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有家小店叫永久 一起懷念李永豐的母親

2019/07/14 20:50

記者凌美雪/特稿

看到一段名為《有家小店叫永久》的影片,是幾年前吳念真導演為紀念李永豐的父親拍的,片中主角是李永豐(別名「美國」)與他的母親。今天,李永豐送別了母親,他說,「現來紀念我阿母。」

去年花博開幕前,李永豐(右)陪母親(前)到晚會現場探班。(資料照,紙風車文教基金會提供)

過溝鄉下 對父母親永久的懷念

《有家小店叫永久》場景在李永豐老家嘉義布袋的過溝,是他父親「永久」在世時開的雜貨店。

故事內容大致是,美國接剛出院的母親返家,兒子對行動不便的母親說:「母啊,我背妳啦。」母親回:「不要啦,不好看。」兒子吐槽,「你本來也沒多漂亮啊。」母親自信:「不漂亮你老爸怎會甲意?」這是台灣鄉下傳統的母子間,很尋常的對話模式,年邁而寡言的母親,與試圖以戲謔口氣逗老母對話的兒子,簡單、直接,蘊藏著濃厚真摯的情感。

即便是在鄉下,無所不在的便利商店幾乎搶光所有日用雜貨的生意,連美國自己都到便利商店買便當與飲料給老母吃。美國媽住院8天,鄰居幫忙看顧「永久商店」的總收入只有58元,是便利商店沒有賣的麵線與樟腦丸。

既然談到沒生意,兒子建議老母,「妳現在走路也不方便,乾脆把雜貨店關起來。」老母很不爽地回答:「去擲茭問你老爸!」兒子說老爸當神仙去了,不管凡間事。老母則認為若把店關了,鄰居就買不到東西,就在母子你來我往時,媳婦掏出58元說:「這幾天賣的。」兒子說:「這些錢還不夠我買一個便當!」於是兒子邀老母打賭,在3天後到醫院換藥前,如果還有人來買東西,店就繼續開,老母扒著飯盒不回答。

隔天天亮美國媽依舊開店門打掃,雞毛撢子掃到丈夫照片時,對著照片說,「永久啊,店是你開的,你要保佑我贏。」因行動不便,自己也試著拄拐杖到便利商店買午餐,遇到以前都在「永久商店」買東西的虱目魚嬸,虱目魚嬸感到不好意思,就對她說:「我下午再去找你聊天啦。」美國媽眼神掃過便利商店陳列架上的食物,什麼都沒買就回家了。這一天下午,美國媽把店門關上,連虱目魚嬸來敲門聊天都不應。

晚上,美國媽獨自端著一碗白飯配罐頭醃漬食物,突然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開門只見一個小朋友氣喘吁吁地說:「阿嬤,我要買金紙,土地公金還有銀紙。」是便利商店沒賣的。於是,夜色裡,「永久商店」的燈又被點亮,美國媽很高興地在電話裡跟兒子說,「是你要賭的喔!不用3天,我今天現賺15元。是你贏還是我贏?毋成囝!」

吳念真執導的《有家小店叫永久》,是2011台北金馬影展開幕片《10+10》聯合創作計畫,20部短片其中一部。(翻攝自youtube)

生命無常 沒時間感傷

在《再會吧北投》即將以plus版本重啟巡演的前夕,美國媽走了,美國低調籌備母親的告別式,面對各界好友的慰問,只以《有家小店叫永久》代替自己的心情,美國心裡現在想必非常懷念母親那句「毋成囝!」悲傷可想而知。

最後一次見到美國媽,是在去年紙風車籌辦開幕晚會時。李永豐的大哥雕塑家李良仁,前年因惡性腫瘤去世,生前擔任台中花博顧問,交代李永豐要幫他完成花博的工作,因此,李永豐強忍失去大哥的悲痛接手,沒想到二哥去年也走了,自己扛起家中唯一男丁的精神支柱,為撫慰母親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心,也怕母親掛心,所以把母親接到會場看看自己在做的事,證明自己「活跳跳」,沒騙她。

或許是感到生命無常,沒時間感傷,這兩年常聽美國說,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突然死掉了,趁活著時,要做更多該做想做的事,這份急切感,也實踐在對吳念真導演的「壓榨」,要他趁活著,再多寫一些劇本,因此,逼出《再會吧北投》,再逼《人間條件7》,美國開玩笑說,「不然死了怎麼辦?」

生命無常,沒時間感傷。在充滿人情味的短片裡(youtube找得到),我們陪美國一起紀念美國媽!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