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洪雯倩/ 五百年前謎樣的背影

2020/05/12 05:30

◎洪雯倩

文.攝影◎洪雯倩

五百年前,達文西這世紀罕見的雅士,在法國羅亞河畔的一座城堡裡,嚥下最後一口氣。他留下的畫不過十八幅,但文稿多達數千篇,皆以左右相反的鏡中倒映字體撰寫。不過,這些記錄他一輩子心得的手稿,大部分皆已失散。文中,有達文西對於繪畫的精闢見解,也有他暗夜摸黑到地窖解剖人體的手繪紀錄,另外包括軍事武器及城壘的防禦設計圖,甚或他天馬行空的新創意發明,內容包羅萬象,不足一語概括。詳讀這些文稿時,令人訝異的不只是他那鉅細靡遺的觀察力,處處見人之所不見之處:尤其,他對大自然的衷心讚歎、對人體唯美的汲汲探尋,那想像力的馳騁――真是無邊無際。這些走筆,應是多麼容易洩漏、呈現一個人的心靈圖像啊!但最令我訝異的是:逐字讀來,字裡行間,卻沒有絲毫個人內心情感的流露,完全是個藏在「謎」樣霧裡的人。彷如一幅蒙娜麗莎,微笑在眼前。

尋遍之餘,唯一可讓人稍微接近、認清他輪廓的,是他的「文學小品」。達文西的文學作品,以短言、警世預言、寓言故事,甚至是謎語的文體形式展現。數世紀後再遇,令人莞爾其童心;同時,似乎能在其間看到他那不經意流露出來的背影。這,彷彿讓我們得以輕輕撥開那謎樣般的面紗,重新認識這位幾近無瑕的人傑。

達文西的謎語

五百年前的米蘭宮廷,燭光饗宴。盛裝仕女,巧笑倩兮;英挺男士,穿梭其間翩翩入席,杯酒交晃,今晚的歡慶,氣氛好不熱烈。公爵史佛札(Ludovico Sforza,1452-1508,註一)擊掌引言,美食當前之餘,愉悅嘉賓的節目才將進場,熱絡氣氛的猜謎活動即將開始!

一位身穿粉紅色披風、紅色長靴、波浪鬈髮垂肩、面容細緻的男子,極優雅地走了進來。他一出現,眾人臉上似乎閃放出興奮的期待,全場瞬間安靜下來,聚精會神地翹首著。

只見這位男子一開口,悅耳的聲音從他那薄厚有致的雙唇流瀉而出:「羽毛,把人與飛鳥,一同載上藍天。」眾人面面相覷,想不出何等大鵬能載得動一個人的重量,絞盡腦汁的氣氛開始漸漸浮現。

「用羽毛筆寫成的信。」隨著答案揭曉,眾人恍然大悟的「噢」聲,夾雜著此起彼落的輕笑聲。

下一道謎語。

「它,會以人的形狀出現;當它愈靠近你,就會變得愈小。」

有人高答:「影子。」

答對了!

下一題!眾人迫不及待地慫恿著這位俊秀的男子繼續出題。

「賣命地跑,但卻原地不動;跟一個人說話,他卻又不在場;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但那人卻沒開口。」

這該如何猜?處處充滿矛盾,是何謬論?經過一陣深鎖眉頭的沉默之後……實在猜不出個究竟……

「夢。」

答案揭曉後,驚奇、恍然大悟的語氣頓時盈貫全場,大家更熱絡地討論起來了。一時間笑聲、交談聲停不下來,史佛札公爵再度示意,要大家安靜。

接下來,穿粉紅披風的男士繼續出謎:「人將分不出任何顏色,甚至會全部都變成黑色。」

「日蝕。」有人高喊。

「夜晚。」

喔!大家不禁對畫家眼睛的敏銳感到莞爾銘佩。

「為數眾多;還不及問世,就被阻止出生了。」

是什麼生物這麼可憐啊?又如何被阻止出生?一陣沉默。

「被吃掉的雞蛋。」

席上的交談笑聲,又開始此起彼落。

「遠在彼此的人們,卻能互相溝通。」

「寫信。」(註二)

