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曾谷涵/觀看睡眠

2019/08/19 05:30

圖◎阿力金吉兒

◎曾谷涵 圖◎阿力金吉兒

試想一下,如果睡覺的時候有一個人長時間無表情盯著你看,是不是都會產生一種恐懼感?即使是再親密的愛人,好像也無法讓這個行為非常合理。但對他來說做這件事,在觀看的這一方,其實並不帶著與愛有關情緒,也沒有任何非法的意圖,甚至並非興趣,只是一個客觀存在的發生事實,並且思索睡眠與人類的關係而已。雖然像是狡辯,他還是希望不再被誤解。但這並不能代表其他有此行為的人的想法。(有其他人嗎?)

小時候他就會自己起床吃早餐打理一切。媽媽的夜班工作讓她睡到將近中午,外婆還在的時候會過來張羅照顧,後來他一個人也沒問題了。媽媽似乎不曾為此煩惱,門後掛一個零錢包可以讓他自由取用。上學時間還沒到,他就一邊喝著豆漿,一邊觀察媽媽睡覺。要分辨熟睡或是正在做夢的臉並不難,也許大家仔細看都看得出來。但要細看一個人睡覺的臉本身就不是容易的事了,並不是想做就能做的事,而且一不小心打擾到人家睡覺就太惡劣了。更難的是要分辨出做夢的時候,這個人在夢裡是不是自己。有時候他們會無來由扮演不同的身分,一個剛克服難關的登山客或是婚姻出現問題的小提琴手,一隻企圖幫其他兔子逃出籠子的兔子,也有可能變成一匹被鞭笞的馬,一旁有人為這馬痛哭。

有些夢裡他們就是自己,並且在經驗各種極度逼近現實的生活抉擇時,做出必然的決定。重複一百次都會做一百次一樣的決定。對一個老僧掏出銀錠布施,或是走向投射異族圖騰光影的飛行物,也有學校上課時在教室後面與某人眉目傳情,這些事件都沒有其他可選擇性。他從不知道這些感受從何而來,只是在觀看睡眠時發現它們,並且有解讀的必要。而且即使人在夢裡是自己,也與現實中的自己沒有關聯。他之所以要先分辨,是要小心混淆而讓睡眠出現裂縫。

有時母親床上會有男人,她換過幾次男友,那些男人都不曾給他帶來困擾,他對於媽媽找對男人的能力很讚賞。好奇時他也會去端詳他們睡覺的臉。他們幾乎都在熟睡,熟睡的人沒有夢的干擾,就像無雲的天空,無關乎美醜,但依然會讓他看得出神。用天空來比喻睡眠,或許是一個比較能理解的方式。夢的存在可以是浮雲、流星或飛鳥,也可以是遠山的青煙。但他一點也不在乎夢是什麼,也希望所有的人都能更不在乎一點。

至於噩夢,那種無端恐嚇的夢,是另外一個層次的事情,使用不同的語法、波長與編碼,可以說是天空中的電流,並且可能給他帶來危險。那危險就是驚醒來的人對正在觀看的他產生的恐懼。幸好至今他還沒有嘗試太過冒險的舉動,唯獨一次在長青安養中心工作時,一個老先生打盹忽然悲愴地哀號,發現他在那裡時,雙眼彷彿將黑暗的深淵延伸了過來。他無法脫身,趕快告訴他下午茶有莓果司康與杏仁布丁。就好像有時媽媽醒來,他就告訴她早餐吃了什麼一樣。那可能也是目前解決人類睡眠困境的最好方法了。●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