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讀疫】伍軒宏/疫病與書寫的極限

2020/02/12 05:30

◎伍軒宏

◎伍軒宏

《鼠疫》(又譯《瘟疫》)卡繆著,顏湘如譯,麥田出版

去年,見文章推薦,讀了卡繆(Albert Camus,1913-1960)〈致德國友人書簡〉,讚歎寫得真好,重新關注他。我高中時期,沙特、卡繆的風潮僅存微溫,大學時接觸的是跟他們不同調的李維史陀、阿爾杜塞,以及晚一代的傅柯、德希達,都是反人文主義,質疑意識與選擇。不過,當年還是讀了些卡繆,《瘟疫》是最後一本。

那時候,構思一本情境類似《瘟疫》的小說,雖重點不同,卻想看看他能做到什麼?

法屬阿爾及利亞,商業繁榮的港都奧蘭,隨鼠疫爆發,隔離、封城,隱喻人類身處「荒謬情境」,無論是否認同歸屬,已經牽涉其中,必須接受、面對。人道主義醫師李鄂,出自不同於天主教神父帕納盧的立場,奔走救治居民。另一方面,訪客塔魯記下所見所聞,提供不同觀點。卡繆強調瘟疫的「單調」與「抽象」毀滅力,呈現人們在封城、圍城的監禁下,走出絕望,做出抉擇。

卡繆在二戰期間寫作本書,融入反抗德國占領的經驗,所以它除了探索普遍人類存在困境,也蘊含政治寓言。不過,先不管書中阿爾及利亞的奧蘭幾乎看不到阿拉伯人、女性角色薄弱(導致卡繆的「人類」視野狹窄),當年我認為《瘟疫》裡,議論多、敘事弱、人物單一,卡繆只想利用瘟疫帶來的苦難,逼出他的「薛西弗斯神話」論點,而非具體刻畫疫病肆虐下的多樣人生。他的風格,適合輕巧出擊,這次卻想搭建全面性架構,超出能量極限。

但誰能怪他呢?只能說,書寫瘟疫,跟追蹤、控制、治療任何疫病一樣,都是高難度的任務。●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