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強調金馬非一時激動 傅榆:中國跟台灣有大量仇恨

2018/11/18 17:05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勇奪第55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影視中心攝影組攝)〔記者王心妤/台北報導〕《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勇奪第55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導演傅榆在台上表示,「希望我們的國家可能被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來看待。」發言讓中國網軍超氣憤,迅速湧入臉書洗版。而她今日更新臉書,否認是一時激動脫口,也不是民進黨指使,但她認為「 中國與台灣之間的公民社會存在著大量的誤解與仇恨,這是長期累積下來的事實。我的創作就是想處理這個問題。如今這個場面,不見得是結果,而或許能是另一場對話的開始。」

傅榆表示昨晚在台上說出得獎感言後,陸續有中國頒獎人或得獎者丟出「中國台灣」、「中國電影」等關鍵字,中國藝人紛紛轉貼赤色地圖喊出中國一點都不能少的言論。傅榆表示,「昨晚頒獎典禮後,在頒獎台上有部分中國領獎、頒獎者接續講出「中國台灣」、「兩岸一家親」等言論。我尊重,但當然不能同意。我可以理解他們當中許多人做出的反應,或許是出於無奈與恐懼。但如果他們當中有人心中真是那樣想的,我也想誠摯地邀請他們,以及灌入我臉書留言的中國網友們,有機會的話,一起來看看這部作品。」

傅榆臉書全文: 一夜之間收到許多留言與訊息,謝謝大家的關注和關心。我沒事。以下是我的幾點說明: 1. 對於許多網友(大部分來自中國)在我的臉書上寫下的上萬則回應,其中包括許多怒罵和攻擊,其實我看完並不特別憤怒或難過。 許多媒體昨晚報導《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是一部「太陽花學運」紀錄片。但其實318運動只是這部片的一部分,片名中的「我們」,指的是一位台灣學生、一位中國學生,和我自己。這部片不只是在記錄我們一起經歷的台灣大大小小社會運動的過程。我最初的構想,其實是想探究:在台灣國內,及台灣與中國、香港之間,懷抱不同國族認同、具有不同政治立場的年輕世代,是否能夠透過對話,來理解彼此的立場與差異,甚至共同合作? 從2012年我創作《藍綠對話實驗室》,到六年後的這部《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我都記錄了許多不同立場的年輕人互動、對話的過程。 昨晚到今天,有些朋友說:「如今這些網友的留言,看來對妳的創作初衷是最大的諷刺。原本想對話的,現在卻還是化為上萬則咒罵的留言。」 但我不是這樣看的。 中國與台灣之間的公民社會存在著大量的誤解與仇恨,這是長期累積下來的事實。我的創作就是想處理這個問題。如今這個場面,不見得是結果,而或許能是另一場對話的開始。 昨晚頒獎典禮後,在頒獎台上有部分中國領獎、頒獎者接續講出「中國台灣」、「兩岸一家親」等言論。我尊重,但當然不能同意。 我可以理解他們當中許多人做出的反應,或許是出於無奈與恐懼。但如果他們當中有人心中真是那樣想的,我也想誠摯地邀請他們,以及灌入我臉書留言的中國網友們,有機會的話,一起來看看這部作品。 2. 我在頒獎典禮上的發言,並不是「一時激動」,更不像部分中國網友所說的「受到民進黨政府的指使」。這是我自己一直以來就很想為這部作品所說的話。 有些網友說:「從此之後妳不用混了,更不用想踏足中國電影界」。對於日後或許無法再和許多優秀的中國電影工作者交流,我當然也有遺憾。但對於我日後職業生涯所可能面臨的一切後果,我願意承擔,且並不後悔。 另有部分評論說:「講話要看場合!妳個人的自私毀了金馬獎多年來的經營,以後中國政府不可能再讓中國電影踏足金馬」。對於這點,我想說的是:我在頒獎典禮上講的話,其實也是我這部作品中的部分主題,這不是一句「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可以迴避,因為這部片的拍攝對象本身就是政治。我很感謝金馬奬的評審們讓這部作品得獎。作為導演,我必須為我的作品說話,來回應他們的勇氣。 社會各界對於金馬獎有不同的想像,我尊重。我的行為也供社會公斷。至於金馬獎的未來該走向何方,需要電影界的各位朋友繼續來共同討論。 3. 最後再貼一次我昨晚發言的全文: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這部片,很多人以為是在講政治,但它其實更多是在講青春,青春很美好,但也容易犯錯。我們可能把錯誤的期待投射在別人身上,這有可能發生在人對人,也有可能發生在國家對國家。我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作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 以上這段話,以及這篇文章,就是我所有想說的話了。昨晚到現在湧入許多專訪的邀約,恕我暫時婉拒。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