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小令/魚鉤之吻

2018/11/13 06:00

◎小令

第一次的體驗總是新鮮的,當我用力拉起那隻溪哥,而牠為了活命,往死裡擺尾,就算撕裂自己的下巴都不肯停。接著,這樣的事情重複好幾次,直到我麻木想解開魚嘴裡戳破上顎的魚鉤時,絲毫感覺不到夏日的甜美。我看著水桶裡那些伴隨血絲而混濁的溪哥們,大都半死不活地抽搐。

我原先睡過頭了,他還來按鈴,報上名後請我母親叫醒我,提醒我準備赴約。

其實,我真應該留在家裡,徹底睡過那天算了。他在溪釣的回程路上,略顯苦惱,說今天帶我釣魚雖然新鮮,但往後他還真不知道可以跟我約會做些什麼。好像是我害他的。我只是告訴他我沒辦法再去釣了,因為我不知道該拿桶裡那些魚怎麼辦。

他聽完後,站起身來,像降雨童子那般揚起水桶,把那些魚全拋回溪裡,我們都知道那樣做魚也活不了多久,牠們的腮或顎都嚴重扯爛了。

隔天他高興地告訴我,他們全家一起重回到我們釣魚的地方,釣了好幾桶的溪哥,回家炸得香酥,美味又滿足。他們家本來就有這種假日休閒,只是昨天是帶我去玩的,沒釣得那麼認真而已。

「真的很好吃耶。」他說,「我們那時候把魚全部丟回去太可惜了。」

我想像著溪哥的滋味、炸魚的香氣,感覺嘴裡好像有根鉤子,出其不意地狠狠刺破我的口腔,直到鉤穿我的下顎為止。我想像我被飛著丟回溪裡,滿嘴是血。我想,早知道就在家裡繼續睡過頭算了。嘴裡卻彷彿還殘存他的舌頭跟魚鉤一樣的金屬味。

可是,我自己是什麼東西啊?明明也會抱怨沒有卵的喜相逢居然敢端上桌;一邊連骨帶刺地嚼碎整隻魚的我,到底又算什麼呢?不過是脂肪複合體,卻說是滿腹良心的那種人嗎?只因為鉤子跟筷子的距離超越我貧瘠生活的想像力,所以批判他人溪釣的樂趣;就像拿口水偽裝成慈悲去油炸,也會立刻在溪中成為了不得的魚餌啊,是嗎?我一邊煎秋刀魚,一邊思考著。●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