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草東 失落一代的絕望力量

2017/06/26 06:00

草東沒有派對在今年金曲獎奪下「最佳年度歌曲」、「最佳樂團」與「最佳新人」3大獎。(資料照,影藝中心攝影組攝)

記者張釔泠/特稿

「草東沒有派對」是今年金曲獎的大贏家,正如團名「沒有派對」,得獎後他們沒辦慶功派對,與過往模式一般,沒有和媒體多聊,其實不管是台上發表感言、後台受訪,他們很像「句點人」,總是簡短扼要地拋出幾句話便結束,也許他們不擅於應對媒體,也或許「大贏家」這件事,還沒有真的進入他們的世界。

草東有自己的發聲管道,從網路竄紅,首張專輯《醜奴兒》不在實體、數位通路發售,僅在粉絲頁、Live演出現場、少數咖啡店販售,至今已賣出1萬4千張,以一股「絕望力量」,讓魯蛇世代產生了認同。

一路走來,他們從來沒有靠過主流媒體宣傳,拿的是文化部的硬地音樂補助案30萬發片,就得到了這樣的成績,確立了一件事,音樂與音樂要傳達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草東歌曲中充滿了「憤怒」與「厭世」,讓失落一代的年輕人覺得,自己的生活被同理了,聽草東的音樂,是一種同溫層的解放。

草東在金曲獎擊敗五月天,開啟了世代交替,雖說要比商業價值,他們自然比不上五月天,但他們擄獲了20多歲的魯蛇世代,不僅會買專輯,更期待買票去聽演出,草東的樂迷不太把他們當偶像看,朝聖的是他們的音樂,以及在Live演出時,共同發洩巨大失落的痛感。

五月天唱的是「希望」、草東唱的則是「絕望」,都試圖為各自所處的時代困境尋找出路,草東的音樂其實不是用來「娛樂」的,在Live現場大合唱《大風吹》,或在《情歌》時全場聲嘶力竭大吼「殺了它 順便殺了我 拜託你了」,這樣肆意噴發青春、集體宣洩的氛圍與渲染力才是草東最大的魅力。

只是在成為金曲大黑馬,他們在團員當兵歸隊後,眾所矚目的第二張專輯,要如何突破獨立音樂的格局,在華語音樂創造更大的能見度,也許是他們接下來需要面對的最大課題。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