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鍾玲/ 百歲慧可的頭陀行

2019/12/30 05:30

圖◎顏寧儀

◎鍾玲 圖◎顏寧儀

西元571年,二祖慧可八十五歲,把袈裟傳給僧璨後,帶著兩個徒弟真法、玉法在洛陽和鄴城之間實踐頭陀行。他們一去二十年。到行腳結束,入住鄴城成安縣的匡教寺,他已經一百○六歲。在中國僧人到一百歲還行腳的很少,此外他還是位獨臂的殘疾者。

慧可師徒三人由天柱山往北走,一路都實踐天竺托缽行,那是師父達摩教的。三人僧衣襤褸,百納補丁,赤足而行。過了長江以後,一天中午時分到了一個大鎮的郊外,在土地祠旁的大樹下置放行囊。二人托著缽到鎮上,留下真法打水、清掃泥地、安置坐具和臥具。慧可帶著玉法在第一家門口站住,那單扇門關著,玉法把錫杖在地上震了三響,然後二人重複唱誦:「摩訶般若波羅蜜多。」他們的聲音悠揚。誦完呀聲門開了,一個清秀的少女拿著一大碗麵,笑瞇瞇地把湯麵倒進老師父的陶缽中。玉法才二十多歲,見到閨女忙低下眼簾,漣漪一晃就平復。慧可對少女說:「時時刻刻有此慈悲心,便是深入修行。」她尊敬地對老師父點個頭。

他們走到第二家,雙扇大木門,銅門鈕,看來是鎮上的大戶人家。玉法震了錫杖,師徒二人才開始誦法咒,雙門大開,兩個家丁衝出來,故意推慧可,把他那碗湯麵打翻在地,碗也碎了,玉法趕忙去扶師父。一個著道袍的道士由門裡出來,說:「我們老爺說和尚禿驢,騙吃騙喝,以後嚴禁再來騷擾!」玉法對推師父的家丁怒目而視,慧可卻對道士合十,微笑而去。

第三家門雖小,門聯卻文雅:「春風大雅能容物 秋水文章不染塵。」他們誦完法咒,門打開了,一個四十多歲、頭戴幞頭帽、文士打扮的男人出來,神色嚴肅地說:「看來你們不是假扮僧人,你們需要托缽嗎?向北三里路就有元覺寺,去那裡掛單,好吃好住。村子裡繳不出稅的都成了寺院的佃戶。寺院富可敵國啊。去!」

玉法搶著說:「我們是行天竺頭陀……」慧可用手碰碰他的胳膊,止住他的話。慧可對文士鞠躬合十說:「感謝施主指點。」然後望文士一眼,帶著玉法去第四家。

文士感到老師父眼中充滿憐憫,狐疑地望著他單薄單臂的背影。兩位僧人在第四家接受食物時,文士追過來,送給他們用紙包住的三塊大餅。慧可對文士說:「轉念生,即是覺。」文士一聽就跪下對慧可行禮。慧可對他點點頭後,帶玉法離去。慧可和玉法回到土地祠旁,真法把一陶缽裡的食物,平均倒入三個缽中。三位僧人清潔了雙足,盤坐誦迴向偈後進食。

西元575年11月,慧可帶著兩個徒弟行腳四年了,他們一直在北齊境內,走到洛陽以東五十公里的洛口(今河南鞏縣東北),洛水入黃河的地方。在洛口東城郊外上萬人聚集,準備辦法會。原來三個月前,575年8月周武帝宇文邕率軍攻入北齊,就在洛口激戰,打下了東、西二城。九月因周武帝生病,班師回長安,齊軍才收復洛口雙城。北周軍隊對北齊的平民沒怎麼滋擾,但是一路攻過來殘酷殺戮北齊的將士,死了三萬人,由河陰到洛口人心惶惶,一入夜就吹冷冷陰風,鬼影幢幢。戰後一個多月辦大法會,就是為了超度北齊的陣亡將士。

他們師徒三人由側方走向法壇,遠遠望見巍巍高築的法壇,共四層,可以坐三百位法師。他們三人站定觀看,法壇上已坐滿僧人。慧可看見最高的一層坐了二十位長老,裡面有五位他認識,包括善業寺、山谷寺、少林寺的方丈或首座。法壇前地上密密麻麻盤坐了官員僧俗萬人。

一位僧人匆匆忙忙向他們三人跑步過來,對他們說:「還好你們趕到了。快,就要開始了。」

慧可對僧人點了個頭,跟他走向法壇。真法、玉法臉現無奈,他們明明不是來做法事的,明明是誤認,但是師父去,只好跟。他們安排坐在最下層的邊上。盤坐地上的民眾大都是陣亡將士的親屬,看見法壇高聳莊嚴,三百位法師披著黃色袈裟,顯得氣派,民眾的心情稍微平靜。忽然最下面一排左邊出現三個穿著襤褸的僧人,非常寒傖。幾分鐘後法會開始了,誦唱的是七十年前南方梁武帝帶著高僧們編的《梁皇寶懺》。

慧可當下就入定,的確有兩萬多將士的陰魂,渾身是血來尋求救助,它們一聚集,天就陰暗下來,吹起陰風,現場愈來愈冷。一開始它們試著聽寶懺的文句,但是不久就被法壇左下角的一團金光所吸引。金光中那位獨臂神僧對它們說,它們是為護國衛民而犧牲,只要立意此刻起向善,會即時往生上三道。陰魂中惡業輕的,很快就領悟,決心此刻起向善,它們就離開了。天一絲一絲亮起來。

兩個徒弟中,真法也能入定,感受到周圍飛竄的陰魂,漸漸地有些不再那麼焦躁、那麼悲苦,有些輕快地離開了,超過一半還存在於死亡剎那的痛苦中、存在於累世的惡業中。坐在上層的長老,有幾位覺得有一股正法之氣揚起,來自下層的邊緣。兩位慧可認識的方丈往下望,認出是他。

法會一開始,唱誦震天響,民眾看見整個法壇彌漫黃光,左下角竟然出現金光,卻看不清是誰,那三個僧人前面好像立著一片灰色的屏風。原來慧可一向帶徒弟壁觀,就是面壁打坐,他們觀想的石壁竟然現形了。到法會結束時,陽光由雲層後射出來。

慧可帶著兩個徒弟匆匆離去,首都鄴城善業寺的方丈追上慧可,是慧可住善業寺時的舊識。他喊道:「慧可大師!久沒見到,您常在念中。」

慧可回過身來,對他合十:「寬方丈,別來無恙。」

寬方丈說:「您是高人,他們硬拉您坐下層,應該拒絕差遣,太委屈了。」

慧可笑笑說:「我在調我的心,關你什麼事?」

方丈呵呵大笑說:「安了,安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