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蕭信維/剪頭髮

2019/08/28 05:30

圖◎王孟婷

◎蕭信維 圖◎王孟婷

理髮師問我,這次要剪什麼頭。

我翻閱了三本髮型型錄,都沒有找到合適的。所以我說,就剪個像我的頭吧。理髮師幫我圍上理髮袍。那黑藍色的袍子裡總是充斥著濃烈的香氣,上個客人的染髮劑,捲髮的護髮油,廉價的洗髮精潤絲精髮膠髮蠟,散逸刺鼻的氣息。那些平凡的、制式的都不是我需要的,我需要的是一顆像我的頭。

理髮師先把我的頭髮剪短,讓我的眼睛從深深的瀏海裡浮了出來。於是我可以從鏡子裡看見理髮廳大落地窗午後散射的微光照著頭髮,有一些飄浮在空中有一些緩慢地墜地,那一絲一絲的我,在陽光下無比坦然。

理髮師幫我剪了個丹迪頭,左右兩邊推得高高的,瀏海齊眉,我說這不是我。理髮師把中間燙捲。我說這也不是我。理髮師把我的瀏海全部填平像經過一場豐年後的大旱。我微微搖頭。

於是她把我的頭髮剪成金魚狀的,剪出一棟一○一,剪出一個吐魯番窪地,一個政治人物,一顆蛋塔和一本沒有人想閱讀的小說,最後她放棄了,她在我的頭上剪出了一本髮型型錄。「這裡有所有人的髮型,這樣你應該可以滿意了。」我左看右看,把鏡子顛過來倒過去,還是看不出這是一顆像我的頭,理髮師把我的頭髮染成紅橙黃綠藍靛紫色。當我搖晃我的頭,讓風吹過頭髮的間隙,我就可以聽所有曾經發生在理髮廳三姑六婆的流言蜚語,混雜著激烈的吹風機嗡嗡剪刀咔擦洗頭檯滋滋的水聲。我知道理髮師已經盡力把她的全心全意剪進去了。但我感覺不到我,這麼說好了,我理想的髮型是當我走在路上大家就會意識到:「這就是那個人啊!」當我出現在機場、擁擠的街道以及玻璃櫥窗的倒影,我看見我的頭髮,一眼就能認出在倒影裡的是我自己。

理髮師終於明白我的意思,她把我頭上的五光十色徹底地都更,抹消所有的髮絲與居民的記憶,在我的授意下開始用剃刀掀去我第一層的頭皮,沒有見血,還是一絲一絲,一絲一絲地落在理髮廳的地板上,我說,再來。剃刀必須剃去那些庸俗的平庸的我。理髮師在剃到我三分之一腦殼即將剃到我的眼睛的時候問我,還要剃嗎,我望著鏡子裡的我,平頭整臉,多麼帥氣多麼特別。理髮廳敞亮的窗外聚集了大批的民眾,我知道記者快要來了,鎂光燈快要來了,我要趕緊成為更好的我。

我無法確認理髮師最後是否按照我們的約定給我了一顆最像我的頭,因為此後我窩居在七竅玲瓏的心裡,揣摩獨一無二的我自己。此刻的我有沒有比前一刻更像我自己呢?我不知道。在我以及我的心裡,始終有一個角落反覆播放眼睛被剃掉以前,最後看見的一地散落的自己。而我已經沒有眼睛哭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