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曾柏勛/雨剛停的時候(風還沒走)

2019/04/23 21:00

圖:達志影像。

〔曾柏勛/自由副刊〕剛沒雨的時刻,長窗下我據著板桌外望,常以為還留下的風,依然不捨地在窗台上溜著,和一陣意態驕矜、緊湊而密實地伸出的日腳,開始繁複卻不難懂的追逐對位,將黃朱槿的淺齒葉逐一或者跨音程地翻動,像舞曲,小步地一階階翻動明亮的,顫抖的音。

有時是夜半,我醒了,從不太熟的睡裡醒來,聽著雨停了來了若有似無的風聲,風響來尋找我久久早已卸下的銅鈴。

那個鈴聲早已不在。

在許多個風季以前的風猛烈來臨之時,它早已不在,不在簷下的夏日裡打動沉悶,和拋擲沉悶的問句,問不再少年的心,問為什麼不再被打動。

在雨停剛剛的時刻,風還沒走,搖動腎蕨有著深深齒痕的,像發下不懇切的誓言般,蓬鬆的口吻。在一盞路燈下,我記起第一次橫跨在單車上等一個人。那是一盞遙遠的路燈,在我跨上車決心遠離以後,雨才剛剛停好,沒有即刻回家的我誤認了卻以為雨還在停,不然單手撐起的黑傘怎麼遮不住濕意,怎麼讓頰上還掛著綢繆的水痕。那個雨停未停的夜晚,路燈一盞比一盞還遠,記不起在哪一桿光明裡,我遺失了後來的陽光和自己的影子。

我知道,還會再有剛沒雨的時候,像今日的午后或昨夜睡得淺淺醒來時一樣,風坐在窗台上,隔著早已在雨裡散盡花序的麻葉繡球,望著巷口,那模樣,像計畫掛上銅鈴的一個少年的側臉,在等待風來,從相隔的世代,捎來一道令人猶豫的你的口訊,在雨剛好落盡的時刻。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