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文學獎》小品文獎決審會議紀錄:像匕首一樣

2018/11/30 22:00

photo:歐笠嵬。https://www.facebook.com/pages/Olivier-Ferrieux-歐笠嵬/150348287054?fref=ts〔自由副刊〕時間:2018年10月5日下午2時

地點:《自由時報》一樓會議室

決審:阿盛、封德屏、陳義芝、張瑞芬、鍾怡雯(依姓氏筆畫排列)

記錄◎謝麗笙 圖◎歐笠嵬

會議開始,由林榮三文化公益基金會執行長蔡素芬報告收件情形,本屆共收到五百六十一件來稿。本屆起,小品文獎初、複審採獨立評審,由五位初、複審委員凌性傑、夏夏、馬翊航、鄭栗兒、鍾文音,勾選心中值得進入複審的篇目、共得七十篇,再召開複審會議,選出二十七篇作品進入決審。決審委員推舉陳義芝擔任會議主席,並針對本屆作品發表整體看法與評審重點。

鍾怡雯:我的評審標準:第一,質地必須是散文,而非小說;第二,題材必須適合小品文,而非長篇散文;第三,文字基本功要好;第四,因為只有一千字,必須讀得到刺點。

張瑞芬:小品文基本上是短打,或極短篇,因此在文章結束時,一定還要有言外之意。小品文體裁比較介於小說跟散文之間,比起細分文體,我更注重要有好的主題,運作的節奏則須快一點。

阿盛:我認為小品文應該選擇一個焦點,直接切入,多餘冗贅的修飾就不需要,像匕首一樣,一刀斃命,因為篇幅有限,不能像長劍一直揮舞。小品文最重要的是主題明確,節奏要快,言簡意賅。

封德屏:我的想法和各位相近,我也重視節奏和結構,因只有一千字,對話和題外的描述就要收斂,相形下,文字更顯重要。

陳義芝:因為篇幅短,所以更加要求語言簡淨,題材當然要新鮮,整體表現小而完整。我從不去界定小品文該屬於小說或散文,因為很難分別。

經評審協商後,決議首輪每人圈選五篇,結果如下:

三票作品

〈我是一名色情守門員〉(阿盛、陳義芝、張瑞芬)

二票作品

〈祖先〉(封德屏、鍾怡雯)

〈游牧的螞蟻〉(封德屏、陳義芝)

〈球審的卵葩〉(阿盛、張瑞芬)

〈我是芙里尼〉(封德屏、陳義芝)

〈收淚〉(阿盛、鍾怡雯)

〈母親的布店回憶〉(阿盛、鍾怡雯)

〈十三年〉(阿盛、張瑞芬)

〈落地的詩意〉(封德屏、張瑞芬)

〈賞味期限〉(陳義芝、鍾怡雯)

〈他們洗澡的時刻〉(陳義芝、張瑞芬)

一票作品

〈孤兒〉(鍾怡雯)

○票作品

〈其實我不喜歡貓咪〉、〈奶奶〉、〈思念的分貝〉、〈縫隙說話的時候〉、〈仙人掌花〉、〈小邱〉、〈隔離〉、〈阿諾〉、〈柯林髮落〉、〈遺照〉、〈痰〉、〈紅髮安妮〉、〈分手練習〉、〈夢囈的街道〉、〈轉女成男〉

未獲票作品不列入討論,評審針對獲得一票以上的作品進行討論。

一票作品

〈孤兒〉

鍾怡雯:從教小孩編輯排版上剩下句號自成一行的時候叫做「孤兒」,觸碰到緬甸小孩子的生活狀況,可以讓我們看到緬甸當地的現象。

陳義芝:我雖沒有勾選,但這篇從符號面的語詞連結到真實世界,富有同情。

張瑞芬:結尾有洋蔥。從句法的孤立一行,到後面教課的情景,可看到單親、隔代教養的小孩心裡的孤寂和蒼涼,前後呼應得很好,重點是結尾很有力。

二票作品

〈祖先〉

封德屏:這篇寫對母親不言而喻的心疼,如鏡頭跳接,剪影母親的一生,用祖先和母親的距離,描述愛的真誠和不捨,是滿好的一篇。

鍾怡雯:作者媽媽過世五年後就要跟祖先合祀,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叫她吃飯,而是「恭請列祖列宗一同享用」,藉此反推去寫。開頭乍讀不知道怎麼回事,最後很有亮點。

〈游牧的螞蟻〉

封德屏:作者將搔得和搔不得的癢,寫得入木三分。

陳義芝:把很難描寫的癢,以螞蟻比喻,雖然不是多麼奇特,但是寫得很具體鮮明,而且從頭到尾控馭力都很好,是一篇好的小品。

〈球審的卵葩〉

阿盛:這篇點出看棒球比賽時,我們做為觀眾,很可能不了解某些比賽內幕,作者能集中焦點來寫,也反諷得很好,並不刻薄,柔柔地講,但把真正的意思點到了。

張瑞芬:這篇一語雙關,幽默有哏,把球審有沒有guts跟有沒有卵葩,藉由一個外在真實的傷害,反諷球賽裡沒有一定的公平,意在言外,我覺得非常有意思。

〈我是芙里尼〉

封德屏:全篇描述在都市叢林中,尋找生存空間的種種面向。文字很好,帶著一些滄桑,雖然描寫交際花的世俗社交,其實也追尋純情的愛,呈顯其受傷的心靈。

陳義芝:作者不是寫表象的妓女,而是寫「交際花」,很可能是總經理特助、吧檯調酒員……在這個社會裡,許多隱身在角落的人,可能都有這樣的遭遇與心理;作者不只寫出了實況,還寫出其因為得不到真愛的掙扎。

