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王聰威/ 快點,陽光會不見。

2020/04/27 05:30

圖◎郭鑒予

◎王聰威 圖◎郭鑒予

認識近二十年的友人育華,是《Marie Claire》的老同事,現在是專寫設計、美食、旅遊的自由撰稿人,和丈夫猴子住在柏林,他們家離亞歷山大廣場不遠,我們老是在那附近散步,那是棟有百年歷史的老公寓,據說在柏林愈老的公寓愈值錢,還要講究裡頭的裝潢、地板都一樣古老。他們家最好的是,還有個面向小公園的小陽台,育華說,為了這個小陽台,還得多付上一些租金。我在四樓陽台站了一會兒,看了看那小公園,冬日未盡,樹仍然光禿禿的,仍然是非常寒冷的一天,一呼吸就會彌漫霧氣,喉嚨乾咳,公園裡少少的人走著。

育華做了菜,(雖然去義大利學了正統菜式,卻不敢處理托斯卡尼的兔肉)我搞不懂是些什麼,跟她要了菜名:Caponata 南義燉茄子(加了葡萄乾,南義作法)、Focaccia 義大利佛卡夏麵包(茄子與洋蔥口味)、Caprese Mozzarella起司番茄沙拉、Tortilla de patatas 西班牙烘蛋,「喝啤酒嗎?昨天買了啤酒。」她說。我說不要,喝紅酒好了,於是開了一瓶克羅埃西亞的紅酒。餐間,我們多半聊的還是肺炎的事,也聊猴子的工作,(他協助客戶在德國通路賣東西)聊德國新右派如何崛起,(夫妻倆的意見不太一樣,有點拌嘴)聊德國人的居住正義,這很棒,也聊不怎麼樣的生活奢侈品的設計美感。餐後育華叫我去手沖咖啡,但我沖得太酸了。

「陽光很好,我們去散步吧。」育華催促我們別再拖拖拉拉的,「快點快點,陽光會不見的。」

我們走在街道上,行人光著臉,一如往常錯身而過,我們站在一棵已經開花的櫻花樹下拍照,猴子說:「這棵樹每年開花的時間都一樣喔,還差幾天會開齊。」我們走到Kollwitzplatz Weekend Market,距離短短的一片週末市集,各式各樣的飾品小攤、衣物、帽子、皮包、水果與食物,我聽見有人在自彈自唱,許多圍著好看圍巾的年輕人手裡都端著一杯白酒,圍著高高的立桌,神色愉悅地說話。剛學會走路不久的孩子跌跌撞撞地跑,就連追著拉著的母親,另一手也端了白酒。我們離開市集,走了一小段路,去THE BARN Café買咖啡豆,我選了三款當送人的禮物,在THE BARN Café外面有矮桌椅、凌亂未收的咖啡杯盞與菸蒂,一大面鐵絲網,以及破爛塗鴉的牆面,育華說:「坐那邊,拍張照,這很柏林啊!」我坐著拍照,腿不自然地交叉,全身被毛衣、外套和圍巾塞得非常臃腫。然後,我們再走了一段路,在亞歷山大廣場附近分手。

我回到我住的LCB,午後陽光仍然殘留著,我看向窗外的小院子,樹木、草皮與沙地,忍不住把窗戶打開來,讓冷空氣透進暖氣飽滿乾燥的房間。我想起育華在吃飯時問了我,這段時間在柏林印象最深刻的是什麼,那是上週某個夜晚,她帶我去一間苦艾酒吧「Absinth Depot Berlin」,整間酒吧只提供苦艾酒與香菸,早就擠滿了人,昏黃燈光在滿牆滿櫃不同顏色的苦艾酒瓶間漫射,沒有座位,大家都站著,人手一杯苦艾酒高聲談笑我不懂的語言,老闆以苦艾酒泉(Fountain)緩慢滴入冰水,至裝了苦艾酒如花苞待放般的玻璃杯裡,那原本透明清澈的苦艾酒便纏綿地轉為白色乳濁,我小口啜飲手中那杯充滿八角草藥味的苦艾酒,忽然感到一陣目炫神迷……如此美麗的世界與氣息,但在那外頭,在Absinth Depot Berlin門外,在LCB窗外,在百年老公寓的小陽台外,在準時開放的櫻花樹與難得的陽光下,在Kollwitzplatz Weekend Market的白酒杯裡與THE BARN Café的塗鴉牆上,卻是瘟疫蔓延。●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