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自由副刊.閱讀小說】 阮慶岳/尋找一個男人 - 2之1

2019/09/10 05:30

圖◎王孟婷

◎阮慶岳 圖◎王孟婷

她入到房間,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什麼,看飯店有提供一杯免費紅酒的服務,就請他們立刻送來,並自己坐到陽台的座椅,放鬆心情眺看外面的景觀。飯店的前面是一條細窄溪流,有些稀疏的水流,看起來還算乾淨,溪床兩側搭築不相稱的巨大水泥護堤,上面還有不見人使用的腳踏車道,以及一列新種下去的樹苗。飯店左邊是一個荒廢的天主教堂,不時傳來凶狠的犬吠聲音,再往這條路看過去的盡頭,是一座有點不太真實的華麗廟宇,突兀地矗立在綠坡的底端,廟前廣場停放著許多卡車與施工機具,不知正在施做著什麼工程,讓整條道路顯得雜亂也難行。

她喝了一口紅酒,把目光移向遠前方被圍牆阻隔的碼頭,感覺像是一個什麼公家部門的使用區域,目前顯得空曠也無趣,難怪飯店的人建議她去南方澳看看,在這裡確實見不到什麼人與事情的發生。那麼,如果是這樣的話,波突然中途在蘇澳車站下車,會想要去流連的地方,應該是會在南方澳那裡吧?畢竟,應該還是會和真實的漁船或海港有關連,這才是他年輕時曾經跑船的記憶連結。

外面依舊顯得熱,完全沒有這季節該有的模樣,她決定先讓自己休息一下,等下午太陽偏一點了,再出去外面走走。她請櫃台送三明治午餐,然後去放浴缸的水,早先在網路的飯店介紹裡,提到有天然溫泉供應的事情,就一直讓她覺得十分期待。自己現在居住的屋子,並沒有浴缸可以泡澡,其實讓她覺得遺憾不足,一個能讓自己輕鬆安心泡澡的浴缸,對她而言,絕對是重要的舒壓與療癒方法。

坐入寬敞的浴缸裡,覺得舒坦也滿意,三明治與咖啡置放在一旁的平台上,可以方便隨手吃放。她想說要不要去放個什麼音樂,或是把書拿出來閱讀,後來決定就什麼事都不做,讓自己身心完全自在地漂浮,暫時離開一下這個總是時時牽扯、也糾纏不斷的外面世界吧。

她閉上眼睛,全身浸泡入溫泉裡,腦中卻又浮出波的身形。是的,兩人關係現在究竟是怎樣的狀態,好像還是有些撲朔迷離,彼此間已然穩定的親密感,卻已經是十分確定的事情。但是,這個之外的一切,依舊是無法明確化,彼此都隱隱感覺到什麼暗礁的遠方存在。

就像這趟回台北的旅程,原本是為了波著想,他卻可以就忽然離去,像是和這一切都沒有任何關連,自行在一個陌生的月台消失去,完全沒有去顧慮別人的心情和感受。她有時不免問著自己,究竟要怎樣去改變他的這種習性,不讓自己總是處在對方轉身就走、這樣波濤般的不安感覺裡,又同時會驚駭地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再去妄想說,可以去改變別人個性的念頭,因為這完全是不可能,也是沒有必要的。

「但是,我真的可以平靜地接受這樣子自我作為的他嗎?」她讓自己的頭臉,慢慢地沉入溫熱的水裡,緊閉的眼睛以及耳朵裡,有輕微的轟轟聲音,說服自己已經脫離開這一切。她喜歡這樣的感覺,而這樣環護著全身的熱水,讓她感覺到平靜與安全,以及沒有負擔般的漂浮感覺。但是,她也知道這一口氣憋不了多久,再過一會兒,她就必須再次浮露出來,睜開眼並且用力吸氣,繼續面對這個世界的了。「是可以離開浴缸的時候了。」她告訴自己,雖然有些猶豫,還是堅定出水立起來。

她忽然醒過來,發覺自己還披著旅店的浴袍,一定是剛才洗完澡出來,躺到床上就不小心睡著了。看一下時間,才三點出頭,外面天空一片灰陰,已經沒有早上陽光炙熱的景象,可以出發去南方澳走走了。坐電梯下樓,坐入已在大廳外等候的計程車時,她突然有一個感覺,好像已經忘記昨天為何急切地想要來到這裡尋找波的緣由,反而似乎正在開始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旅行。這讓她有些害怕的感受,因為情緒的來去竟然如此匆促,波究竟現在人在哪裡,忽然就不再那麼重要了,同時間發現自己依舊自由難羈,而升起了莫名的興奮感。

司機問她是要去南方澳吃海鮮嗎?需不需要由他推薦去哪裡呢?她說不要,我只是隨便走走。司機就問說:不是去吃海鮮,那你現在要去哪裡?是不是把你放在遊客最多的地方,就可以了呢?她說:我要去真正的碼頭看看漁船,並不是來吃海鮮的遊客。司機說:那這樣我就開遠一點,繞到後面那一區的碼頭那裡,那邊的人少也比較安靜,你再自己慢慢逛吧!