〈收淚〉

阿盛:這篇藉由收涎,講出為人母的情感,但命題卻是「收淚」,這樣的比對很有意思。媽媽其實一直在為夭折的弟弟流眼淚,但裡面又沒有講她一直哭,換句話說,含蘊在文章裡的,其實就是母親的眼淚,處理得很好。

鍾怡雯:從一開始寫「收涎」,讀到最後成了「收淚」,讓人有意外的驚覺。

〈母親的布店回憶〉

鍾怡雯:相較於其他幾篇比較悲傷的作品,這篇顯得四平八穩,並且溫暖。

阿盛:確實滿溫暖,作者寫出一個曾經繁榮的布店,和一般人不太曉得的事情,比如國慶節日的賞金,還有母親朋友看到的微笑等。一篇小品文能寫出一點「什麼」也就夠了,這篇確實有做到,結尾也不錯。

〈十三年〉

張瑞芬:作者寫十三年後為父親撿骨,發現墓穴被人鑿了個洞,可能是小偷用金屬探測器探到值錢的東西,作者想到自己的父親雖已過世,但是不是藉由這個洞口,一直在注視、窺探著兒子過得好不好。這個構想很特殊,只是〈十三年〉這題目似乎和內文不太符合,如果改成〈洞〉會不會好一點?

阿盛:藉由墳墓被挖出一個洞口,作者聯想到父親是不是每一年都從那個小洞口去看這個兒子,這點處理得特別好,不直接講情感,卻能帶出父子情。

〈落地的詩意〉

封德屏:文學性強,像是用暴力完成一首詩,傷人的詩意。犯罪是因為認為那人太乾淨了,所以想弄髒她。雖然才一千字,看完的心情是震撼的。

張瑞芬:這篇是濃縮的寓言。在法庭上,本來硬梆梆的法律文字,被一個大姊頭說了一句沒人聽得懂的話:「我就只是想踩踩她,就像別人踩我那樣。」這話誰聽得懂?但這是多麼暴力的一種詩意語言。能用這麼少的文字,試圖去表達一個龐大的意義,很不容易。

〈賞味期限〉

鍾怡雯:很小的日常生活切片,作者寫出三十歲後到超商工作,很點狀的事件跟心情轉折,「賞味期限」不只呼應他的生活態度,也寫出便利店裡的狀況。

陳義芝:這篇是個大齡打工者寫自己在便利商店上班的經驗,有一些套語,但都翻出了新意,頗有生活情味,結語也滿有意思的。

〈他們洗澡的時刻〉

陳義芝:這篇呈現安養院的情況,可能是個社會愈來愈需要面對、重視的課題。裡邊有些欲說還休的筆法,譬如「但你實在不知道能說什麼」,因為眼前事實就是如此,院內人力不足,每個人都很疲憊,特別是他看到浴簾背後的水柱剪影。讀來讓人心疼又無奈。

張瑞芬:題材特殊,結合長照議題,最近相關的書籍也很多,包括郭強生、張曼娟、龍應台的作品,都觸及照顧老年人的狀況。這篇以切片的方式講悽涼的處境,是滿值得被重視的社會剪影。

三票作品

〈我是一名色情守門員〉

張瑞芬:題材生猛,非常有創意,一開頭就吸引眼光,很俐落,脈絡一貫且銜接緊密,符合短打,也具驚奇感,就像阿盛老師說的「匕首」──這篇文章很接近這樣的理想狀態。

阿盛:作者很直白地提出一個傳統觀念對女性的看法。當然,她描述的我們都知道,語言也很直接,沒有隱晦的詞句,我認為這樣反而更好,該說什麼,就說什麼,內涵也很足夠,是一個性別歧視的問題,反諷做得很好。

陳義芝:題目「色情守門員」是守住色情,但其實有其反話的張力,一直不斷在試探自己性的敏感,文末仍守住了最後的防線,整體構思滿嚴謹的。

所有獲票作品討論完畢。評審決議以「淘汰法」,每人勾選兩篇希望淘汰的作品,結果如下:

〈祖先〉(阿盛、陳義芝、張瑞芬)

〈游牧的螞蟻〉(阿盛、張瑞芬)

〈落地的詩意〉(陳義芝、鍾怡雯)

〈球審的卵葩〉(封德屏)

〈我是芙里尼〉(鍾怡雯)

〈十三年〉(封德屏)

〈祖先〉確定淘汰。評審再就〈游牧的螞蟻〉、〈落地的詩意〉兩篇,舉手表決支持哪篇入選,結果為:〈游牧的螞蟻〉三票(封德屏、陳義芝、鍾怡雯);〈落地的詩意〉二票(阿盛、張瑞芬)。

結果出爐,由〈游牧的螞蟻〉、〈我是一名色情守門員〉、〈球審的卵葩〉、〈我是芙里尼〉、〈收淚〉、〈母親的布店回憶〉、〈十三年〉、〈孤兒〉、〈賞味期限〉、〈他們洗澡的時刻〉獲獎。會議圓滿結束。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