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謝子凡/聖誕甜(季節限定)

2018/12/24 17:30

圖:唐壽南。〔謝子凡/自由副刊〕12月,中環的IFC購物中心中庭立起一個剔透的巨大水晶球,身著銀白衣服的男女舞者在其中翩翩起舞;海港城請來了《玩具總動員》的卡通角色將建築團團包圍,用綠色的三眼怪推起高高的聖誕樹。來過節的觀光人群如軍團大批進駐,包圍各個著名景點。

然這半山的高樓冷靜依然。門一關,只剩我的呼吸和打字的聲音。

在香港的三個月,是我人生中自工作以來,第一次長時間的無憂休息。每日起床、吃完早餐後,便開始寫字。那是一種奇異的感覺。覺得累積了許多年的題材,終於有時間可寫,因而處於一種極度興奮的狀態。也因寫了多年廣告文案,習慣短而簡潔的句式,文章怎麼寫都寫不長。心事如粉塵碎石慢慢沉積,逐漸被生活的壓力擠壓成冷硬岩層。長時間未開採,竟也忘記如何動用文字肌肉。從腦到手,有時彷若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或是寫著寫著,赫然發現那長年鯁在喉頭、覺得幾近要淹沒自己的某件事,經過反覆挖掘檢視、動用龐大的情緒,終於把它落成文字時,竟只有寥落兩行。「真的只有這些嗎?」我自己也不敢相信,那麼滿漲的感覺,怎麼可能只有這樣?

真的只有這樣。每一日,就帶著這樣的迷惘困惑,夾雜著些許快感,慢慢前行。

住處位於二十六層高樓,窗戶密閉,房間很小,走廊很靜。有時太靜了,不得不出門補充一些人聲和氣味。我經常去山下一家星巴克,店的前半部與一般星巴克店面類似,到了後半段則像是走入哪間懷舊冰室一樣。直挺挺的木製隔間座椅,庶民風格的手寫菜單,掀開粉紅豔黃的塑膠珠簾,可以進入標示著「小心仆街」標語的洗手間。它甚至販售其他星巴克沒有的香港小點,如菠蘿油和砵仔糕。我圖的是它是距離住處不遠、空間又大,經常一坐好幾個小時。

我常在這裡見到一對男女。女人大約四十來歲,頗為美豔;男的大約二十幾歲,一雙斜媚的丹鳳眼,有些神似F4的吳建豪。穿著寬大的潮衣,每隔幾分鐘就會撥弄一下細心吹整的頭髮、拍去波鞋上並不存在的塵土。

第一次見到時,我好奇地揣測他們的關係。看起來不像同事,本來猜是否是姊弟,然而後來聽見他們的談話內容及口音,便知不是了。女人說話是北京腔,男孩則是香港人。

只要遇見他們,我都會若無其事地在他們附近坐下,低頭假意在筆記本上寫字,卻調動所有的神經長向耳朵,接收他們的蜜語。只恨不能直接轉向他們,光明正大地傾身收聽這齣戀愛劇場。

一日,男孩感冒了,直嚷著不舒服啊頭痛啊,病懨懨地蜷在沙發上,縮進自己的棒球夾克裡。女人湊近男孩的臉,伸手撥開他的瀏海,摸摸他額頭。

「電話裡就聽你聲音不對。」她心疼地說。從包裡拿出藥瓶,細心轉開瓶蓋遞上。「幫你買了藥,先喝了,嗯?」聲聲哄著,神情十分寵溺。

男孩皺著眉湊上嘴喝了。

「怎麼這麼苦啊!?」他打了個哆嗦大叫起來,引得鄰座幾人側目。

「你乖你乖。」女人趕緊拍撫他的頭,又難掩笑意地偎了過去。

男孩非常狡猾,他精準拿捏撒嬌的濃度,算計著拋出一個個小小的幻想泡泡。隔著一段距離,我都能感受到他故意散發的濃濃撒嬌氣味。女人無疑是非常喜歡這男孩子的,偶爾會在對話中提起「你女朋友」云云,男孩嘟嚷著「我沒女朋友啊,你別亂說」云云。

女人笑了,動手用叉子切下一塊蛋糕,餵食他。男孩張開口,理所當然地吞下。暖氣有點熱,兩人如棉花糖般,被烘烤得軟綿綿的,推著依著一整個下午。

店裡盈滿了香料奶茶的氣息,八角、小荳蔻、肉桂、薑、黑胡椒、丁香加在一起,又香又嗆。這氣味甜過香料奶茶,甜過翠華的菠蘿油、蘭芳園的法蘭西多士,也甜過附近有名的公利蔗糕。我口乾舌燥了起來。

門前的燈飾晶晶亮亮地閃動,寒風凜凜。我決定攀爬那過陡的層層階梯及山坡回住處,呼吸點冰涼的空氣,沖淡這季節限定的聖誕甜。

我為這女人著急啊,那男孩顯然是和她打著欲拒還迎的悠悠太極,享受著她的情意。但是,從來就沒有誰能夠規畫愛情的走向,我又在擔什麼心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