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張錯/群鷹之歌 - 悼楊牧

2020/03/25 05:30

◎張錯

◎張錯

雨點輕聲細語如春燕般喃呢

微曦初現一夜淚水盡濕紅磚

靜坐台階無人與共,尤加利樹等待

誰來?果陀是不來的了,麥堅利堡的呼喊:

史密斯、威廉斯也是不來不去了,誰還會來?

鷹該來嗎?鷹該去嗎?有雨,應不會來

樹的語言是風的造訪,輕輕細詢:

「很久沒見了,你好嗎?仍是午後五點威士忌嗎?」

雨來應不來,樹無言,像扶杖先知

預知凶吉,元亨利貞,枝葉含淚垂首

靜待一種光的降臨。啊,啊!

有鷹乘風飛來,不願棲息,悲哀不安

盤旋又盤旋,獵鷹再也聽不到獵鷹者了

再也掌握不住中心,一隻接一隻飛走了

一個時代過去了,孤鷹們獨來獨往

沒有舞台,沒有聲音,牠的降臨

只為哀悼另一孤鷹離開,因孤獨

而合群,不恥世間虛情寡義

「今日大雨滂沱,籬落深處昏黑

真有一個詩人殞落感覺……」

高貴的人,高貴的詩,堅持一顆高貴的心

天空恣意翱翔,轉動出許多的圓

相遇又相別,相見又永不再見

看似無心其實有情。

這次飛離姿勢特別低迷迅速

像是宇宙一種特殊符號默契

眾神先後歸位,缺憾還諸天地

證實作者真的死了

留下一些迴旋軌跡

一些永恆的詩,或懷念。

附註:台灣詩人羅門寫有〈麥堅利堡〉(Fort William McKinley)名詩,此堡為菲律賓美國軍人墓園,紀念二次大戰太平洋地區陣亡一萬七千多名美軍及盟軍,在馬尼拉城郊占地一萬五千多畝,以一萬多座大理石十字架,按字母排列刻著死者名字及原鄉。羅門詩內有句「而史密斯 威廉斯 你們是不來也不去了/靜止如取下擺心的錶面/看不清歲月的臉/在日光的夜裡/星滅的晚上」。但詩中的七萬個靈魂、七萬朵十字花、七萬個故事的數字是錯誤的。羅門當時一定聽錯了,把seventeen thousand(一萬七千)聽做seventy thousand(七萬),順便在此更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