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王丹專欄】 關於公共與個人的思考(自省、自由與真實)

2018/10/13 13:00

王丹。(王丹提供)〔王丹/自由副刊〕

1 我們如何統治自己?

艾倫.瑞安(Alan Ryan,1940-)曾長期在牛津大學教授政治哲學,現在是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教授。他在《論政治》中論述了西方政治思想的主要著作。他說,所有政治哲學家都是要回答這一問題:人類怎樣才能最好地統治自己?這個問題確實發人深省,這是因為:當我們談論政治的時候,我們討論的矛頭基本上都是指向外界的:政府,政黨,制度,歷史,甚至他人,都可以成為我們對政治進行批評的原因。但是我們忘記了自己。

在我看來,瑞安提出的問題──人類怎樣才能最好地統治自己──實際上包含了幾個部分,而這幾個部分,都是跟周圍環境的政治清明息息相關的:我們是不是能控制住自己非理性的部分?我們願意不願意真心承認自己的錯誤?我們是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周圍一切的變化的基礎上,還是建立在調整自己的基礎上?我們要怎樣面對責任問題?等等。想想這些問題,也許比憤世嫉俗,更能帶給你希望和內心的平靜。正如中國的文學評論家李劼在他的《中國八十年文學歷史備忘》中所說:「對專制的終極批判,不在於反抗,而在於自省。」

2 古典的自由和現代的自由

法國政治思想家邦雅曼.貢斯當(Benjamin Constant,1767-1830)最大的貢獻,就是對於自由問題的深入討論。在1819年的一場演講中,他闡述了古代人和現代人自由觀的差異。他指出,在現代,自由的主要意思是免於強迫和干涉的自由,人們希望免於任意的囚禁,希望能夠自由地表達他們的想法,自由地選擇他們的職業。總的來說,現代人的自由在本質上是圍繞著個人和自我的。但對於古希臘人和古羅馬人來說,自由的含義更加積極,包括了自由地參與政府的決策,制定法律,宣戰和審判。對斯巴達人和雅典人來說,自由是分享主權權威的問題,它本質上是公共的,是超越自我而著眼於自己對於公共事務的參與的。

其實,在全球化的背景下,這樣的區別可以從另一個角度看得更清楚。今天,我們很多人會認為,他國的民主和自由狀況是他國的事情,與我無關,我們只要關心好自己的社會的自由就好了。對於古典式的自由理念來說,這是再狹隘不過的自由觀。如果說國際社會,整個人類,都是一個單一國家至上的公共空間的話,古典式的自由會要求每一個成員都要為公共事務做出貢獻。從公共性到自私的個人性,我們關於自由的認識,是進步了,還是倒退了?

3 公共真實與私人真實

即使是在「真實」這樣的問題上,也是有公共和私人的區別的。同樣是對極權主義有深刻認識的學者,鄂蘭和哈維爾就有所不同。哈維爾強調的是在公共生活中揭露極權語言的虛偽。他認為,事實必須是公共的真實,如果不能在公共生活中拒絕極權謊言,那就意味著與它妥協,或者甚至與它合作。正是基於這樣的理念,他參與發起了著名的〈七七憲章〉運動。與哈維爾不同的是,鄂蘭更多的是堅持私人真實的抵抗價值。在她看來,即使是在最黑暗的時代,即使我們無法在公共領域進行任何有意義的抵抗,我們還是可以在自己的內心點燃一盞明燈,至少讓自己不被時代的汙濁所浸染,至少讓自己能夠堅持真實地生活和思考。用真實可以進行公共抵抗,也可以進行私人抵抗,你會選擇哪一種呢?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