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王丹專欄】看看什麼是希臘式民主

2019/03/16 09:00

王丹。(王丹/提供)〔王丹/自由副刊〕說到民主制度,我們都知道起源於古代希臘的政治實踐,而希臘式民主,才是西方民主理念的起源。當然,後來經過千百年的轉化,不同的思想家的修補和改進,才有了現在做為民主制度的一套理念和政治設計。不過,說「數典忘祖」也許過於嚴重,但是今天當大家熱火朝天地討論民主制度的發展時,有多少人會回到希臘式民主這個原點上去做一些思考呢?最近流行「不忘初心」這句話,或許也可以用來做為對於民主思想的要求之一吧。

在回顧希臘式民主的時候,有兩點是我感受較深的。第一點就是政治的目的是什麼。在希臘式民主中,每個有資格的公民都有義務參與政治,貝殼放逐法規定,一個人的名字若被六千人同時寫在貝殼上,他就要被流放外邦十年。換句話說,那六千人,都要認真地在貝殼上寫下自己的決定。而在這樣的公民直接參與中,人們行使自己的投票權的目的,常常是為了尊嚴和對城邦公民這個身分的認同。換句話說,對於那時候具有投票權的人來說,他們的政治參與,並不是為了具體的私人利益,而公民大會討論的內容也更多的不是稅收,就業,財政分配等等,反倒是是否應當放逐某個思想家這樣的事情。政治,在一開始的時候,其實並不是以功利性為特點,相反,政治一開始是哲學性的,是一種高貴的志業,它與其說是一種權利,更不如說是一種義務。政治的目的建立在追求更內在的高貴靈魂的基礎上,這樣的一面,在今天的政治中,已經很少見了。我認為,政治要恢復清明的樣貌,應當恢復其目的不是為了利益而是為了高貴這個傳統。

令我感受深刻的第二點就是,在希臘式政治中,所有的希臘人只能以「公民」這樣的身分參與,而不可以帶有其他任何的認同,根據克里斯提尼的法令,在政治場合提及父親的名字都是違法,希臘人對於家/國之分有著超乎尋常的執著。政治固然不能進入內室,不能干預任何人的私人生活;除了公民之外的那些私人的認同和情感,也不應帶入公共政治之中。也就是說,按照希臘式民主的理念,希臘人在進入這個空間之前,必須將他們的家族身分和對於家族的忠誠(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對國家、民族的忠誠)屏棄在空間之外。而現在的民主政治的發展中,我們卻看到了太多的政治對於個人的干涉,國對家的干涉。類似兩個人是否可以以婚姻的方式結合在一起這樣的私人的事情,如果按照希臘式民主的理念,是國家和公民大會絕對不可以干預的,而我們今天卻要把這樣私人的事情,交付大眾來決定,並美其名曰是民主,因為公投被認為是最大的民意表達。

如果我們回到民主理念發展的起點,再來對比今天的民主政治的發展,我們會發現,其實,很多最初的理念早已經被拋棄了。這裡固然有其歷史合理性的一部分,畢竟,希臘式民主的設計有當時的時空環境的制約和要求,隨著歷史的發展,這些理念和制度當然會不斷地修正;但是同時我們也不應當忘記,在歷史的不斷沖刷下,很多原初的理念,因為其純潔和過於理想主義而被放棄,它們被放棄,並不是它們的問題,而是我們不能保持初心的原因。回到經典中去,找尋當初的一些更為原始的純真的理念,應當是我們永遠的功課。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