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兩性異言堂】〈愛情假合約〉無藥可救的直男癌 抱歉我不玩了

2019/10/30 05:30

圖/巫伊

文/泝洄

分手第3天,我收到J的訊息。字裡行間霸道依舊,一如交往時的作風。

「我給妳道歉的機會。一旦認錯,合約便能繼續。」

點進與J的對話框,強勢的直述句雜揉自鳴得意的幽默,無藥可救的直男癌癌末。

深吸口氣,我向左跳出頁面。當初就不該心軟,為了安撫母親,勉強接受J的「合夥提議」。如今想來,以商業模式處理感情的男子,不是精神異常,就是異常神經。

更何況,J要的不過是個聽命下屬。透過「合約簽訂」,他企圖以拙劣的喜劇口吻,插科打諢自己即將改造我的險惡用心。在J心中,一個合乎理想的伴侶,最好以他為天、毫無主見,樂意由他捏扁搓圓,但,仍要將他的生活打理得無後顧之憂。

說真的,這樣的條件,直接上人力銀行徵才其實會比較快。

分手第5天,公司午休時間,我接到母親電話:

「妹妹啊,我聽J說,妳在外頭對他大吼大叫?跟人家道個歉吧,不要鬧脾氣了。」

我頓了一下。如果說,針對言論的邏輯矛盾進行理性探討,導致對方玻璃心碎情緒失控,這樣就稱作大吼大叫,那,我確實大吼大叫了。

但,J為何要將整件事捅破至我母親處。這不是我與他的事嗎?透過外人施壓,究竟能得到甚麼?

分手第7天,我打開對話框,傳了短短二字:

「抱歉。」

接著,直接將他封鎖,用最簡單的超渡儀式,讓J消失在我的生命中。

J以為我與他之間,就是理所當然的道歉、和解、履約,卻從未意識到,我有隨時解約的自由。一個片面宣稱掌握合約的人,是最無知的暴君,因為他不明白,愛情從來都是兩個人的事。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