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黃志聰/蚊子

2019/06/18 05:30

圖◎阿力金吉兒

◎黃志聰 圖◎阿力金吉兒

黃昏,沿著產業道路運動時,水蚊時不時來湊熱鬧,伴我前行。

水蚊體形嬌小輕盈,雖不會叮咬人,但一出現總是成群結隊,聲勢浩大,而且人走到哪,牠們便跟到哪,甚至還會像飛蛾撲火般,與迎面而來的風一起撞上我的眼臉。最常見的情形是,途中得數度中斷步伐,並非跑累了停下歇息,而是忙著處理不偏不倚飛進口中或眼球,已蜷縮成一團小黑點的水蚊。

事後嘴裡殘留臭青味,眼睛揉到目油直流,運動興致消減大半。這些忽然闖入生活中的過客,雖然帶給我一些困擾,倒不至於會造成什麼大傷害。倘若複製於人生諸事,這只算小風小浪,倒也該額手稱慶。

所幸,水蚊只在稻子播種前後出沒,驚鴻一瞥。待田裡灌溉秧苗的水漸漸乾涸,水蚊也就消失了蹤影。然而,嗜吸人血的黑蚊就不同了。黑蚊在一年四季都看得到,氣候溫和時更是像農曆七月鬼門開一樣,一窩蜂出籠。這時,居家的首要之務便是備妥防蚊液及鱷魚蚊香,隨時迎戰無孔不入的凶悍黑蚊。

日前,未察覺紗窗破了一個小洞,以致於晚上就寢時,耳畔不時傳來黑蚊鼓動翅膀,挑釁偷襲的嗡嗡聲,還冷不防在身上叮咬一口當做邂逅的紀念。不旋踵,皮膚隆起紅紅腫包,搔癢難耐。

塗抹了曼秀雷敦藥膏消腫止癢之後,關燈欲睡,可擾人的嗡嗡聲卻又起,第二及第三個腫包陸續隆起。我再也止不住火氣蔓延,咬牙切齒地立誓要逮捕到黑蚊,但牠卻按兵不動了。於是花費許多時間,耐著性子與黑蚊反覆玩捉迷藏,待摸清其出沒動線,以及趁牠吸多了血液,鼓著飽飽肚腹,飛行速度變慢時,眼明手快地啪啪一記結實的合掌消滅了牠。

可有另一種蚊子,看得到卻打不到,消滅不易。

約莫一年前,眼睛定格於某固定視角時總會出現一個小小的黑影,飛過來飛過去。看了眼科,醫生說我的眼睛裡有蚊子,謂之「飛蚊症」。除了點眼藥水吃葉黃素,醫生還建議我少滑手機,多看綠色景物,或許有機會趕走蚊子;只是現代人要是與手機隔離,人生便黑白了一半,因此臉書照看,遊戲照玩。數月後,眼中的蚊子變成了兩隻。再回診時,醫生幽默地說蚊子懷孕生子,即將伴你一生了。

我啞然失笑,該伴我一生的人如今何在?

枕邊人在最後的日子裡,元氣稍好時,我陪她到醫院的中央草坪看看夕陽、吹吹風,買她愛吃的蜂蜜蛋糕,切成小塊狀放到她嘴裡。枕邊人總是先含著,繼而慢慢咀嚼,像是盡可能讓所剩無幾的餘生緩緩地走一樣。

有時打一針嗎啡,痛楚緩解,枕邊人會嘰哩呱啦多說幾句話,蚊子般地在我耳邊嗡嗡叫。我開玩笑對枕邊人說妳好吵,以後就叫妳「蚊子」好了。未久,蚊子飛不動,不吵也不嗡嗡叫了。

而自從眼睛裡出現了蚊子,彷彿枕邊人又回來了。因此眼藥水點完之後,我再也沒回診過。●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