家機關辦事,遇見有人問我:你老公的名字好像女生喔!我就笑笑說,她是女生啊。辦事人員也馬上就懂了,立刻說聲,祝福你們。

那一聲起初懵懂後來突然意會的「祝福你們」,讓人感覺生在台灣的幸福,即使沒有正式合法前我們也是幸福的,然而在爭取合法化的那兩年裡,因為正反兩方對立,我們看到的都是反對方提出的妖魔化的言論,衝突最高時,我們一年裡上了好幾次街頭,公投結果出來時,好多朋友都抱頭痛哭,看到社會上有那麼多人不支持我們,感覺四周好像都是敵對的人。

可是同婚一通過,很多事都順水推舟,變得自然而然了,即使社會觀感沒有完全改變,但因為合法帶來的氛圍改變卻也是真真實實的。我們時常在各個地方被問到是什麼關係,我們都可以自然地說,我們是配偶,我們已經結婚。即使對方有點搞不懂,稍微解釋一下,大家也都懂了。有人還會立刻說:「祝福你們,我也有認識結婚的同志朋友喔。」同志與結婚這兩個詞可以快速地被連結起來,這是一種因法定而成的俗成。

去年九月底,有艘郵輪想辦理海上平權婚禮,邀請了幾位同志名人,我跟阿早也受邀參加,我們還帶了各自的家人前往,那是我的家人跟阿早的家人第一次見面,我們一起去碼頭登記,一起上船。我們的包廂有點距離,通常都是先送阿早的媽媽跟弟弟回房,我們再送我父母回房,然後再回我們的房間,早上再去接大人們一起吃早餐,船上搖搖晃晃的,有幾個人暈船了,但包廂裡有個露台可以看海,我媽當時還抽菸,露台就是她的天堂,我們有時去陪伴她,望著海天一色,有時海鳥飛過,母親抽著菸,非常悠閒。

天氣晴朗時,我們所有人都去頂樓甲板上看海,女人在躺椅那邊排成一排,臉上都帶著墨鏡,男人各自找到喜歡的角落,拍照或看海,我跟婆婆跟媽媽躺著,眼前一望無際的天空,雲朵又白又厚,堆得滿滿都是,耳邊傳來海濤聲,以及輪船低沉的聲響,其實兩家人都還不熟,也沒有辦過婚宴,但是一種不需言說彼此都有默契的感覺,存在我們兩個家族之間。從小我就覺得自己將來是不會成家的,那是命裡自己帶來的孤獨,怎樣都不可能甩脫,然而,我還是迎來了這一天,我不但有了自己的家庭,也跟原生家庭和解了,而阿早也將我帶進她的家族,使我又多了一個家。

最近看著阿早在玩動物森友會,我特別會想起我們成家的過程,也是從一無所有,一草一木、一點一滴,漸漸成形,我們走過自己的認同歷程,走過對親友出櫃的困難,走過向世人爭取婚姻合法的艱難之路,終於走出了自己的一條路,這條路走通了,將來的同志朋友們,不用再像我們年輕那樣,背負著一個彷彿永遠也無法解脫、不能卸除的壓力。身為同志,只要好好成長,與自己所愛的人結合,成家,是一件可以想望,可以企及的事,「我們是可以有未來的」,光是想到這一點,我就覺得未來更開闊了,生活是艱難的,人生還有很多挑戰有待克服,但至少有情人得成眷屬,目前我們是做到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