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愚人圖鑑】 黃麗群/愚人的書架

2020/02/03 05:30

◎黃麗群

◎黃麗群

有陣子我一直在找一本小學時代讀過的怪書,名叫《一代佳人楊貴妃》。這不是珍本,甚至不算逸品,出版社?不記得了,作者?也不記得了(事後證明不是我不記得,而是根本沒寫是誰)。我只記得青瓷藍封面,上面以(長大才知道叫)瘦金體大大印上書名,旁邊畫一位筆觸古樸拘謹的出浴女子,裸肩,高髻。書裡盡寫盛世富貴中的靡曼,靡曼中的頹唐,頹唐中的肅殺,以及肅殺中緞面拉絲紋般的悲哀。那時我還沒學「哀感頑豔」這樣的詞,也還沒學「怨深文綺」這樣的詞,可是讀了這本書不學詞彙也懂得了。

然而為什麼非得找回它來呢?事實上多年後我已發現,這本未注作者的《一代佳人楊貴妃》,其實就是井上靖1963年的《楊貴妃傳》,正式授權的繁體譯本則在1992年由遠流出版。這樣一講你就明白:前者顯然是60、70年代遮遮掩掩的海盜本。然而我顛來倒去讀了正版幾次,總覺得不一樣,不是譯筆問題,而是顯然比記憶更冷,更剛骨,更瘦削?難道是童年看見凡事都感覺比較豐富,比較誇張?也不像。愈想愈不對,愈不對愈想。

但這類海盜本畢竟不具流傳價值,沒什麼人惜留,並不好找。直到前幾年一個夏天才無意在台南一間舊書店「每本30元」的雜燴堆裡發現一本,品相也乾淨。原來封面的楊貴妃像繪製者名叫施銀池,出版日期是1978年,出版社叫河洛圖書出版社,出版社的發行人則是老作家許仁圖。也果然不是錯覺,例如第一頁,遠流版約七百字篇幅,河洛版擴寫到至少一千兩百字,一開頭講唐玄宗下令壽王妃楊玉環入宮,遠流版寫「約過一刻鐘」,變成了「一盞茶的時間過去了,在壽王心裡卻有如經過一個世紀般長久」;原版寫「告知父皇的命令,讓她好好考慮,選擇他希望的前途,也不要求玉環馬上回答,就先離開房間了」,變成了「讓她自己去仔細地思考,縝密地選擇,他深深地體會到,他們之間的這段不太長的姻緣,是如此的婉約,如此的醇蜜,如此的恩愛,因此,他實在硬不下心腸來看她在痛苦中輾轉傷戚地煎熬自己,不待愛妃的回答,已逕自回到內室去了」。

至於賜浴華清池後的化妝一節,兩個版本則簡直天差地遠,看得出河洛版鋪張的熱情,遠流版有譯的,河洛版愛譯不譯,遠流版沒有譯的,河洛版放飛自我。就這樣整本河洛版多了至少一倍篇幅。

我一方面覺得高興,既解了謎,也印證自己讀書雷達沒壞掉,但一方面也很困惑:海盜本就海盜本吧,為何費這樣大力氣為它張燈結綵。在境界上,如此踵事是否真正增華,我不好說,但細看這些擴寫,你會發現它絕對是放感情的,操刀者隱姓埋名卻又全力積極表現他的美學,很一致,不是徒然灌水充頁數,好像去鄰居家偷抱一個小孩當養子,卻也是吐盡心血去撫育。弄到最後,既談不上版本比對(已經不是版本問題了!),也難以苛責它的大主大意,而是莫名感到整本書是一種奇怪的浪漫狀態。

當然,以上都基於「正版必須極為忠實」的前提。有沒有可能是正版譯本大縮水呢?依理解,可能性較低,但也唯有拿到日文原本才能徹底確認。如此另一個問題又來了:我上網查,日文版如今也只剩十五年前再版的二手書,也沒有kindle版,越洋訂購十分麻煩。

總之,就這樣線上線下鬧了半天,無論如何一個多年小謎總算是解到一個段落。有點高興,起了整理書架的念頭,就先從日本翻譯小說開始。我把書架上各處散置的它們一一抽出來。

結果,莫名在書架內層某格某堆的深處,發現另一本一模一樣的《一代佳人楊貴妃》塞在角落。我根本沒有弄丟過它啊!

這些年到底在白煩惱些什麼呢?

這就是我的愚人書架。接下來,還發現好幾本買過忘記,結果又買的書。愈漸惱火。最後不整了。●

■【愚人圖鑑】隔週週一見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