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張耀仁/墜樓之後

2019/12/08 05:30

圖◎顏寧儀

◎張耀仁 圖◎顏寧儀

墜樓究竟有沒有聲音?起碼怪獸掉下來的那天沒人聽見,只看見窗外那株黑板樹晃了一下,怪獸就這麼躺在那裡了,身體以一種不自然的方式攤開來,像車禍常見的那種模樣。

芋圓叫起來,王玉芬也叫起來,甚至連一向被視為最神勇的林國豪也叫起來,聲音蓋過了鐘聲,接力賽似的,一聲又一聲,霎時間,校園裡到處是此起彼落的尖叫聲。

然後,消防車就來了,警察也來了,教室走廊前的那片花圃被封鎖線圍起來,唯獨沒有人敢去看,那凹陷下去的地方是否沾上了什麼怵目驚心的顏色?

「各位同學,很不不不……幸幸幸……學校發生了憾憾憾……事。」司令台回音總是大得讓人嚇一跳,校長不得不用力拍了拍麥克風:「陳浩南(也就是怪獸啦)同學做事積極、待人和善,前天還幫班級完成了教室布置……發生這樣不幸的事件,我們同感悲傷,也希望各位同學敞開心胸、樂觀開朗,共創學校更好的學習環境。」

校長說,他已經指派輔導老師到班上輔導我們。

班導師說,她已經請全班撰寫慰問卡片。

訓導主任說,有愛一家人,友愛整學年。

然後,媒體就爆出「這絕對是霸凌」的報導。先是怪獸的姑姑戴著口罩,聲淚俱下說是要為「姪子討公道」:「導師第一時間沒有到醫院,對嗎?校長第一時間說要改保險,對嗎?家長會長第一時間希望我們三緘其口,對嗎?」

「霸凌!這絕對是霸凌!」怪獸的姑姑嘶吼著,她的鏡片都起了霧,看不清楚她的眼神,也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聽得出來她是憤怒而悲傷的。

一連串的質疑使得媒體跑到學校試圖採訪導師與校長,校警江爸試圖阻止他們還被嗆:「沒關係啊,等等我們就連線報導:校方見笑轉生氣!」「你再擋啊,再擋我們就寫:學校帶頭霸凌欲遮羞,校警秒閃化身做打手!」

聽得校長、導師以及家長會長的臉都綠了,連忙召開緊急會議,也戴著口罩向媒體說:「我們們們們……一定秉公公公公……處理。」說也奇怪,學校裡的麥克風永遠就是有回音,而且會議室裡的回音大得更嚇人,似乎沒說完的話都被它說完了,說完的話也都有了千人、百人的回應。

但事實上,我們只是面面相覷,因為媒體隨即爆出來:「該生第一時間就選擇逃避溝通,不是嗎?該生第一時間就不想解決問題,不是嗎?該生第一時間就不向老師報告,不是嗎?」背對鏡頭的身影看得出來很激動,變造的聲音彷彿機器人般憤怒著。

新聞一下子播出怪獸的姑姑的控訴,一下子播出校長和導師的澄清,又一下子播出神祕的背影的說法――到底誰才是正確啊?到底該相信誰呢?我們分不清誰是誰,因為怪獸的姑姑和校長、導師都戴著口罩,上一秒說怪獸很可憐、下一秒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乍看還以為他們人格分裂了――至於神祕的背影那就算了吧,畢竟都被稱做神祕了,還能光明正大嗎?

就這樣,媒體沸沸揚揚播報了好一陣子,獨獨沒有人去訪問怪獸,更沒有人來訪問我們,再怎麼說,我們和怪獸相處了二年多,從陌生到熟悉,從共享夏天的滋味到捨不得放學分開的時光……從來沒看過任何人欺負他,也沒看過他欺負任何人,為什麼媒體可以那麼肯定他是被霸凌呢?為什麼要把「跳樓」寫成「墜樓」?難道像國文老師說的,就連死亡也要講究修辭美感?

但這重要嗎?如果我們夠細心,就會想起那次怪獸在故事課無端哭了起來;如果我們夠關心,就會觀察到,怪獸從這學期開始,上課的精神變得不太好,每天表情也很陰沉,問他什麼原因,他說不上來,只指指胸口說有什麼壓在那裡,覺得沮喪無比,即使看網紅、打電動也沒辦法讓心情好起來……

比起追究誰該負責,或者媒體該用什麼字眼報導,更該關注的,應該是當事人的心情吧?誰來好好地,牽起我們的手說:沒事唷,這世界還這麼寬闊,而你們的未來還那麼值得期待啊。慢慢說、好好講,總是有人能夠聽得懂,能夠看得見,能夠在最後一刻,抓住你們的。

就像黑板樹晃動了那麼一下,怪獸的一隻鞋正掛在那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