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林蔚昀/【台北走跳】 移動租屋

2019/05/21 06:00

◎林蔚昀

身為接案工作者,我經常要到咖啡廳趕稿。有時候一出去就是一整天,趕稿、會客、吃飯、放空、上廁所都在咖啡廳,彷彿一個短期租屋(只差不能洗澡了!如果可以的話多好!)。只是,這屋子不需租約,只要一杯咖啡或一頓簡餐的錢,而且可隨心所欲更換。

租房子最重要的除了租金、環境設備、地點交通、房東是否nice,就是室友。好室友可以讓你賓至如歸,壞室友可以讓你欲哭無淚。到咖啡廳趕稿也一樣。當網路、插座、不趕人、氣氛、飲食、音樂這些條件都相去無幾,我選擇咖啡廳的標準,就是人了。對我來說,太安靜的環境有壓迫感,打個字喝個水(剛好我打字很大聲)都如坐針氈。最好是有點聲音,但又不要太多聲音(太多也沒關係,一條耳機線就可解決),隔壁聊的話題有點有趣,但又不要太有趣。

怕的是,鄰座的對話很吸引人(渾身酒味的屁孩在和女孩炫耀自己會這個又會那個,整個家族在集思廣益要送小孩去哪個學校念書,幾個女人輪番訴說她們的婚姻有多苦,每個人都幫別人出主意同時又罵別人不長進),那就像是用耳朵翻閱八卦雜誌,稿子也不用趕了。福克納曾說作家最理想的工作就是當個妓院老闆,白天寫作,晚上縱覽人間百態。其實,我覺得去咖啡廳也差不多啊。

每個在外租過屋的人,都會有一個(或以上)令他念念不忘的房間/房子,泡咖啡廳的人也是。我在台北最難忘的咖啡廳是已經歇業的木抽屜,我在那裡譯完了舒茲的《鱷魚街》。書譯完、咖啡廳關門後,我繼續譯了別的書,也往新的移動租屋處流浪。●

■【台北走跳】隔週週二見刊。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