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家庭親子】〈身口意三業〉自己綁住自己

2020/01/13 05:30

圖/陳佳蕙

文/呂政達

17世紀荷蘭畫家法布里契爾斯,是林布蘭的學生,也算是維梅爾的老師,他的畫作在一場大火中焚毀,只留下四、五幅,其中一幅就是〈金翅雀〉。

以17世紀的畫風來說,〈金翅雀〉確屬少見,它是如此寫實地畫出一隻鳥的細節,金翅雀的腳被繩子綁著,無法掙脫。

唐納.塔特的小說《金翅雀》改編成電影,藉著一名和媽媽去大都會博物館觀看〈金翅雀〉的少年,敘說人同樣被記憶、悔恨、懊悔綑綁,得不到解脫的故事。

少年席歐的母親死於博物館的爆炸中,他意外拿走〈金翅雀〉,終生被私藏這幅畫所羈縛。人和畫中鳥的命運,於是結而為一。

試想,那些做為人的羈絆會有多麼沉重,有如電影中,連場在水中溺水的夢。少年最深沉的祕密,就是他覺得是他害死了媽媽。他的生命中相繼遇到在爆炸中失去舅舅的女孩、丈夫和孩子死於船難的婦人,快樂原本已缺席崩解,但他們彼此的陪伴和相慰,也給自己找到了出路。

失去親人和生命目標,原本就像長大後的席歐,周旋在骨董家具的客戶間,「我已習慣對別人偽裝,漸漸地,我也對自己偽裝。」

電影中有一段,家具商霍比跟小席歐分享如何辨別骨董椅和仿製品,「你摸摸看,仿製品用機器切割,手感顯得齊整,但骨董椅經過百年的觸摸和使用,你一定可以感覺到它的不同。」

是啊 ,我們不能保證送給每個人風平浪靜、平平滑滑的一生,生命唯有經過「觸摸和使用」,一手轉過一手,於是才擁有歷史的潤澤。

唐納‧塔特藉著劇中人物揭示:「也許好事會從壞事而來,不然我們就會在颶風肆虐中被吹走,能留下的是不朽的東西。」不朽的東西,誰都無法摧毀它的價值。

小說和電影中,都引用梭羅《湖濱散記》的一段話:「不管你的生活多麼卑微,你還得面對它。繼續生活,而不要逃避,更不要詛咒它,哪怕再貧窮,你都要熱愛生活。」

禪宗公案,沙彌道信問僧璨:「大師慈悲,請授我解脫法門,我覺得自己被束縛著,得不到解脫。」僧璨說:「誰縛汝(誰綁住你)?」沙彌回答:「無人縛。」僧璨說:「更何求解脫。」(既然沒有人綁住你,你又何必求解脫法門呢?)

恍然大悟,許多時候是自己綁住自己的。解開心裡的悔恨和自責,但願法布里契爾斯畫裡的金翅雀,也有掙脫飛翔的時日。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