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兩性異言堂】〈來不及開始的愛情〉那一年 我的鉑銥男孩

2019/05/28 05:30

文/吳曉樂

我十分相信,我們付出情感的對象,將深遠地影響到我們對於整個世界的衡量與判準,像是如今被儲藏在法國巴黎近郊的鉑銥公斤原器。許多人的心中,藏有這麼一枚鉑銥公斤原器,我們以此為準,衡量朝我們迎面走來的人,徹底喪失了啟蒙前,不知輕重地愛著誰的權利。

暗戀的男孩 成為我的愛情鉑銥

我在很年輕時,遇見了我的鉑銥。他是一位同學。五官外貌,沒很上心,我只注意到,他的眼珠顏色好淺,當他把眼神往我臉蛋放時,我時常覺得又是興奮,又是難過,彷彿自己並不怎麼夠格可以成為那被他注視的對象。說來有趣,之後入我的容顏,都有一對淺色系眼珠。

為了與他親近,他跑去網咖打電動,我跟過去;他放學後偶爾會逗留在校內,與朋友打球,我就為了他留下,為此我撒了好多謊,告訴父母,我跟朋友在學校複習功課。我是個安於說謊的人,我那時很堅信,只要能親近我暗戀的鉑銥男孩,所有的謊都不是謊,而是願,撒謊不過是另一種格式的許願。

原來不是一相情願 但為何突然疏遠我

有時他想到甚麼似的,承諾陪我走回家。那段路並不長,但我盡力地曲折蜿蜒,在便利商店買支冰棒,看看鄰近的書店又上架了誰的漫畫。有時山窮水盡,只好耍賴,要他坐在打烊的早餐店階梯上陪我說話。我們的話題是控制得絕對精準的表面張力,飽滿又不至於溢出,沒有一滴水沿著邊緣墜落。我既是欽佩自己,又感到無比糾結。

我那時看不出來,倘若有個人願意陪妳把一條三百公尺的路走成三公里,那他對於妳,多半是中意的。我以為一切都是我的一相情願。

然而,莫名其妙地,某一天起,他再也不跟我說話了。我找他,他不肯走出教室;寫了信託人轉達,又給原封不動地退了回來。成年以後,我在感情裡,反覆跌跤。鉑銥男孩無緣無故的疏離,在我心上鑄出一道傷口,時時隱約陣痛,那痛提醒了我:妳所在意的人,將會以任何形式離妳遠去。

再相遇裝不在意 維持雲淡風輕的聯繫

日後我又遇見了他。當然不是巧遇,開展於社群媒體,別有用意的漫不經心。近來可好?好久不見。你現在還住在台中嗎?甚麼,原來你搬家了啊。我們搭上了線,相談甚歡,如同多年未見的老友。

我偶爾跟他傾吐自己與男友的爭執細節,也想表明:我對他別無所求,只想當朋友。他則告訴我,他暗戀一個女孩,他夢寐以求的女孩。聞言,我並未如預期中的難受。我祝福他暗戀得著成全。

遺憾不再,心一下子很寬,彷彿在胸臆之間塞進一片海洋,可以放養鯨豚,也納得下一枚月亮。過一陣子後,他說,那個女孩點頭了,那個他夢寐以求的女孩。我也哥兒們似的說那個女生真的好漂亮,你們好登對。好像回到初初年少,經過走廊見雲朵飄過,沒甚麼失落也沒甚麼哀愁。事情都有其歸處,水氣凝結成雲,而雲從風,我要怪誰呢?

往事層層剝開 內心依然糾結當年事

鉑銥男孩與我,一年差不多只搭一次話。我習慣挑選最乾淨安全的話題作為開場白,像是,在街上遇見了當年喜歡一身名牌到校炫耀的富家子,或男生公認最美的同學成婚生子了。鉑銥男孩總認真地回應。

一回深夜閒談,話題依然從陳年舊事開始,壁上時鐘的指針斜倒,神智遊走,有了微醺的氣場。我們的字句沿著洋蔥外層深褐色的皮,一圈一圈地撕,直到我們走到最幼嫩也是味覺最嗆辣處的核心,我八成是茫了,蠻橫地問,「嘿,那年的暑假,是發生了甚麼事情呢?怎麼你一下子就、就徹底地疏遠我,退至我再也跟你說不上話的距離。」

話一出口,我即清醒大半,像失手打翻了甚麼,水液無止境地擴散。

若是面對面,語句完成的當下,八方逸散,我得以歸咎風太大,弄擰了我的意思。在通訊軟體面前,上述招數不管用。羞怯與難堪如攜藏大量泥沙的大河,刷進我腦海。我正要告訴他,這個問題錯了,即使背後的情感真得要命,這問題還是錯了。

螢幕閃出鉑銥男孩的訊息:「如果討厭妳,或對妳生氣,怎麼會為了跟妳講電話講到半夜,而一再挨罵呢?」

就這樣,那年死命忍住的眼淚,輕輕滾落。

原來是班導的阻撓 沉冤得雪卻難快樂

鉑銥男孩說了下去,「那年一次午休,妳的班導把我叫去。」他的話令我的大腦一時短路,我以為有一百個比導師更可能出場的角色。幾分鐘後,螢幕又跳出:「妳的班導請我不要害妳。妳是能考上第一志願的人。」

不要害妳,這4個字,確實是那位珍愛我的老師會講出口的話。他坦承,那4個字挺有效果的,「不要害人」,畢竟是我們從小到大都領教過的規則。

得著答案的人,不一定更快樂,但被蒙在鼓裡的人,絕對是煎熬的。我謝了他,心中有著天清氣朗的定靜。

往事不堪追問 愛情正果偷偷想像

把種種情事告知摯友小七。小七發出喟嘆,如果當時沒有班導阻撓,妳眼中只惦記他,不碰書,不準備考試,現在人不曉得在哪兒。小七的感言,逼得我啞聲許久。我眼前親暱交心的友人們,多熟識於高中和大學。汲汲營營於課業,某程度上褪了我們的感官,同時也回贈了幾許偏袒與特權。該怎麼說呢?小七太狠了,她在暗示,若我恨起班導,小心被笑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笑了,我也只能笑。我該感激那位導師的洞燭機先嗎?難不成,她以一種促狹的智慧,深信,有天我會感謝她,感謝她辨識出,我是如此適於這個學歷至上的社會?往事斑駁,不堪推敲與追問。

但沒有人的夢裡,我允許自己,想像兩人坐在打烊的早餐店階梯上,把當年沒有談完的話給撿起來,如拾起一枚恰到好處的楓葉。

(作者小檔案)

吳曉樂

臺大法律系畢業,投入教學工作,著有《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上流兒童》,引起廣大迴響。最新著作《可是我偏偏不喜歡》,以七年級女性知識分子的角度,梳理個人與家庭、社會之關係,反思大眾對於成功的定義,刻劃21世紀初女兒們見到的光影與哀愁。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