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自由副刊】顏訥/經血旅行指南 - 上

2017/09/26 06:00

圖◎michun

◎顏訥 圖◎michun

屁股挪開以後,鮮血已經在床墊上開出一朵形體豐滿的牡丹花,顏色是張牙舞爪的紅。十二月,曼谷旱季的按摩院裡,牡丹選在錯誤的季節與緯度,濕濕緩緩於榻榻米縫隙間開枝散葉。

「喂……怎麼辦?流血了。」按摩師折下腰,雙雙退出房間之後,我用哭腔向還賴在床墊上舒展筋骨的旅伴C君求援。掩住臉,羞愧得想掐死自己。

C君剛經歷完兩小時令他渾身明白曉暢的按摩,正舒開五官。一聽我哭喊,鬆軟的身子立刻瑟縮起來,以為我必定是給那位高壯的女按摩師壓壞了,豎直脖子,戰鬥力飆升,準備用他的破英文與按摩院決一死戰。

「哪裡受傷了?我叫主管出來理論!」擒賊先擒王,台式奧客的申訴手段顯然舉世通用。

我不敢告訴他,受傷的是我皮薄餡多的自尊心。

可該來的還是得來,不該來的用防漏側邊圍堵,它還是一直來一直來。

君不見紅河之水股間來

默默把因為緊張而糾結成一團的臀大肌剝開一瓣,戳了戳床墊,C君才看到那灘千呼萬喚始出來的血漬,再抬眼看我猶掰尻川半遮面,瞬間明白了這整件事比在異地與人吵架更加驚悚。顯然,血濺按摩院的經驗,已經超出了他做為全副熱情投注在探索生理男性,任何女性器官都能使他倒彈的男同志健康教育範本外。C君氣勢萎頓,僵直在地,露出了恐怖的表情。

於是,橫亙在我們之間的那一灘血,成為整間按摩房的圓心。兩人貼著圓周盤桓周旋,誰也不知道該怎麼靠近它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按摩房裡的時間感既輕且重。身體舒緩了,時間仿若不存在於肌理。可每一次依著按摩師的指示變換姿勢:現在屁上臉下,好,待會臉下臀上,像一條乾煎鯧魚,每一個指令都在提醒你:喂,放鬆的代價可是按分鐘累計咧。

此刻,時間倒數,按摩師關上門前,曾經用英語說明我們有三分鐘可以更衣,她們會在走廊盡頭等待。

至於等待什麼呢?旅遊書上暗示:「敬告親愛的台灣旅客,如果說歐美的小費文化像隱形契約,泰國的就比較像拋媚眼了,少了規則,多了曖昧。但是,在曼谷享受完按摩以後,如果心情愉悅,也請依照按摩師服務、按摩店等級,給出相應的小費喔!」

此刻哪還顧得上小費?掩藏一灘血的價格多高才算是合理?口袋裡本來打算一結束就給出去的五十泰銖,幣值瞬間大跌。更何況,如果,我是說如果,我們在小房間裡待得太久,她們會不會懷疑裡頭有比經血滲漏更慘烈的事件正在發生?或者以為我們舒服到睏去而熱心開門查看?誠實自首的話,會否所有旅費都被坑來做清潔費?有了曼谷計程車漫天喊價的慘劇,兩人沒有十足的把握。更或許,冒冒失失讓按摩師撞見經血一灘,在泰國會是一種冒犯?異國的按摩院,我們因為失去測量時間與人情的尺度而慌亂非常。

We only got three minutes left。用英語低低把情況複誦一遍之後,焦慮並沒有緩解,坑坑巴巴的腔調反而讓整個空間顯得更加局促。

「歐顆,葛雷特!」C君突然抓起毯子怪叫。誰是葛雷特?我愣了愣,突然明白他喊的不是別人,而是對自己心戰喊話:「Okay , great !」台腔英語在一場嚴肅的災難中聽起來戰鬥力十足,嗆得我們尖聲大笑,把原本塞滿整個空間的靜默與尷尬撐爆。C君立起身來,扯緊毯子率先進攻,嗖地射向床墊,奮力推開還浸泡羞愧之中尚且暈暈然的我,迅速在血漬上堆起一座雷峰塔。鎮壓塔下的有罪責有羞恥有我凡旅行必衰洨的詛咒也有C君為了拯救朋友於水深火熱的勇氣。

君不見紅河之水股間來,奔流到床不復返,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經血向東流。此刻,我沒來得及問C君愁能有幾多,他始終有一種被幽默感包裹起來的冷淡,即使扮小丑化解尷尬的時候也是如此。因此,我們的交情總是不到交換所有醜事的程度,沒想到在曼谷的按摩房,我卻一下子以奇異的方式都給交託出去了。

於是,我與泰國按摩師合演的跨國恐怖情境劇,讓旅行前認真準備查找過「如何給小費不失禮」等眾多旅遊指南統統宣判無效。無論如何,這劇本既有血淋淋的開頭,便沒法乾乾淨淨收尾了。

毀屍滅跡後,我與C君立刻都明白犯後規矩,頭也不回,出逃案發現場,斬斷一切聯繫,在這一點上異國倒是給了方便。高壯的按摩師早已堵在走廊盡頭,撇開嘴角表示久候不耐,見我們連滾帶爬,面色死白,眉頭僅僅挑高一寸,彷彿接過各國旅客,聽過各種故事,走過浪尖刀山,再沒什麼能驚動她。顯然,按摩師對我們在房裡出了什麼大事全然不感興趣,只橫出一雙按過人間百態的胖手,用身體語言挑明:我說,你們兩個,走之前小費不要忘啦。直到接過我們因羞愧不能自容而匆匆塞進她掌心那過分大坨的報酬,五官才整卷展開,排列出見到新世界的表情。

