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楊明/誰修改了你的人生(屏昀與安然)

2019/04/16 07:00

photo:王孟婷。www.instagram.com/w2meng2/

〔楊明/自由副刊〕屏昀與安然其實是不認識的。

夏季裡的一天,屏昀出生了,在台灣北部的一所醫院裡。十二個小時後,安然也出生了,在同一所醫院裡。他們先後送進育嬰室,中間隔著另一個嬰兒,他們聆聽過彼此的哭聲,當然兩個人都不記得了。

安然十八歲,他在校成績很好,老師們都認為他考上前三志願不是問題,聯考依序進行,最後一天考試,午餐時間安然在考場附近的快餐店吃了一份招牌飯,他的心情很輕鬆,對於下午的最後一科考試他自覺十拿九穩。吃完飯,他去餐廳旁邊大樓的洗手間,十分鐘前參加同一場考試的屏昀才從同一間廁所出來,開門鎖時不小心過度用力造成門鎖損壞,屏昀沒發現,逕自走了,他也要參加下午的考試。十分鐘後,安然進了廁所,門關上,壞掉的鎖卡住了,當他要離開時發現門打不開,才知道鎖壞了,他用力敲門大聲呼叫,心急如焚,等到終於有人聽到,找來工具撬開門讓他出來時,他已經錯過了入場考試時間。

放榜後,安然從原本的前三志願落到了一所三流私立大學,他不甘心,決定重考,經過一年的苦讀,他如願進了第一志願。雖然為平白耽誤的一年懊惱過,但至少他拿回了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即使年輕,安然也知道人生裡有很多東西是一旦錯失就再也尋不回的,他願意將眼光落在自己幸運的那一面。

但是,找回來的東西真的就和原本錯失的一模一樣嗎?安然不知道他的人生已經悄悄發生轉變,早一年讀大學和晚一年讀大學,從整個人生來看也許不覺得有太大的差別,但是他的同學卻全部換了一批,遇到的人認識的人愛上的人有心結的人成為莫逆的人都不一樣了,他此後的人生究竟發生了多大的轉變,根本難以評估。

進入大學後,安然原本計畫大三前往英國當一年交換生,交台灣的學費讀英國的大學,太划算了,沒想到這一項兩校簽訂的合作計畫卻在他剛升上大二時終止了。安然有些失望,他的家境若要留學歐洲實在感到吃力,他心裡不禁浮現聯考時的遭遇,若是他能在第一年考進這所學校,以他的成績肯定能前往英國。助教看他失望,於是說:「學校有另一項合作計畫,去日本,要不你申請去日本交換一年?」安然只思考了片刻,立刻報讀了學校的日文班,苦讀一年,秋天開學時去了大阪,雖然和他原本的計畫不同,但他想這無論如何也算是人生的開拓。剛安頓好,女朋友筱婕就迫不及待來看他,對於他來大阪一年,筱婕其實是滿心不願意,他們是班對,原本每日出雙入對,形影不離,如今他來了大阪,筱婕就落單了,趁著筱婕來,兩人一起逛大阪玩了幾日,筱婕返台前一天,安然帶筱婕去逛Twin21,MID大樓三十八層有可以欣賞夜景的天星餐廳,他們消費不起,筱婕站在餐廳看板前和安然說:「以後我們有錢了,再來。」安然攬著筱婕肩膀的手緊了緊,算是一種承諾。

然而,遠距離戀情容易生變,筱婕不免擔心,兩人每日視訊成了固定習慣,安然因為忙於功課,在同學介紹下又有了一個週末實習打工的機會,視訊的時間於是愈來愈短,引起筱婕不滿與猜疑。事實上,介紹安然打工的的確是一個女同學靜子,靜子母親來自台灣,所以能說中文,幫了安然不少忙,她的熱心是否出於好感,安然並不多想,但是筱婕的直覺使得她耶誕節時再度來到日本。這一回安然沒再像上次她來時天天陪她,他有許多要忙的事,過完新年筱婕要回台北了,她說:「至少我們去中之島公園逛逛吧。」安然答應了新年的第一天一起去,結果一早公司的網路有異,他接到電話去協助處理,他和筱婕說忙完就和她去中之島,不想,主管又讓他和靜子去幾個客戶那送禮,結果忙完已經是下午四點。筱婕滿心不高興地搭上翌日回台的班機,下機後打開手機,竟然在臉書上屏昀的照片裡看到安然和一個陌生的女孩,筱婕不認識屏昀,但他們有共同的臉友,屏昀也在新年假期到大阪玩,安然就這麼不經意地出現在他拍的大阪街景裡。

