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鍾文音 /小強的極樂窩 - 下

2020/02/04 05:30

圖◎徐世賢

◎鍾文音 圖◎徐世賢

不能殺生,不能殺生,早已如咒語般緊箍著她的腦門,見殺令殺自殺都不可,獅子吼耳提面命。這念頭養在她的腦門,使得小強在母親的病巢築窩,快樂橫行,好幾次還爬到她母親的病床,母親一個手掌拍下突然壓到,小強遇泰山壓頂被夾殺得無辜。小強嬉戲在母親私穴四周,她立即噴香茅,小強聞味竄出,毫不遲疑。有時心情不好見狀她會拍著床吼著,走走走,快走。心情好時,自言自語彷彿跟著小強說話,視這些生命為孤獨陷落一方床枕的母親訪客。這地球古老的生命以其強大快速的繁衍能力永遠不被消滅,環繞母親四周。

古老的小強在母親的病房到處遊走如闖歡樂域異地。上億年的生命力很快就因人煙擴張子孫地盤,尤其阿娣烹煮的南洋食物鮮豔如夜女郎,濃烈香氣四處飄散,這死寂的房間最有生命的現象是小強幾天就繁殖一大窩,不能殺生!不能殺生!牠們都當過我們的父母親,她戲謔地朝小強喊著爸爸媽媽,阿娣笑說小姐瘋瘋。

新聞播放著用辣椒水把抗議者衝離現場的畫面,讓她靈光一閃,用二十粒花椒泡水驅離小強。這小強衝散之後,很快就知道這只是把戲,不僅回窩還交媾熾盛。有人給她蟑會滅,她想想把蟑會滅丟進垃圾桶,想起小強吃了,回窩之後會把整窩的小強都染毒,死法是逐漸乾渴而死。她想起給她蟑會滅的這個朋友曾因要分攤死去孩子的痛苦,故將幾隻小強或者抓到的昆蟲往高速旋轉的葉片丟去,剎那屍骸分攤了死別的苦,那是使惡的快感。一個小孩最怕被母親遺棄,這朋友長大後賣蟑會滅,聽張惠妹歌,張開眼就能看見光,不能睡在無人的房子,但怕睡在有昆蟲的屋子。最怕沒人陪,最厭小強陪。

小姐瘋瘋,她不是瘋是膽小。

等到母親離開這座等待清空待盤點好交給房東的沿河小屋。

她想像著母親離開之後的這間屋子,沒有屎尿味沒有廚房的油煙也沒有南洋香料的辛辣嗆,沒有食物的殘渣,甚至沒有肉體的氣味,只剩下那麼一丁點淡淡的藥味。沿著白牆,只剩零星幾隻賴著不走的小強靜止在房間的白牆上,彷彿是變種小壁虎。當母親撤走,那麼小強也將如標本乾枯,如片片枯葉。

她一個人在窗前眺望河水,想像母親躺的巨大電動床已撤走,一切撤走了,房間將空蕩如海,但唯獨幾隻不死心的小強釘在白牆,不離這無死極樂窩。

窗外漁人河中垂釣,她總是朝著窗前說你們今天都不要釣到魚,沒有魚沒有魚。

阿娣會意過來她念的字詞,又說小姐瘋瘋。

她在阿娣眼裡一定是被漫長時光給磨瘋的女兒,光是她每日繁複的祭祀煙供儀式,應該早讓阿娣覺得還是自己的阿拉技高一籌,阿娣沒幾分鐘就結束禮拜麥加朝聖,她念完一部經卻往往一個小時還沒結束。一天才分一、兩個小時給佛,又要討生又要養顧母親,以此速度終生都不可能看完大藏經的百分之一,她的時間極微薄,只好低頭謙卑,和佛撒嬌,佛陀您老人家為什麼這麼多語?耶穌就說一本。佛在夢中也笑她多話,這輩子她自己不也用文字嘮嘮叨叨。

啊,多語是因這世界五色人等各有所需,各有所執。

善哉佛陀,善哉母親,善哉善女人。僧團結夏安居,不再沿路托缽,怕走路踩到這些微小螞蟻蟑螂昆蟲,夏日不踩地,安居方寸。母親四季安居,到死都沒再腳踩過地,一座電動床彷彿結界了罪惡,清除業力雷區,乾乾淨淨。女兒卻得到處踩地,張羅這張羅那,像長出狗兒腳蹼的彈性,能直驅踩踏情感地雷,但她不怕東奔西走,卻怕百足之蟲與不死小強。

