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王丹專欄】 十世班禪的悲劇

2019/12/25 05:30

◎王丹

◎王丹

在當代中國的歷史上,最大的流亡群體,應當就是以達賴喇嘛尊者為首的藏人流亡群體。達賴喇嘛雖然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殊榮,在全世界獲得廣泛的尊重,但是已經八十四歲高齡的他,至今仍然不能返回自己的故鄉,令很多人對他和流亡的藏人充滿了同情。

這樣的同情當然是應該的,但是在我看來,其實處境更加悲慘的,更加值得同情的,應當是十世班禪。在中共勢力於1950年代初期進入西藏的時候,達賴喇嘛和十世班禪曾經是同樣風華正茂,同樣享有崇高地位的兩名宗教領袖,也同樣被毛澤東和周恩來邀請到北京,做為統戰對象受到高規格的接待。但是在如何看待西藏與中共關係的問題上,達賴喇嘛與十世班禪顯然有不同的看法和立場。相對於達賴喇嘛逐漸走上保護西藏、與中央政府對抗的反對道路,十世班禪卻對毛澤東的中共政權保有一定的幻想,期待在他的努力下,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以及相對獨立的地位能夠得到保障。這樣的幻想,決定了曾經玉樹臨風一般並肩而立的兩個年輕人,一輩子分道揚鑣,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發揮了不同的歷史作用。

達賴喇嘛尊者之後的事蹟,不需要我在這裡多說,但我要指出的是,不管條件多麼艱困,道路多麼曲折,達賴喇嘛和他的藏人跟隨者,至少是在自由的環境中為生存和尊嚴而奮鬥。而選擇留下的十世班禪,失去的不僅是自由,最終還是性命。

當初對中共充滿了幻想的十世班禪,很快就被中共軟禁在北京,不允許他回到西藏。自以為可以保護西藏的他,結果是連西藏都回不去。更令他痛苦的是,從各種管道,他得知了中共在西藏進行的種種文化和宗教滅絕政策,他這才知道自己上當了,輕信了中共的謊言。激憤下的他,針對西藏問題,向中共政權提交了一份以抗議為基調的報告。這份報告隨後以《七萬言書》而為世人所知。對於喇嘛寺被剝奪傳統角色以及成為局外人,還有僧侶們無法進行辯論和研讀佛經,甚至還得被派到田間工作的狀況,十世班禪多所抨擊。他還批評了中共在西藏的農業政策,包括強迫執行集體農場制度造成許多地區長期的糧食短缺;他在信中直言不諱地指出,中共改革西藏社會是朝著「西藏民族特性的滅亡」之路而去,並呼籲釋放從1956年到1959年叛亂期間遭到圍捕入獄的眾多無辜藏人。

可以想像,這樣的抗議會得到什麼樣的殘酷回應。毛澤東把這份《七萬言書》稱為「毒箭」。1964年時,十世班禪被以西藏封建遺毒之名遊街示眾,並冠上「最大的反動農奴主之一」的罪名。往後十四年,他都被囚禁在北京的監獄之內,一直到「文革」結束才獲得自由,但是仍然被留住在北京。直到1982年,相對較為開明的中共領導人胡耀邦才允許十世班禪重返西藏,但仍然不能久居在西藏。飽受牢獄之苦的十世班禪就在他1989年辭世的前五天,還沒有放棄最後的抵抗,公開表示:西藏在中共控制之下,為了發展所付出的代價遠高於所獲得的利益。坊間一直有傳言,說他就是因此而被中共下毒害死的。這或許只是傳言,但是十世班禪沒有選擇流亡,而其結局,比流亡還要悲慘。

十世班禪的悲劇,至少可以讓我們看清楚兩件事情:第一,對於非民主體制的政權的承諾,千萬不能輕易相信;第二,沒有自由,就沒有一切。●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