接下來。

「把頭移走,那地方會變大;把頭再放上去,那地方便縮小了。」

「頭在枕頭上所留下的重量。」

大家不禁對這些日常所忽視的瑣事,感到好笑。

再追加一碼。

「人竟是如此忘恩負義,免費讓我們安眠,我們卻又狠狠地打它。」

「彈棉被。」

大家不禁哈哈大笑起來。內心佩服舉謎者觀察力這麼仔細;同時又對自己的粗心感到些許悔惱。

再一道類似的:「人,對滋養他的,竟是如此毫不留情地毒打。」

又是忘恩負義的事,大家拚命想著日常生活中,有無如此情景的可能性發生。

「擊穗去稻穀殼。」

大自然真的是無時無刻不四處為師,端看人如何取其靈感。

最後:「你們會看到,為人父者把自己的女兒雙手奉上給男人的欲望,同時還稱讚、獎勵他;然後,把自己之前保護掌上明珠的防範措施統統棄守。」

答案:「嫁女兒。」

眾人迸出一陣子哄堂笑聲。

以上娛賓節目告一段落,席上嘉賓不禁不約而同地拍起手來,給予熱烈的回應。晚宴上的氣氛極為歡愉,出謎者一退場,眾人爭相邀請他入席,一時間,他成為四處邀約的對象。

動物特徵隨筆

上述的謎題,都是出自達文西之筆。各位讀者可能很難想像,這位畫出氣質恬靜的仕女的絕世天才,竟也如此俏皮活潑;突發異想之餘,晚宴上還竭盡腦汁娛樂佳賓,不遺餘力。

接下來的〈動物特徵隨筆〉(Bestiarium),原本是達文西為了繪畫上所需的觀察而做的紀錄,據測,也是寫於供職米蘭宮廷的這段期間。筆下除了對大自然的靜心觀察之外,畫家尚把動物擬人化,融入自己主觀的臆測、感受;讓文中動物角色,彷彿各有各的性格,鮮明欲出。

〈開朗〉:歡愉開朗,是公雞典型的個性,總會為一點點小事即高昂歡唱。

〈愚蠢〉:獵人知曉野公牛厭惡紅色,於是在一棵堅固的粗大樹幹上,綑裹上一層紅布。野公牛一見,蠻勁一發,使盡全力衝上去的結果是:雙角深深叉入樹幹中,動彈不得,最後,獵人輕鬆得益。

〈謊言〉:土撥鼠眼小如豆,鎮日生活在地底下。牠只有在黑暗的藏匿中,才能存活;一旦探頭,必見光而死。一如謊言。

〈勇敢〉:獅子不知何謂畏懼,牠勇敢傲然與殺傷力比牠強大的獵人搏鬥。不過牠總是在對方先出手後,才會全力反擊。

〈虛榮〉:沒有比孔雀更加虛榮的了。牠總為美麗的尾翼得意不已,將圓扇的羽毛大大地展開;同時,以尖銳高亢的叫聲吸引其他動物的注意。虛榮,是人性最難克服的一環。

〈謙卑〉:最能象徵謙卑的動物,莫過於綿羊,牠總是溫馴地臣服於其他動物之下。如果把一隻綿羊丟入籠裡餵獅子,牠則安順地屈跪於側,彷如偎身在自己的母親旁。如此一來,有時往往可以看到,獅子根本不會去動牠。

〈貪饕〉:禿鷹貪食成性,願意為了腐食成群而行,飛行千里。

〈忠貞〉:鴿子從不傷及伴侶,如果不幸一隻過世,另一隻則會守貞;並且從此既不棲息於青綠嫩枝上,也不再啄飲清泉。

〈誘惑〉:美人魚歌聲絕美無比,她們以歌聲迷惑催眠水手後,繼而上船一一將之擒伏殺害。

〈真相.真理〉:雖然,雉雞會互相偷彼此的蛋,但孵出的小雞,卻總能無誤地找到自己真正的母親。

〈鱷魚――虛情假意者〉:這種生物一旦捉到人,馬上置其於死地。不過,在獵物斷氣後,牠還會用悲慘的聲音,哀怨哭訴一番,接著毫不留情地大快朵頤。虛情假意者,也是如此,他們會為一點點小事即淚涕滿面,不過內心藏的可是虎心;幸災樂禍的同時,臉上還會裝出悲痛哀傷的表情。

從達文西的石屋中望出去,是一片山巒優雅的起伏。1452年,他出生在這裡,受到祖父母、舅舅,與繼母萬般的疼愛;這裡,大自然以最豐富的色澤孕育他的雙眼;這裡,小達文西也讓他的私人數學家教,因他的提問而直呼吃不消;稍長,以學徒之身習畫於佛羅倫斯,讓他的老師一日在看到他的初試啼聲之後,封筆;走出去廣袤的世界,以宮廷要人供職米蘭;然後,以無人所知的神祕,留下蒙娜麗莎。

撫今追昔,從1519年到達文西逝世整整五百年後的今天,我仍從他的〈動物特徵隨筆〉小品間,看到了這份大自然在他童年時期所贈予的慷慨;也從他的謎題間,隱隱約約似乎看到了――蒙娜麗莎的微笑。●

註一:米蘭的公爵史佛札1494至1500年掌位期間,極力欣賞提攜達文西,達文西的壁畫《最後晚餐》就是受雇於米蘭宮廷的這期間所完成。1500年法軍進擊,公爵史佛札被俘,1508年逝於法國。

註二:彷如預言未來「電話」的誕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