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家庭親子】〈台灣人在世界角落〉向世界角落 說聲「還有我」

2019/07/02 05:30

努巴山區的居民如果想離開,必須先走過無人看守的邊境,到聯合國在南蘇丹成立的難民營。

文/世界微光 照片提供/還有我戰區關懷協會

大山間的石縫,是努巴山區人民閃躲轟炸與危險的避難所。

六月中,非洲國家蘇丹爆發了反政府示威與駭人聽聞的軍隊鎮壓,至少120人死亡,70多名男女受到軍隊的集體性暴力,震驚國際。

六月的暴動,使國際民眾紛紛在社交軟體換上聲援蘇丹的藍色照片。

原來,自抗議聲浪傳出以來,就總是伴隨著一種在當地特別引人注目的畫面──那就是上街示威的女性人數遠超過男性,大約占了七成。

「還有我」婦女培力計畫的難民裁縫團隊陣容。

在各種示威的新聞畫面裡,處處可見打扮自信大器、說得一口流利英語、舉著抗議旗幟的女性站在台上演說,或大方在鏡頭前受訪,這是男尊女卑的蘇丹社會罕見的畫面。

「還有我」執行長張允欣與難民婦女團隊。

因此,這些女性裡外處境皆難,除了堅持表達對政局不滿,同時還要應付示威群眾內部對女性出頭的微詞,但更糟糕的是,很快地,這些鮮明的女性就變成軍方針對的目標。

「還有我協會」參加2019台灣「時尚大革命」(Fashion revolution)活動走秀。

上街鎮壓的軍人開始對女性進行逮補、施暴,甚至性侵,對保守的蘇丹社會而言,「如果你打擊女人,就等於打擊男人。」家裡有女人受到傷害或性侵絕對是家族恥辱,於是,這些受害者被離婚、趕出家門,更多家庭則禁止女人出門、上街,達到軍方削弱示威力道的目的。

蘇丹與南蘇丹的時局長期動盪,女性難民常處於最脆弱的處境。

在全球歷史上,為了侵蝕、羞辱、打擊反抗者的意志,性暴力與性侵害早已是極權政府或戰爭裡常見的系統性武器。這場示威3天內,蘇丹首都喀土木(Khartoum)的醫院就記錄了70多起士兵性侵平民的案件,受害者不分男女。

對於日前情勢,長期關注蘇丹與南蘇丹的台灣「還有我戰區關懷協會」(And Me Taiwan)執行長張允欣說,蘇丹使用公權力濫殺、性侵平民,並非第一次:「他們現在的作為,就和過去南蘇丹內戰時期,以及至今對待蘇丹南部的方式一模一樣。」

〈人生境遇〉台灣媽媽與非洲串連

2009年,張允欣到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攻讀語言學碩博士,為了學術研究,前往奈及利亞田野調查一年。

豐富的在地經驗,不僅讓她擔任倫敦大學亞非學院語言系助教,還曾受邀到奈及利亞國立伊巴丹大學(University of Ibadan)任教。結婚後,她一頭栽進了全職媽媽的日子,直到成為「還有我」執行長,人生又與非洲相連起來──只是,這次是充滿風險的蘇丹與南蘇丹。

「『還有我』的前身是美國宣教士金柏莉(Kimberly L. Smith)創立的非營利組織,2005年開始,就在內戰頻繁的蘇丹進行人道救援,並建立3間學校,2019年,正式在台立案為『社團法人台北市還有我戰區關懷協會』。」張允欣說,2011年,經過長期的內戰後,蘇丹南部地區終於脫離蘇丹獨立,成為全世界最年輕的國家南蘇丹。但是,位於兩國邊境上的「努巴山脈」(Nuba Mountains),雖歸蘇丹所有,蘇丹政府仍認定此地布滿敵軍勢力,努巴人民受盡了忽視與非人道的對待。「蘇丹政府不但不發給居民身分,也不在這裡設立學校或醫院,更無視人民頻繁受到軍隊的轟炸與化武攻擊──他們是一群被政府放棄的人。」每當轟炸來襲,努巴孩子就會躲進當地天然地形的大石縫隙裡,等待硝煙散去,形成一幅特殊的畫面,卻也教人心疼。

「還有我」的其中一間學校就位於努巴山區,這間學校同時也是孤兒院,並附設全年義診的診所,提供孩子學齡前到高中的課程,堅持著戰區人民的醫療與教育機會。在戰區辦學,看起來是絲毫不可能的妄想,但團隊一直相信,受教育是最具有翻轉能力的投資。終於,2016年,這間學校迎接了第一批畢業的高中生──只有16人,卻是當地不得了的大事,畢竟,誰能想像自己可以在戰區完成高中學業?「許多學生即使無法畢業,也已經是整個家族中唯一識字的成員。目前,已經有兩屆學生進入全南蘇丹唯一的大學就讀。」

〈女人向前走〉幫助難民婦女 「還有我」真好

現在,「還有我」協助「美國扶傾協會」(Lift Up the Vulnerable)維持著3間學校的運作與擴建,並對外招募國際義診團、願意支持戰區孤兒與受暴單親媽媽的資助人,以及與戰區孩子通信的「捎信日」活動,更進一步發展青年培力與婦女培力計畫──前者希望串連台灣的電腦網路優勢,賦予當地青年資訊能力,直接與世界接軌;後者則聯合烏干達數間難民組織,組成服裝設計團隊,由「還有我」提供材料、輔導、設計,難民婦女們親手製作,成立100%非洲製造的公平貿易品牌。

根據聯合國調查報告,女性難民一直是難民群體裡處境最容易被忽視、被犧牲的群體,例如:難民營裡的課程,家庭會優先送男童上學,而非女童;同樣是老人,男性老人可能被視為意見領袖,女性老人卻容易被視為負擔。在原先社會結構裡的角色地位,讓她們身處艱難的處境時更難取得資源與重建關係,經期、懷孕等狀況則相對提高了生存風險。然而,當女性難民投入工作,卻能夠過工作團體迅速取得收入、歸屬感與成就感。

今年四月,「還有我」受邀參加2019台灣「時尚大革命」(Fashion Revolution)活動,這場公平貿易、永續時尚的盛宴,是「還有我」的難民婦女手作服飾初登場。

對於身陷努巴山區困境、被自己國家輕視的人們,他們需要的是更多的出路、往外逃離牢籠的機會。就像張允欣說的:「我們希望讓努巴人民看見,儘管政府遺棄了他們,他們仍然沒有被世界遺忘──因為還有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