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花編的回顧與感謝】終須一別

2017/08/27 06:00

《終須一別》

@彭樹君

二十年又七個月,看似漫長卻又忽焉而過,

這段花編的歲月,是我生命中無可取代的一段時間。

再美的花也有謝去的一天,再好的時光也不是永遠的日常,人生裡有許多必須說再見的時刻,就像依依不捨的此刻。

此刻或許只是無盡的時光長河中一朵旋生旋滅的小水花,卻也是花編即將走入歷史之前的最後一刻。從今以後,花編就要成為過去式了。

因為週末生活版即將在九月呈現全新風貌,有些版面必須結束,其中也包括花編,所以,這將是花編的最後一支舞蹈。在您讀到這篇告別文時,就是花編謝幕的時候。

(此時該有一首悠揚的音樂響起,適合輕輕思量前塵過往,也讓人可以瞭望無盡的遠方)

花編二十年 大眾輕文學發表園地

花編一開始的時候叫做「花編心聞」,在1997年1月25日誕生,而將在2017年8月27日的今天結束,經歷了二十年又七個月的歲月。在這段悠長的時光裡,花編歷經了不少改變,包括後來改名為「花編副刊」,更後來再改名為「花編」;也包括在2005年11月加入週末生活版的旗下;還包括由原來一星期七天的大版改為五六日三天的小版。

花編創版時設定為大眾輕文學版面,希望提供給所有喜愛創作的人們一個發表文章的園地,所以將大部份版面開放徵稿,但仍保留了每日專欄部份做為邀稿,並以圖文創作代替插畫,做為版面的主視覺。當時是以鳥瞰城市區塊的角度去發想,因此所有的欄目都以街道上會出現的事物來設計,用以區別各式文章主題,例如「單身女子公寓」、「單身男子快餐店」、「傷心咖啡館」、「愛情糖果屋」、「人生冰果室」、「閒話雜貨舖」、「小小說出租店」、「雲水草堂」、「明日地下鐵」、「幻想販賣機」、「夢的櫥窗」等等,並放了一支「人性街燈」,天空裡還有「飄浮的熱汽球」。這樣的刊頭名稱不斷增加,二十餘年累積下來大約有兩百多個。創版時的美編是可樂王,他做出了充滿創意與想像力的版面,使得花編一推出就讓人眼睛一亮。

圖文名家盛綻 皆為一時之選

可樂王並且是一開始在花編發表作品的圖文創作者之一,他的「旋轉花木馬」非常受歡迎,另外還有正開始展現創作能量的紅膠囊、萬歲少女、當時已經很有名的幾米,以及後來陸續加入的恩佐、李瑾倫、張曉萍……引領了出版界盛極一時的圖文書風潮。當今知名導演蔡銀娟亦曾經是花編的圖文創作者之一。花編直到最後的此刻都保留了圖文創作的區塊,南君、林文婷、Miro的作品也皆是一時之選。尤其是南君,花編第一次刊登他的作品時,他還是個學生,如今在視覺藝術界已斐然有成,花編這篇告別文的插畫就是南君的作品。

另外,許多陸續在花編寫專欄的朋友們,有些當時已是名家,也有些是後來成為很有影響力的作家,這些朋友包括雷光夏、游乾桂、朱天衣、閔傑輝、梁瓊白、杜白、鄭栗兒、林明謙、李明璁、韓良露、韓良憶、朱國珍、胡晴舫、米果、李崇建、褚士瑩、深雪、黃明堅、劉中薇、黃麗群……(必然有太多被我疏漏的朋友,請原諒花編的記憶一時無法全數掃描二十年的光陰),其中劉中薇與黃麗群曾經也是花編的編輯。她們當時都還是研究所的學生,因為喜歡她們的文字,所以我主動打電話請她們來參與編輯工作。

除此之外,唐立淇、曾寶儀、伊能靜、盧秀芳等也曾在花編開設專欄,各自展現螢光幕後的文字才華,呈現了花編的多元性。

創作是一件快樂的事

會接到主編電話的,還有一些從未謀面的作者。

編輯工作每天要做的事包括看大量的來稿、改稿、下標、組版、校版、清版、降版與企畫專題,其中我最喜歡的部份就是看稿了,因為總是能發現令人驚喜的作品,那是編輯的幸福時刻。那就像是在沙灘上散步撿貝殼,有時只能撿到貝殼,卻也有時會在其中發現發光的珍珠。每當讀到一篇讓我驚豔的文字,我都有起身旋轉灑花的衝動,也因此我發現了許多或許名不見經傳,也未曾出過書、得過獎,但創作力十分強大的素人寫手,不禁要打電話去致意。

若是您的稿子常在花編刊登,卻未曾接過我的電話,那或許是時間不巧錯過了,也或許是有更多時候,我覺得默默在心裡喜歡就好。能與讀者分享動人的作品,對我而言是這份編輯工作最美好的部份。

在此我也想對那些頻頻投稿來卻未獲刊登的作者們說,因為每個版面都有特殊的個性與字數的限制,所以有時一篇稿件被退,不是因為寫得不好,而是因為不符這個版面的質感。因此就像花編的退稿函裡說的:創作是一件快樂的事,無論刊登與否,都希望您能享受創作的樂趣。

朵朵小語 插柳成蔭

創作是一件快樂的事,這是花編一貫的初衷。

在這二十年又七個月裡,從大版到小版,我編了近七千張版面,歷經了花編的不同階段,自己的人生也有許多的變化與體悟,其中心情都寫成了「朵朵小語」。「朵朵小語」最早的專欄名稱是「小巫婆的悄悄話」,第一篇在1998年1月25日,也就是開版後一年開始,然後一路寫到現在。在此說一個小秘密,當時其實我是向某位作家邀這樣短短的、充滿人生況味的心靈小語,但那位作家朋友一直沒有交稿,眼看就要開天窗,我只好拿出自己平日所寫的心情筆記來補版,未料刊出後卻受到許多讀者喜愛,於是從此成為花編的固定專欄,可說是一個無心插柳的過程。

千言萬語 無盡感謝

花編像是一朵花,曾經是顆種子,被埋進土裡,慢慢長出根莖,生出葉子,開出了花。現在這朵花即將在時間的眠床中睡去,也是我親手再將她埋進土裡,成為日後的記憶。

我想,這是一種美好的完成,一種難得的圓滿。

因此雖然有感傷,卻也有更多的平靜和感謝。

感謝所有花編的讀者,所有投稿給花編的作者,還有所有喜愛這片創作園地的人們,以及所有曾經參與過這塊版面的朋友,花編要在這裡向大家告別了。是大家一起成就了花編,每個人都為她澆了一些水,灑了一些光。

二十年又七個月,看似漫長卻又忽焉而過,這段花編的歲月,是我生命中無可取代的一段時間。

此刻,內心感慨萬千,也才明白,原來白頭宮女就是這樣的心情。

花開成了遠去的雲,雲散成了飄落的花。相聚有時,別離亦有時。雖然不捨,但時間到了,再怎麼不捨還是終須一別。

親愛的朋友們,後會有期。所有已說的和未說的千言萬語,都在無盡的感謝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 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