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羅任玲/韶光樂園

2019/06/19 05:30

圖◎阿尼默

◎羅任玲 圖◎阿尼默

1

那株槭樹極美,她甚至並不知道自己的美,因為這「不知道」,使她的美讓人安心放鬆。也因為無人知曉,那槭樹像是獨獨為我綻放一般。免於觀光區遊客的踐踏摧殘,不會有人攀折她搖晃她。

有段時間,為了幫家人準備午餐,每天我要去市場一次。去程回程走不同的巷子,這樣可以見著兩種不同的風景。槭樹在回程小巷的左手邊,平常的季節只覺得她翠綠秀美,映著二樓的小窗分外好看。十二月初,她的葉子漸漸有了變化。到了一月初,澄黃的色澤讓她看起來像華燈初上的夢。

2

即使同一條路,因為陰晴雨日,以及雀鳥的加入,可以天天看見不同的風景。一條靜巷,變得那麼幽深豐饒,似乎永遠也走不完。每日往返市場的途中,因這祕密的約會,彷彿一天都得到了救贖。有時遇見一名拎著十幾顆紅橘的婦人,點亮了灰黯的冬日;有時是穿著兔耳裝的蘋果臉,搖晃學步,跌倒了站起來,還是開心地笑。

小學校園,圍牆邊高高的白楊樹,一直長到天空裡。

3

夾奈良銀杏葉時,在《杜詩鏡銓》中隨意翻到的句子:「無名江上草,隨意嶺頭雲。」

4

芭蕉長葉子的速度很快,幾天不到,一片嫩綠的芭蕉扇就長好了。有時我澆花嫌她遮蔽我的視線,或者害我澆不到被她擋住的盆栽。叨念了兩句,她又會好幾個月不長一片芭蕉扇。彷彿也有情緒似的。

5

喜歡午後的寂靜悠長。彷彿日子可以一直這樣過下去。時光躺在涼蓆上,遠處近處只有鳥鳴。

6

喜歡在一日將盡的時候去爬山。從華依達的《亞歷山大》俯看山下,燈影蒼茫。滄海變桑田只是一個鏡頭的轉換。左邊是盆地裡週年慶的人潮,右邊是山上擁擠而沉默的纍纍墳塚。

7

細看山路上的樹,發現含笑花。欄杆上有一朵不知誰放在那兒的含笑,我拾起來,嗅聞清甜的花香。拿出紙筆,寫下幾個句子:

如果我有一個春天的庭院

還有一株高大的含笑

深淵送來她的清香

留給雨天的庭院

下山時,在小土地公廟旁的大樹下。忽然一陣急雨打在帽子上,窸窣作響。正要把傘拿出來,才發現根本不是雨,是非常細碎的小花苞。從來沒那麼多那麼密集的花苞打在我頭上。像當頭棒喝。

8

神祕關乎一種安靜的節奏。馬車是神祕的,機車是不神祕的。夜山是神祕的,夜市是不神祕的。黃昏登山夜歸有感。

9

今日放晴,霧霾散去,白雲在清澈的藍天裡遨遊。樓房的一角映襯在悠遠的夢裡,枝椏隨風靜靜搖晃。這是我的私密的絕美之境。兩名小女孩邊走邊聊,烏亮長髮在陽光下像河流,晶瑩閃耀。那是她們可堪揮霍的朗朗青春。手上是風隨手翻開的一頁:「比越窯的盌,珍貴百倍千倍萬倍的物和人,都已一一脫手而去,有的甚至是碎了的。」

10

樹木。雲。花豹的紋路很美。那是因為它們本來就是那樣,天然而未經任何雕飾。為什麼週五晚上在捷運廁所見到那戴假睫毛,不斷往自己臉上抹厚粉,擦鮮紅口紅的女子,令人覺得恐怖,而她以為是美的?

莊子。里爾克。或是John Berger,《另類的出口》。我特別喜歡看他談梵谷的那篇……看見事物本來的樣子而非抬高它們,椅子是椅子,不是寶座,美麗的鳶尾花會凋謝。

11

捕蚊燈在夜裡泛著幽幽藍光,被捕到的蚊子,身軀靜靜掛在燈壁上,一隻隻待刑的蝙蝠。

牠們距離永恆太遙遠,牠們已不再思考永恆的問題。●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