筱婕和安然大吵一架,筱婕認定安然劈腿,安然覺得筱婕無理取鬧,兩年的戀情因此畫上句號。原本對靜子無意的安然,在異鄉失戀的苦悶中,竟和靜子擦槍走火,等到一年交換生期滿回到台灣,靜子說懷孕了,安然嚇得不輕,他大學還沒畢業,何況還要服兵役,總不能現在奉子成婚。靜子懂事地說:「你不要擔心,我朋友可以陪我去手術。」一個二十歲的女孩為他墮胎,更何況他還是她第一個男人,他必須做出承諾,於是他說:「等我服完兵役,我們就結婚。」

安然知道自己喜歡筱婕更多一些,但是他必須負責任,他想起同寢室的室友曾說:「這就像是在超市,你不小心拆開了一盒水果糖,你就必須付錢買下那盒水果糖,即使你真正想吃的其實是巧克力。」

安然二十六歲時和靜子結了婚,依女方的要求,他接受了靜子父親為他安排的工作,正式開始日本的生活,晨起搭地鐵上班成為每日例行的開場。春季裡的一日,他申請了公司的外派工作,上午將和高層面談,他特意修飾過,希望好印象能為自己贏來加分,到達地鐵站入口處,走在安然前面的男人手機響了,他因為接電話停住了腳步:「屏昀,你那邊進行得怎麼樣?」魚貫進行的人流中,突然出現停頓,安然猛地撞上男人,兩個人的東西散落了一地,安然忙著撿拾,幾頁紙被夾著櫻花氣息的風吹走,不知道是從安然的袋子裡掉出還是男人的?男人說完電話,加入手忙腳亂地撿拾,地鐵站口原本等速進行的隊伍至此必須分流,場面更顯混亂,終於兩人起身恢復前進,到達公司安然發現準備的資料少了一頁數據,他失去外派新加坡的機會,為此懊惱不已。

安然希望外派新加坡,不僅是工作上的考量,還有家庭因素。靜子的父母對他們的生活有發表不完的意見,面對他們的指手畫腳,他既疲累又厭煩,為此他和靜子也冷戰了好幾次。原本他希望生個孩子可以改善,沒想到孩子出生後,四人三方的口角只增不減。安然愈來愈常留在公司加班,靜子的抱怨也愈來愈頻繁,他發現爭吵時妻子並不如她的名字那般文雅,而冷戰時她倒真如她的名字一般寂涼無聲。捱了大半年,公司又有外派機會,不過這一回不是新加坡,是上海。公司這一回在舉辦徵選申請前,先進行內部徵詢,從上一次提出申請的名單中選擇適合的,安然的台籍身分,流利的中文使得他脫穎而出,他獲得了外派。想不到的是岳父反對靜子和孩子同他一起去上海,家裡再度發生激烈的爭執,後來靜子以安然先去,安定下來後,她和孩子再去做為決定,結束安然和岳父間的紛擾。

面對岳父岳母的占有欲,安然已經失去耐性,他隻身履新,至少在上海可以得到清靜自在,不用週末到岳父母家吃飯,不會回家想要脫掉衣服喝杯啤酒休息,一推門看見岳母正在客廳看電視。公司安排上海的住處比他在大阪的住處足足大了一倍,景觀也好,回到中文的世界裡,很快的,他如魚得水,忘記靜子不肯同來的不快,不論小餛飩生煎包的庶民組合,還是米其林星級享受,他確定自己接受外派的決定是正確的。