當年社團指導老師獅子吼說慈悲心不分生命大小,都怕踩到牠們了,何能還刻意殺死牠們。那該怎麼辦?和蟑螂共處?在社辦討論時她曾這麼問著。獅子吼說首先要先防堵成因,而不是問已有結果了那怎麼辦,在因地小心,在結果就盡人意。眾生不怕因,多半不是不怕是不知怕,總是做了再說,因而後悔連連,菩薩是先思考前因,就不受後有。比如她問的問題應該是如何讓小強不來,那就是空間要保持乾淨乾燥,守護好這個因,果就結不成了。大家轉頭看向她,好像她家裡很髒亂的樣子。但她覺得無辜,小強的生命已經超越了髒亂,牠們可以沿著水管爬到只要有人居住的任何一角落,除非家裡不開伙。她仍然喃喃自語著那怎麼辦?已經結果了怎麼辦?

最萬無一失的方法就是懺悔,獅子吼彷彿聽見她的呢喃,突然大聲說著懺悔,把她駭了好大一跳。怎麼懺悔?請問老師,有同學問。發露懺悔,發露就是表露,要說出來。她想那她最常發露了,書寫根本就是懺悔,就是詔己之罪。

大家不要以為自己平常行得正,沒做什麼錯事就不用懺悔,佛陀時代每個月都有進行懺悔的儀式,叫做布薩,也就是當做發露懺悔,每個月檢視自己這些日子以來的善惡罪過,善增長,惡即滅。懺悔是連很微細的念頭都要加以檢視,何況我們怎麼知道過去世有沒有做錯事呢。她聽見有人低聲說著哪管得到過去世。孩童時代誰沒抓過昆蟲玩耍之類的頑皮事,小巴,你來說說你童年時做過什麼事?

突然被叫起的小巴吞吞吐吐地說,我以前住鄉下,抓過青蛙,還把牠們都剁烹來吃,用竹竿黏過蟬,把蜈蚣分屍,以火槍燒螞蟻,毒死老鼠窩,釣過魚,踢過小狗,揍過我弟弟,和朋友幹架……大家紛紛覺得可怕,心想人類真夠壞的。謝謝小巴,這些事情很多人都做過,但大部分人都覺得沒什麼,對吧。我告訴各位,絕對有什麼,四生皆生命,四生是哪四生?

卵生胎生濕生化生,大家紛紛如背誦課本地說著。

對,四生都是生命,但童少無知,所以犯錯,沒關係,有罪即懺悔,永不再造,這就是真懺悔。她當時聽著很害怕,以往殺了不少小強,懺悔就沒有小強了嗎?懺悔小強就原諒人類了嗎?她亂想著。相信就有力量,獅子吼彷彿又聽見她的心音似地回答了她。寧可被當瘋子,也要進行想要懺悔的事。一路走來千山萬水,她還是做錯了很多事,守不住欲念狂瀉的後果。彷彿自己就是餐廳裡的水族箱,上一刻還悠游,下一刻卻成了三吃。屠宰場,一隻牛走進去,出來成了火鍋碎片。最後是人,推進火場,灰飛煙滅。她從夢中驚醒,盜著熱汗,心裡發顫著,喃喃自語著對不起對不起,她跑去母親病床懺悔,也替母親求懺悔。在母親耳邊說著媽媽請妳原諒我,原諒女兒以前的任性,對不起,請妳原諒我。母親握著她的手,力道更緊了,她知道母親原諒自己了。接著她照獅子吼所說,每天念經迴向無緣眾生。同時朝著靜止在牆壁桌上和匍匐在地板上的小強說對不起,以前殺了你們的同類,你們現在想要在這裡待多久就多久,想吃什麼就吃吧,甚至癡心地把一些殘食刻意放在角落。

小強連母親的藥也吃,那一粒粒的白藥粉藥丸,讓她想到母親這一生實在吃了太多太多的藥了。唯獨有兩帖藥,母親不願意吃,不動聲色是藥,忍辱柔和是藥。她知道母親看似靜默,聲色仍是洶湧不已,如眼前這座海。她朝小強唱誦佛樂,原本靜止在牆上偽裝自己不存在的小強們入夜寂靜時分,開始四處移動,她想應該是聽到自己發出善意聲波故大膽散步人間花園。

如果有人記錄這一刻,應該會以為她照顧母親而瘋狂了。

因愛癲狂,可否列入善女子?●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