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陳蒼多/雪、羽、鳥、竹

2019/05/20 06:00

圖◎王孟婷

◎陳蒼多 圖◎王孟婷

1

幾次日本行,好像都沒有去名古屋,哪知道名古屋這個古板的名字卻有一個壯麗又亙古的中央阿爾卑斯山的雪景在恭候。厲害了我的國,竟把瑞士的阿爾卑斯山搬到這兒讓人歎為觀止。厲害了駒岳空中纜車,厲害了千疊敷冰斗。

還未搭乘「駒岳」之前,走在上山的路上,忽然陽光、雨、雪一起出現,蔚為奇景。導遊說,他雙手合十,感謝上帝賜珍貴禮物,上帝不理他,只說小孩走開。我也像好奇的小孩,隨著纜車節節高升,驚呼白雪覆冰斗,不,是千疊敷冰斗。冰斗是半圓窪地,千疊是占地一千張榻榻米,這樣就很有日本味,至於覆與敷之別,對文字再怎麼遲鈍的人也可領會。

小孩節節高升,但悽美之情也油然而生,彷如童真驟然轉化為白髮晚境。才是三月底四月伊始的初春,就忍心把春天小孩的童心童顏牽引到白雪殘冬?大自然無情即有情?

「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泰戈爾啊,枉費你寫得那麼美,我此時只覺得死如千疊敷冰斗般悽涼。「秋天是第二個春天,每片葉子都是一朵花。」早逝的卡繆啊,你的文字再美也枉然,如今春天在這兒是第二個冬天,冰斗中樹上的每片葉子都是一朵雪花。

2

雪花召喚羽衣,羽衣勾起天女羽衣的浪漫傳奇。我們一路漫步到約有五萬四千株松木的三保地方。一塊刻著「羽衣之松」的石碑彷彿在娓娓傾訴著靜岡縣天女羽衣的傳說:

三保地方的松原據傳有一位名叫伯梁的漁夫,某天發現海濱某棵松樹樹枝上掛著一件美麗衣裳。就在他取下衣服準備返家時,有一位美貌的天女喚住他:「那是我的羽衣,請你還給我,否則我回不了天上。」伯梁拒絕她,天女大哭,伯梁就說,「如果妳跳天上的舞給我看,我就把羽衣還妳。」天女果然穿上衣裳,和著霓裳羽衣的曲子起舞,翩翩飛回天上。

導遊加了天女裸泳的情節,故事更加現代化,不過他拈出寓意,「天女說話算話的誠實美德」,並沒有為浪漫的元素增色。

3

接著,羽衣召喚羽鳥。我們乘著羽衣的羽翼飄到掛川花鳥園,把沿途的家山吉野櫻花隧道和德山枝垂櫻轉換成鳥語花香。

只見貓頭鷹哲學家被拘束在有限的空間中,撇著嘴盯著不如牠懂得沉思的人類,好像以德川家康的口氣告訴人說,「以受約束為常事,則不會心生不滿。」不過這也有障礙。當牠看到成群的鸚鵡在園裡列隊飛行時,也許牠就會擁抱智利裔的法國電影製作人Alejandro Jodorowsky的名言:「生在鳥籠中的鳥認為飛行是一種病態。」旨哉斯言,生在不自由國度中的人也許會把大放厥辭的自由視為一種病。

既然Alejandro Jodorowsky的話那麼有哲理,就在這兒附贈他的另一句名言:「有一天有一個人給我看一杯半滿的水。他說,『它是半滿還是半空呢?』於是我喝了水,不再有問題了。」寓意呢?也許在暗示「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也許要諷刺半桶水響叮噹,也許是鼓勵人多喝水?由於是旅行途中,我當下就選擇了最後一者。

4

自由活動的那天晚上在某餐廳吃飯,牆上掛著一幅畫著竹的畫。此時台灣陸委會陳主委那句話正在發酵:「人不僅僅是為了物質生活,如果我們只為了物質生活,吃得飽就好,那跟豬狗禽獸有什麼差別?」這幅象徵精神生活的竹畫倒很應景。同行的白博士講了一個有關竹的故事:乾隆下江南,遇到一位「秀髮如雲、明眸如水」的少女。乾隆見她擅長對句,如以「紅梅映日,吐萬樹紅霞」對乾隆的「翠竹搖風,鳴千村翠鳥」,有意納她入宮,但最後這位少女畫筆刷刷點點,片刻完成一幅畫,左上角一叢竹子,右下角一節斷藕,說道:「此畫是答案,你若聰明,自個兒領悟去。」原來此畫寓含一聯:「竹本無心,節外偏生枝葉;藕雖有孔,心中不染汙泥。」●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