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梁評貴/ 李逍遙

2019/09/24 05:30

圖◎徐世賢

◎梁評貴 圖◎徐世賢

他將作業本闔上,拉開鉛筆袋的鏈條,把手裡的筆放了進去,作業裡未完成的筆畫,還橫躺在一格格的綠色方塊田中,卻已被他先蓋上,安放在桌面上。接著是刷牙、洗臉、上完今晚最後一次廁所,他假意告訴父母,今日事已今日畢,而所謂的明日,則被放進明日將用的書包中。表面能多平靜,心底就有多少波濤,他的掌心指節都在微微出汗,手裡捏著聯絡簿,每次呼息都可以是拉長了的顫抖。嘴裡吐出:「我把作業都寫完了。」以平淡堅定的語氣,讓父親在未檢查核實的情況下,就將聯絡本簽下,彷彿高難度的偽裝通關,騙過層層的鑑識人員。他掩著興奮的心情,回到自己的房間,再將桌面上的作業本及明日課本,連同聯絡簿,都一併收入舊式的書包,鐵扣輕輕一按,「喀!」現實的今日已結束,截斷他現有的意識,熄了燈,確認房間上方的玻璃窗格不再發出光,父母在隔壁睡去,自己也是,從此一家安寢,等待明早的旭日升起。

大燈暗下,螢幕亮起。

舊的世界已隨關閉的大燈,崩散成一塊塊暗室裡的陰影,新的世界正在成形,亮光透出,照徹寰宇,那一方螢幕裡有他尚未完成的作業,穿過DOS選單,畫面切出一道強光,一把就將他抓入虛幻架空的武俠世界裡,但那裡卻有他的真實。他把意識流進眼前螢幕光海之中,手放上滑鼠,就凝出一柄劍,鍵盤敲下的答答音響,則成了踏在密實土地上的腳步聲,一身輕薄柔軟睡衣,轉瞬化為如鋼似鐵的白亮鎧甲,形貌數變,神離竅,化為他身,從開機到進入遊戲,只需要幾分鐘,他就能是另一個人,變成李逍遙。

房間裡的電風扇呼呼吹來,暗去的世界正是夏日,可此刻,亮起來的新世界,迎風撲面,皆為點點白雪鋪蓋的仙山雪景,大風雪中,他站立在這白靄的雪山上,髮絲尾端被風微微搖動,低溫刮過臉龐,覆在他手上,凍得他有些寒,眼前山旁有一座尖端塔樓,名為「鎖妖塔」。據說,進入的活人九死無生,裡頭全關押著各路窮凶惡極的妖怪,而他正要進去營救誤入其中的伙伴,心底有些怕,有些忐忑。

螢幕的內與外已融為一體,外邊的夏夜,在他額上蒸出一粒粒汗水,此刻身處新世界裡的他,白雪皚皚,寒風撲面,即將進入新挑戰場域的心情,也使得膚上融出一塊塊冷汗。喉裡咽下一口水,眼神直挺挺盯著螢幕,「走進去吧!」怯怯地操作鍵盤,步履有些顫,終於走向入口處。才走入,就觸發了遊戲劇情對話,眼前有天神降臨,名為鎮獄明王,六臂三頭,殷殷告誡活人不可入,一入此塔從無人能存活。一如設定好的對話與劇本,他無視告誡,堅持進入遊戲中的困難處,只為救出受困其中的伙伴。

在這裡,他是真正的英雄。

廣闊的山峰雪景,在一瞬間收束成僅有狹窄通道的迷宮,道路窄隘,隔牆數仞,圍成一道道曲折的路線,在眼前交織延伸起來。畫面上站定幾隻妖怪,一如入塔時的告誡,欲吞食活人,猛然朝他走來。可此刻的他不害怕,他知道自己的等級是夠的,第一層迷宮裡的怪物不會太難,握緊滑鼠,走好鍵盤,觸發戰鬥畫面,雙方對峙,招式施放幾回,再怎樣嚇人的精怪,也就煙消雲散了。在那還是傳統的回合制對戰畫面,我方攻擊一次,換敵方攻擊,他放出簡單的招式,劍招凌空飛起,化為萬劍,落在敵人妖物身上,對手人物頭上扣血連連,「64、45、21。」生命點數隨紅色的數字飄出頭上,一聲慘嚎,我方勝利,戰鬥結束。

一聲慘嚎,響亮的巴掌聲響將他拍醒。

是隔天早上,他摩娑著印在臉上熱燙的紅,老師就站在他面前,威若天神,雙臂一頭,與人無異,卻比遊戲中的「鎮獄明王」,更要來得使人升起畏怖之心,而眼前考卷一張張,右上角的分數是他被扣下過後的生命點數,45、53、51,沒有一張及格,我方戰敗,戰鬥結束。除了臉上的燙,他將眼神壓得更下了,四周傳來同學灼熱的眼神,以及眼前老師的責備,他將頭低得更低。在這裡,他的手上沒有劍,身軀不著鎧甲,雙腳被釘在講台前,一步也邁不開。彷彿赤膚裸體,所有的不是,都攤著讓老師給罵了出來,捏著考卷,他不再是遊戲中的主角李逍遙,不再是英雄。

他只是個小卒。

日夜交替,身分有別。下了課,老師離場,他怯怯地將考卷收在書包內,桌面上不留任何一點物品,因為他知道,接下來的十分鐘,會有比剛才挨老師罵更難堪的場景。果然,同學阿強一伙人站了起來,猛然朝他走來,一副欲將他吞食的氣勢。阿強扔了幾枚硬幣在他桌上,銀白的硬幣與木質桌板撞出厚厚的響聲,晃蕩著他心底的一點自尊。「去福利社幫我買東西。」阿強說。一伙人陸續拋出硬幣至他桌上,並說出各自所欲的商品,好像他就是一圈許願池,或是投幣就會在原地轉悠起來的兒童遊樂器材,只是再怎麼動,都在原地。