旅遊書沒教你的事

低著頭,我與C君撞進泰國濕黏的黑夜,按摩院像幽冥塚在身後被夜色遠遠地啃食乾淨。從未有一刻舒弛的曼谷車流一下子又把我們捲回都市日常。坐上隨招即停的計程車,用僅存的英文單字議價,結結巴巴,掩不住觀光客的癡傻神色,司機便堅持No咪特No咪特,no meter,按表操課簡直無望。在勉力爭取本地人價格而注定徒勞的奮鬥中,十分鐘前那一灘經血,以及摻和在經血裡流進異文化中被放大數百倍的羞愧與難堪,逐漸褪成遠山淡影。

這些旅遊書裡都沒寫。

旅遊書沒教你的事還有,如果在曼谷小攤吃太辣拉滿褲怎麼辦?坐在Santa Monica沙灘看海的時候痔瘡破掉痛不欲生如何求救?擠進巴黎飯店滿載的電梯,卻括約肌鬆弛洩了響屁,能否帶著尊嚴全身而退?旅遊書給你一百種體體面面逃離日常的辦法,額頭上貼片魔法葉子,你可以成為任何人,就是不用做自己。可是,當日常如厲鬼翻山越嶺在異國旅途攫住你,葉子吹落,你又變回狸貓,這該怎麼體體面面應付過去呢?

問那麼多幹嘛?先逃再說!更早之前的某次旅遊,我在香港太平山杜莎夫人蠟像館意外流出第一灘經血時,最先來到的念頭便是:逃。我得趕緊逃。

被巨大的羞恥團團包圍

第一次訪港,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工作中度過。一行研究助理隨老師窩在大學圖書館影印資料。被淺水灣溫柔托起的圖書館,影印機光影起落間,我們如工蟻馱著書爬行於蟻穴般深邃的藏書室。偶爾也有同伴在涼冷的空調裡鬆懈了勞動,從影印機旁送出悠遠深長的呼聲。

辛勤幾日後,終於能離開圖書館,老師領我們上太平山蠟像館,一睹那些年一起被做成蠟像的港星們,做為工蟻的獎賞。夕陽掩近,夾在噪噪嚷嚷的觀光客間,纜車運我們上山頂,縱隊游入蠟像館入口後便迅速散開,各自往挂心的明星所在去。蠟像館裡有種一入場就約定好要努力作真的假,可難得眾偶像齊聚,殘酷的人氣比拚卻又比任何時刻更較真。我百無聊賴,坐在冷冷清清無人光顧的阿Sa與阿嬌間打盹,直到一對姊弟拿著相機來到蠟像前準備拍照,才懶懶起身準備離開。

「小姐,等一等……」

小姊姊用粵腔濃重的普通話喊住我,伸手指向我剛剛起身的坐檯,萬分驚恐的樣子彷彿自己指認的是一具屍體。

原來,蠟像旁的白色檯子上,有好大一灘血。

慘了,坐著等待的時間裡,月經竟然就這樣提早來了!

即使預先墊上護墊,一片當關,也無力回天。薄薄的護墊給經血餵得太飽,暢快地嘔了出來。

「唔……唔該晒!」被巨大的羞恥團團包圍,腦中唯一一句粵語不合時宜地迸了出來。啊,怎麼慌亂中把對唔住說成了唔該晒,明明是羞恥地想道歉卻變成了感天動地。本來嘛,用掌握不了的語言,別說辯解,連道歉都奢侈,更何況做為一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觀光客,旅遊實用粵語app大概只需要教會我說謝謝。老闆一個菠蘿包,唔該;請問地鐵廁所往哪走?唔該;或者茶餐廳阿姨嘰哩咕嚕的語速往往一句話都聽不懂,說聲唔該總是不會錯的,就算傻,也是傻得有禮。

可這下子,圍觀者眾,指指點點,窸窸窣窣,我成了凶案現場的案主。

好的,冷靜,眼下要能入境隨俗,最重要的就是當機立斷,反正案主是當定了,問題是要殺人還是被殺?我轉頭瞅了維持專業笑容的蠟像版阿Sa與阿嬌,多希望她們能成真,沒辦法了,牙一咬,摀住屁股,唉唉唉地嚎叫起來。群眾見狀,嗡嗡嗡包上來,左一句你還好嗎?右一句來人幫忙啊!我索性趴倒在地,貴妃醉酒姿,拔高嗓音對著坐檯指證歷歷:「你們看哪剛剛就是這檯子不知哪來的尖銳物品刺得我屁股一陣劇痛血流如注……」尾音拖長之際,再一鷂子飛身,緊握小姊姊雙手,熱淚盈眶:「這位小妹妹唔該晒謝謝你幫忙喊人否則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恐怖蠟像館的溫馨大結局,觀眾顯然十萬分滿意,紛紛上前拍肩盛讚小姊姊,香港大叔甚至氣得用粵語大罵一陣,說我人生地不熟,要熱心扶我找蠟像館負責人理論索賠。

啊,六月飛雪,感天動地竇娥冤,觀光客本來就適合裝傻,我只是虧待了本地人的真心。異國蠟像館裡,什麼都是假的,我的歉意縱然無比真誠,不輪轉的粵語卻又讓它變得恬不知恥。

唔該晒啊。滿屁股鮮血的我下台一鞠躬,謝謝大家觀賞。(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