一年後,靜子帶著孩子來了,很快的,靜子懷了老二,岳父母的意見又來了,堅持靜子回大阪待產,於是靜子懷孕六個月的時候,又帶了孩子回日本。

安然身邊不乏麗人,美麗獨立還善解人意,從討論工作發展到加班後一起消夜泡吧,安然的婚姻終於還是出現了第三者,不,第三者其實更早已經出現,就是他的岳父母,他們一直是他婚姻的第三者。雖然有了婚外情,安然不想離婚,他瞞住靜子,但是和女友說得很清楚,他不會離婚,像很多自認負責但其實自私的男人一樣,他要孩子在完整的家庭裡成長。

他的外遇還沒影響到他的工作和家庭,意外撞見老闆的外遇卻先使得他遭到又一次調派。

十一假期,公司放假,安然因為靜子帶著兩個孩子來了,自然沒有和女友約會,他陪著靜子和孩子逛街,午餐選的是一家上海館子,下了出租車,孩子的鞋掉了,安然撿起為孩子穿上,屏昀帶著另一組人已經先到了餐館門口,坐在了館子裡最後一張空檯。當安然帶著妻兒來到門口,領檯說:「先生,目前客滿。」安然只好轉向隔壁一家奧地利餐廳,靜子說:「這家挺貴的。」安然回答:「難得一次嘛。」當然外派的工資比原本提高了不少,所以安然底氣也足了不少。坐定後,安然和靜子研究菜單,兒子已經不安分地好奇張望,稍不留神,竟然和別人家的小女孩玩將起來,安然去把孩子牽回來,女孩的爸爸也來牽孩子,安然看清楚女孩喊多桑的人時,他真後悔該讓靜子來牽兒子,竟然是他五十好幾的老闆,他在日本的兒子都上大學了。

一個月後,安然被調到了越南,當他接到調派通知時,他心裡浮現的念頭是十一那天堅持吃上海菜就好了。他的婚外情畫下了句點,好不容易同意靜子帶孩子來上海的岳父母,則又開始反對靜子母子到越南。

在越南一年,靜子的父親找到關係,要將安然調回大阪總公司,事前卻未和安然商量過,總是自以為是的岳父母愈來愈讓安然覺得難以接受,他是不想待在越南,但他也不想回大阪,他正積極運作,希望一年後可以調首爾。聚少離多,歧見不斷,冷戰熱吵,安然和靜子的婚姻愈發難以為繼,在他如願接到調派首爾的通知後,靜子提出了離婚,他原以為這可以是他們婚姻的一個轉機,沒想到這轉機是轉向分離,而非聚合。

依然是夏季裡的一天。

安然坐上巴士,來香港開會的他要搭中午的飛機回台灣,巴士剛上高架路,就遇到嚴重的壅堵,四十幾分鐘過去,平常十分鐘就能走完的路程還沒完成。他聽到車上有人說,一定是前方撞車了,終於巴士來到青馬大橋入口,剛上橋就看到發生追撞的兩輛車,一輛行李箱凹陷,一輛保險桿掉落,引擎蓋微掀。安然想,不知道是前車猶豫時不覺減速後車來不及反應,還是後車閃神不覺加速造成這起事故,兩方駕駛都離開了車子,警察正在現場處理,看來沒人受傷,卻耽誤了上百輛車裡上千人的時間,安然的飛機是趕不上了,只能排候補機位。

站在路邊的屏昀無奈地回答著警察的問題,怎麼會發生追撞,他開車一向謹慎,他不知道,安然正與他擦身而過,如同三十五年前的那一個夏日。

安然到機場,原本十二點的飛機已經截止報到手續,他到候補櫃檯,還好今天機位還算寬鬆,他排到了一個半小時後的班機,他不知道就是這一個半小時的差異,他的人生又將改變。完成通關手續,安然在機場免稅店為母親挑了一份禮物,登機後找到位置,將隨身行李放入行李廂,坐下後他開始翻閱報紙,然後感覺到旁邊座位的乘客落座了,他趁翻報紙時偏頭看了一眼身旁的座位,是筱婕?他怔住了,放下報紙,定了定神,再看一眼,真是筱婕,筱婕也意識到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畢業後十二年,兩人第一次相遇,安然離婚一年,筱婕離婚四年,兩人都尚未展開新戀情,在高空相遇的一瞬,他們不約而同想起了年輕時的約定,等有錢了要去天星餐廳看夜景。

屏昀與安然,他們其實是不認識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