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鍾旻瑞/ 十歲的某個早晨 - 下

2019/07/23 05:30

圖◎徐至宏

◎鍾旻瑞 圖◎徐至宏

他再次醒來時,是被母親的叫喚聲給吵醒的。不久以前那惡夢般的經歷,早已如同上輩子的事一般,被他拋諸腦後。

他花了一些時間讓自己清醒,確認現在的狀況。接著便立刻意識到災難的發生:他的下半身完全浸濕在尿液當中。是的,他尿床了。一陣涼意從他的大腿之間竄起,背上也冒出了雞皮疙瘩。他掀開被子,想確認裡頭的慘狀,看見身下灰色的床單,已被他的尿液沾染出一塊大陸板塊般的形狀。

母親的喚他起床的聲音再次從門外的餐廳傳來,他因害怕而噤聲,但這也毫無用處,他接著便聽見母親的腳步聲逐漸靠近,無計可施的他,竟再次鑽回被窩,裝出假寐的模樣。母親進了門,見到他還在睡,生氣地叨念了幾句,伸手將他的被子掀了起來。上學要來不及了。她這樣說,然後看見了床單上的圖騰。

因為不知所措而呆站原地,他幾乎是被母親半推半拉地丟到浴室裡頭,再將乾淨的內褲塞到他的手中,他聽見父親在餐廳哈哈大笑的聲音。他將褲子脫掉,從鏡子裡的反射中,望見他赤裸纖瘦下半身。洗著被染成淡黃色的白內褲時,一股突如其來的羞愧襲來,他的眼淚就這樣掉了下來。

他帶著乾淨的屁股和褲子走出浴室時,母親依然毫不休止地碎念著,同時一邊更換他的床包和被套,他站在房間門口看著她忙上忙下,濕掉的床單像是被遺棄一樣,被丟在床腳邊。接著母親轉過頭,對他喊道,「站在那裡做什麼?還不快去吃早餐?」他才踩著小小的步伐,往餐桌走去。

父親吃著手中的早餐,看了他一眼,又笑了幾聲,但隨即便說,「沒什麼,會好的,再長大就不會了。」然後將他面前的餐盤往他的方向推了一點,示意他開動。

母親不久後也終於來到他身邊坐下,依舊皺著眉頭,一臉不耐煩。她拿著鏡子和化妝品,手腳俐落地打著底妝,也已換上了平時上班穿的套裝襯衫,和夢裡的模樣幾乎相同,卻沒有了夢裡平靜和從容。但眼前的母親是活的,正在那裡活動著,而那是無可取代的。

「別哭了。」母親斜著臉,這樣命令他。

一直到許多年以後,他依然經常想起那天的一連串遭遇,尤其是在夜裡失眠的時候,以及在醫院裡陪伴他沉睡的母親時。

他的迷信依舊未改,更隨著成長與各種知識的吸收,為迷信創造了一個屬於他自己的運作體系。他在心裡頭編了一套故事,他始終相信,她的母親在那天的確是註定死亡的,而他卻透過夢境警覺此事,意外破壞了生命的法則,而將他母親的死亡給註銷了,這也是為什麼他在那之後會受到尿床的懲罰。他壞了規矩,所以這宇宙必定得給他點顏色瞧瞧,不過因他是個孩子,而將刑罰減輕了。這樣的說法當然禁不起任何邏輯上的考驗,但這故事他從來只說給自己聽,沒有人質疑過他。

然而,當他坐在母親的病床旁,他卻開始感到這一切都十分悲哀。命運多麼巨大而殘酷,人在那之前只有被碾壓的分,他怎麼會如此幼稚,以為自己光憑警覺,無所作為便可抵抗降臨於他生命中的任何遭遇。

他看著多年後的母親面容,時間在她臉上的地圖走出了更多細紋,鬆弛的皮膚卻未能將她的眉頭稍微舒展開來。那於他而言是世界之初的一張臉,正艱難地與死亡對抗著。他決定開口對她說:「你不會死,因為我早已拯救過你。」

彷彿那是一道具有力量的咒語,他在母親的身旁默念著。

那天早晨,在家中的混亂都告一段落後,母親一如往常地陪伴他往學校的方向走去,嘴上無法停止地持續抱怨著稍早發生的意外,令他感到顏面盡失,卻因無可反駁而一路保持沉默,直到走到校門口,他才在接過母親手中替他提著的便當袋時,開口說了一句令他母親一頭霧水的話,接著便頭也不回地往校園內走去。

他忿忿不平地往教室的方向直奔,但在走廊轉角處,還是忍不住回頭往校門口看了一眼,然而母親早已離開那裡。

「我可是救了妳一命。」分開前,十歲的他對母親這樣說,當時他全然忘記了,他這條命也是母親所給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