「我不想去。」他說,且他依然在原地。

「不去是不是?」阿強說。

「不去。」

阿強背後一伙人鼓譟了起來,「唉呦很敢喔,不爽了呢,有個性喔!」

他坐在位置上,低微的眼神下得很輕,輕到沒人在乎他的恐懼,聲音很沉,不去就是不去。眼裡一角,瞥見阿強緩緩把手伸到桌板下方,他知道,下一步就是掀了桌,一翻,桌上的硬幣隨抽屜裡的書本攤散四流,眾人起鬨拱著阿強,「乎死,乎死。」有時他覺得,自己就真的身在那座塔中,群妖聚集,他逃不掉,有入無出,眾魔圍剿,即使是大俠,孤身一人又能如何?

「站起來啊,站起來,你怎麼不敢動?」阿強說。

「既然他不幫我們買,那他這種人還有什麼用?不及格,作業又沒寫,好爛。」旁人的話語匯聚成數仞牆圍,可哪裡是迷宮的盡頭?「這款無效的人,不如丟垃圾桶啦!」「對啦丟垃圾桶!」眾人愈發講得興起,曲折的迷宮圍牆頓時組構成一條筆直通暢的路,從這到那,從座位到垃圾桶,阿強一伙人七手八腳地把他抬了起來,他掙扎,腳踹著空氣,手爪盡可能想碰到些可以攀附的東西,可什麼也沒有讓他抓到,「嘿咻嘿咻!」眾人模仿起廟會抬轎的口號,將他抬往教室外的大垃圾桶。

「丟哪?」阿強問。

「丟一般垃圾,因為他不能回收啊。」

轟隆一聲,交錯著身軀塑膠袋摩擦的斯斯聲,又是一次戰鬥的結束。

一整天,他身上都暈著一股酸腐味。

後來某天,阿強一臉賊樣,不懷好意,跟他說,「我帶電動來學校,今天有體育課,你來幫我保管。」隨手就把掌上型遊戲機塞到他的懷裡。「我不要。」「我不管,反正你就是要替我保管。」他心底早知道這會出事,可沒有辦法,他不想再一次渾身彌漫著酸腐氣味。他將物品放在書包的最深處,果然,體育課過後,東西消失了。那一整個下午,在悶熱潮濕的天氣裡,老師盤問著他,「為什麼要私吞同學的物品?」而同學似早有所謀地盯視著他,一個汙損人格的罪名,成績不佳,功課不好,身上一股酸味之外,再多了一個,骯髒的小竊賊。此刻,他多想離開這座群妖之塔。

他來到塔裡,化身為李逍遙,與妖怪激戰,突破一層又一層的阻攔,沿路打怪,收集經驗值,開啟寶箱,獲得各路異寶裝備,還靠著主角招式裡一套「飛龍探雲手」。按下選單上的招式名,啟動音效「啊!」一聲,畫面中人弓步向前,一手伸長,速直向敵方而去,後再退回戰鬥位置,畫面跳出一小橫幅卷軸,「取得3000文錢」或「取得龍泉劍」、「取得魅影神靴」等道具,此為遊戲裡設定的偷盜之術,俠中有盜,盜中有俠,取得物品後多了一分自滿的得意,快意恩仇,不像白日裡的他,身處現實中的妖塔,竟未偷而空負盜名。

來到最後一關,欲破妖塔,需層層向下,走到最底層,塔型以七把劍柱為基,要一一破壞,砍斷「七星盤龍柱」,讓塔失去支撐崩壞,就能將同伴從塔中救出,而七根柱各有守護神,李逍遙需歷經一番苦戰,才能得遂其願。就在他要破關的時間裡,外頭的時序也已進到大考,要做遊戲裡,或遊戲外的英雄,他只能選一個。

他坐在位置上。

他想著,打完最後一關,以後的日子,就該是山長水闊了吧?他盯著眼前螢幕中的魔王,他看著考卷上的考題。他拿起筆,他握上滑鼠。他在選擇題中選下答案,他移動鍵盤挑好招式放出。他將答案卡方格塗黑,他將魔王的血扣下來。他畫好一題,又一題,妖塔落下土石,一塊,又一塊。

他,他。他們的鎖妖塔都在崩落。

妖塔之外的青天光景透了進來,考場下午的日光暗了下去。魔王打完,遊戲動畫自動播映起來,崩落的妖塔建築,裂解成一塊塊,落到李逍遙的四周,一不留神,一塊巨石落在主角伙伴的額頂,「啊!怎麼會?!」他坐在位置上,內心慘叫一聲,打開信封中的成績單,怎麼會?這遊戲,戲裡戲外,他都不再是英雄了。可至少,妖塔已解離,天空的顏色顯出來,畢了業,人們從原先的班級裡散了,日後山長水闊,他只有自己一個人,一個李逍遙。坐在房間裡那張椅子上,亮著燈,螢幕也開著,這次不再有暗下的世界,遊戲從螢幕裡流出來,跟房間裡的光合而為一,一片慘白淡然。失去伙伴的李逍遙回到他身上,與他同樣地孑然一身,孤獨無友,從此不再分裂,誰都不必是英雄了。有暖風迎過來,他站在綠茵的草皮上想著,將要去的下個地方。●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