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王丹專欄】記憶為什麼重要?(導致兩次大戰的因素,有復燃跡象)

2018/12/26 22:00

王丹。(王丹提供)〔王丹/自由副刊〕歷史總是在輪迴的道路上發展,所謂「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就是一種呈現;而治與亂的交替,也屬於歷史的正常。自90年代冷戰結束至今將近三十年的相對平穩發展之後,今天的世界,又一次進入多事之秋。其中表現最為明顯的,就是歐洲的動盪。而這樣的動盪,核心是圍繞移民問題衍生出的新的一股民粹主義潮流的興起。

今天歐洲發生的一切,了解歐洲近代史的人,都會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也正是因為嗅到了歷史重演的氣息,很多人充滿了憂慮。而在我看來,除了憂慮之外,我們必須找出有可能讓我們重蹈覆轍的原因。

11月11日在巴黎舉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週年的紀念活動上,面對全球七十多位領袖,法國馬克宏在致詞時指出:「國族主義是背叛愛國主義,只強調自己的利益優先,不管他人,這將抹煞國家的道德價值。而道德價值是一個國家最珍貴,賦予其生命,使其偉大的不可或缺的事物。」做為一個哲學專業出身的總統,馬克宏這番話不僅僅是隱含對於美國現在出現的川普主義提出的警告,也一針見血地指出了歐洲今日危機的核心內容。同樣也是在這次會議上,德國總理梅克爾也在論壇發言的時候呼應了馬克宏的看法,她強調「狹隘的民族主義正在歐洲和其他地方坐大」。問題是,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發展趨勢?為什麼導致兩次世界大戰的那些衝突因素,今天又有死灰復燃的跡象?

對此我們或許可以有很多解釋,但是其中有一條是很重要的,那就是歷史記憶的淡化。對此,《紐約時報》有一篇分析說得十分透徹。這篇文章指出,歐盟本身就是歐洲上世紀經歷兩次血腥的大戰後,為了壓制民族主義,避免戰爭重演而催生的事物,但歐洲年輕一代對戰爭已毫無記憶,他們關心的是經濟和移民問題,使得歐洲近來民族主義和民粹意識再度興起,成為歐洲的威脅。歐盟創始國之一的義大利副總理薩爾維尼拒絕移民船靠岸並要求將羅姆人驅逐出境;匈牙利總理歐本公開提及「穆斯林接管我們國家」並提出「不自由的民主政體」,德國極右派成了重要的反對黨之後把主流媒體說成是「撒謊媒體」,這是1920年代納粹還沒有掌權的時候使用過的詞語。類似的現象都曾經在歐洲的歷史上出現過,而且導致了後來的法西斯主義的盛行。但是今天的人們對此並沒有充分的警惕,因為他們已經不記得一百年前的那些歷史了。

正如德國歷史學者熊普弗魯格在最近出版的《世界處於緊繃狀態》一書中所說的,歐洲幾百年來的歷史顯示,在長期戰爭過後都會有長期的和平,不過「一旦對戰爭有記憶的一代全數凋零,下一場大戰就將來臨。」這再一次告訴我們,為什麼歷史記憶是如此重要。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歷史教育的重要性,並不僅僅在於過去,也是在於對未來提出警示,希望人類不要一再重複過去的錯誤。而歷史不斷出現循環的根本原因,就是人類的記憶能力是有限的,經過了特定的一個歷史階段以後,在類似一百年這樣的時光流逝中,我們很容易忘記過去曾經發生的事情。而這,就是歷史記憶的重要性。一個社會,必須有一批人,不斷地提起過去,不斷地重複記憶,不斷地提醒人們,這才或許多少能夠減少一些遺忘帶來的危險。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