下車時,飄起來細細的雨絲,她沿著密布著大小漁船的水岸走著,可以聞到濃烈的機油味道,這種味道曾經會讓幼年時的她,立即翻胃作嘔起來,現在只像是什麼陌生人擦身而過的氣味,幾乎沒有感覺的了。反而,讓她有些意外,本來以為必會纏身的魚腥海水味,竟然沒有撲鼻而來,空氣顯得離奇地乾淨冷凜。

「波會在哪裡呢?」她問著自己。

她一邊打開手機裡的相片,遲疑是否該拿著這張照片,去給船上那些看起來皮膚黝黑的漁人看,問他們是不是認識這個男人?或者,這兩天有誰見到這個人出現過嗎?但是,她立即明白這樣舉動的徒勞與愚蠢,波是個成年也健壯的男人,他完全不會需要有人這樣拿著照片,滿街四處去找他的。

就停愣地立在那裡,眼睛望著前面一艘大型漁船,甲板上有一些群聚休息的漁人,他們操著她不熟悉的語言,顯得愉快地彼此說話著,幾個人正在打撲克牌,有一個人在旁邊洗晾衣服,然後她注意到在船的尾端,一個精赤著上身的男人,一邊抽著菸一邊盯望著她。

這男人讓她突然一驚,想轉身走離開,卻聽到身後傳來:「哈囉,你好啊。」半回頭匆促地點頭,低聲回說:「謝謝,我很好。」就轉離開碼頭,跨街穿走入對面的小巷弄,雨勢有點大起來了。她卻想繼續一人走一下,後面有急促腳步聲,停下回頭看,竟是剛才見到那個裸赤上身的男人,他小跑步地靠過來,用生硬的中文說:「雨傘,給你。」微笑遞過來一把傘,就又自己快步離開。

巷底是斜陡上去的岩坡,有一個藍塑料頂罩的階梯小道,她並沒有考慮太多,舉步向著山頂曲折攀走上去。她讓自己全然放空意識,只是不斷喘氣繼續走著,有幾個像是剛放學的小孩,嘻笑著奔跑階梯衝下來,與她迅速擦身而過。這時卻奇異在腦中浮現出來剛才那個男人的模樣,他友善單純笑著的臉,顯得尤其白皙的牙齒,以及壯碩年輕的身軀,這一切都奇怪地吸引她的好感。

她不知道自己為何這樣就被這個陌生的異國男子吸引了,難道因為他的肢體模樣,讓我想起了波嗎?但是,我不是特地遠道過來這裡,就是為了尋找波的嗎?為何我卻突然感覺不到那種出發時的熱切溫度了呢?難道那根本只是一種假象,是我自以為牢固存在的某種想像,卻其實完全可以立刻就被一個陌生的人,輕易在瞬間所取代掉的嗎?

山坡頂是一座小學,可以眺看到另一邊的大海,有一條寬敞道路蜿蜒下去,連接到沿著海邊的另條更大馬路,並且好像只要從那邊繞個大彎過去,就會回到剛才的碼頭。她看海邊似乎有個公園,園內的燈這時陸續打亮起來,突然意識到其實有些晚了,猶豫著還是決定走下去到海邊公園,她想應該可以在天黑之前,自己走回到南方澳的熱鬧街區吧!(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
【自由副刊】沈信宏/ 那隻書店死掉以後 - 上
【自由副刊】沈信宏/ 那隻書店死掉以後 - 上
2019/08/25 05:30
【自由副刊】黃克全/等待
【自由副刊】黃克全/等待
2019/08/25 05:30
【自由副刊】陳東海/學舞
【自由副刊】陳東海/學舞
2019/08/25 05:30
【自由副刊.愛讀書】《一切破碎,一切成灰》
【自由副刊.愛讀書】《一切破碎,一切成灰》
2019/08/25 05:30
【自由副刊.藝文短訊】
「珍藏書展──家人血緣」展覽
【自由副刊.藝文短訊】 「珍藏書展──家人血緣」展覽
2019/08/25 05:30
【自由副刊】陳柏煜/另一種語言 - 2之1
【自由副刊】陳柏煜/另一種語言 - 2之1
2019/08/26 05:30
【自由副刊】羅浩原/詩人不談政治
【自由副刊】羅浩原/詩人不談政治
2019/08/26 05:30
【自由副刊.和解書】伍軒宏/安迪.沃荷
【自由副刊.和解書】伍軒宏/安迪.沃荷
2019/08/26 05:30
【自由副刊】沈信宏/那隻書店死掉以後 - 下
【自由副刊】沈信宏/那隻書店死掉以後 - 下
2019/08/26 05:30
【自由副刊.愛讀書】《分手去旅行》
【自由副刊.愛讀書】《分手去旅行》
2019/08/26 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