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曾柏勛/池上剛醒的時候(假裝遠方沒有戰火)

2019/05/15 20:22

(達志影像)〔曾柏勛/自由副刊〕

池上剛醒的時候,旅途與夏日一起走到了末尾。

這暑季每天都似乎有著不晴朗的落日,在暗淡裡灼燙,像曝曬整個午后的長椅,被黏膩的風逐漸剝出燙手的鐵鏽;而雲是那麼沉寂地、低低裹住原應第一枚星飄亮起來的位置。旅程要告終了,不快樂一如火星在礦床底滾動,和夏日一同在乾燥的皮層下焦急。感覺就像病著。病的我此刻只想想著,池上剛醒時候的樣子。

池上剛醒的時候,謠言早已往愛與恨的深處裡蔓延,像狼嗥爬過理性的壕溝,一聲疊過一聲,朝暗淡的晦日,不晴朗地飄蕩。旅程的末尾,我知道日常在我慣坐的窗下等待,而熟悉的耳語也在:有人用恐懼詛咒別人的誓約,干涉他們只能以互補色的對杯來共飲愛情;有人擔心化石的灰燼汙暗了原就失能的前額葉,打算用天真來注滿貯存池,假裝可以冷卻狂妄,讓愚昧縮短半衰期;有人則想藉低俗來打造城市,用輕佻矯揉正直,於是搖擺看做勇敢,而無知成為預言;這個島嶼被判讀沒有心跳,記憶可以活摘,仇恨能夠器捐,因為有人相信,相信這島嶼是沒有影子的。而我懷念我的影子,即使一直他都在,猥瑣地踡縮地在,在池上剛醒來的時候。

池上剛醒的時候,我真的已不再年輕了,不快樂而且陰鬱。我寧願病著,只因為一顆足球在高緯地帶失去了南美洲式的盤動;因為一個有著雄辯般才華的人,背負沉默的陰謀離開了聖安東尼奧;因為我的狗剪短了毛搖頭說不願洗澡;因為我回憶中的你的緯度,在池上這一個剛醒來時候的山的背後,在一扇靠南的窗下有芙蓉灰的帘子半遮著,留下恰是一盆景天科的寬度,你留下讓夜晚和晨間進去,而我的思念太龐大,那縫隙比我的陰鬱與不快樂還小。

我寧願就因此病著,假裝遠方沒有戰火,戰火不會在像身前的朝曦裡燃繞;你不會在愛與恨的深處壕溝裡拒絕我的思念在狼聲中朝你攀援,在這麼一處乾淨的晨間,池上剛剛醒來的時候。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