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胡如虹和她的藝人朋友們》 張晨光笑看少年到那年 人生無憾

2017/10/03 06:00

張晨光即使升級當了老爺,走在台北街頭,戲迷一看到他,還是興奮地尖叫。(記者胡如虹攝)

文/記者胡如虹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看戲是一種娛樂、發洩,也是一種警惕、學習。

最近很多人在臉書討論《那年花開月正圓》這齣戲,有人愛何潤東飾演的寵妻暖男「吳聘」,也有人愛張晨光飾演的老爺「吳蔚文」,一生講誠信,連踱步、吃碗胡辣湯都是戲。

不是演主角,卻搶盡鋒頭,讓人念念不忘,張晨光演完18集的吳老爺之後,戲約不斷,酬勞翻倍,就連演藝圈很多人都入戲很深的說張晨光根本就是吳蔚文,一點兒也感覺不出來他在演戲。

《兩屆金鐘獎戲王 看淡虛名》

其實張晨光早就是戲精,他曾多次入圍電視金鐘獎,拿過兩座金鐘戲王。

近幾年一直都在中國拍戲的他,上周末回來台灣,剛好碰到電視金鐘獎頒獎典禮,他跟我們幾個老朋友聚餐閒話家常,聊起金鐘獎,他哈哈大笑說,那兩座金鐘獎也不知道流落何方,因為他不敢要,就怕把獎座拿回家之後,有了金鐘獎魔咒沒有戲拍。

當演員本來就是一個既感性又理性的工作,戲演得好的人,必然很感性,才能融入劇本,演活劇中角色,但演員每拍完一部戲就面臨失業,現實壓力之大也讓人不得不理性實際,就連戲精張晨光都怕金鐘魔咒沒戲拍,可見演員這一行飯並不好吃。

張晨光透露當年好不容易拿到金鐘獎,以為可以漲個酬勞,沒想到價碼一起來,誰還用你呀!讓他領悟到金鐘獎不過是一個虛名,對演員的加持不大,自此對拿獎淡然處之。

《渾身是戲獲加價 得意的笑》

對張晨光而言,演戲最大的成就感是獲得專業人士的認可,就像他這次演《那年花開月正圓》,不但觀眾愛看,連圈內人都說他演得很好,一看到他都熱情的喚他「吳老爺」或「老爺」,讓他樂得接受大家左一句「老爺」、右一句「老爺」。

他也說演戲最大的樂趣是,當他接到一齣好戲,去談判的時候,人家沒有殺他的價 ,反而還給他加價 ,讓他難掩得意的哈哈大笑說:「這是多開心的一件事。」

《口音轉換壓力大 得憂鬱症》

螢幕上的張晨光時而溫文儒雅、重情義,時而耍寶逗趣、搞叛逆,時而逞凶鬥狠、玩心機,每個角色看似輕鬆轉換,其實背後都是自我要求的高壓力。

當台灣戲劇環境丕變,他從國語演員轉換到民視演本土劇時,很多人都很佩服他這個一句台語都不會講的眷村子弟,居然可以用台語演戲,還以本土劇《日正當中》拿到了一座金鐘獎,不知道他為了練好台語的口音,壓力大到了得憂鬱症,至今只要壓力一大,憂鬱症偶爾還會再犯。

前兩年,他就曾經因為軋戲壓力太大,有一天背完劇本後,腦袋竟一片空白,完全記不住任何台詞,讓他一度驚惶失措,心想:「我的演藝人生是不是就到此為止了!」半夜打電話給遠在加拿大的老婆訴說心裡的無助,還好老婆提醒他吃抗憂鬱症的藥,第2天醒來台詞又全記回來了,才解除了警報。

《轉變是一種成長 開心升級》

張晨光結婚多年,老婆專心照顧孩子,行事低調,鮮少去拍戲現場探班,卻是他最大的精神支柱。

「我老婆曾經跟我說:『老天讓你那麼會演戲,你也不用去做別的事,不用去投資做生意,做生意必賠,就好好演戲吧!』所以我就把演戲當成一生的事業!」

真性情的張晨光愈老愈貼心,當年為了兩個兒子的教育移民加拿大溫哥華,今年小兒子將申請大學,老婆要他回溫哥華多陪陪兒子,即使戲約滿檔,他還是空出兩個月的時間飛去陪兒子,10月3日過生日的他,也順便跟家人一起慶生。

看著張晨光從《少年十五二十時》的叛逆青年,演到《那年花開月正圓》的老爺,時光飛逝,青春不再,戲迷或許會有所感慨,但張晨光卻笑看歲月的流逝,覺得這是一種自然的現象。「什麼年齡要演什麼的角色,如果一直要待在這個環境裡,就把這種轉變當成一種成長,就像玩遊戲升級一樣,這樣人生還有什麼遺憾呢?沒有!沒有!」

好個「人生沒有遺憾!」吳老爺說的是。

金鐘戲王張晨光渾身上下都是戲。(胡如虹提供)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