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纏綿湯唯入戲太深 男星竟想霸王硬上弓

2018/11/09 07:59

李鴻其(左起)、陳永忠、 畢贛、黃覺出席2018金馬影展開幕片《地球最後的夜晚》記者會。(記者潘少棠攝)〔記者羅凌筠/台北報導〕金馬影展昨日正式開跑,《地球最後的夜晚》導演畢贛、演員黃覺、李鴻其、陳永忠8日出席開幕片記者會,暢談片中經典的一顆60分鐘3D長鏡頭拍攝秘辛,黃覺飾演孤絕男子,和湯唯、張艾嘉各有情感羈絆,在長鏡頭中全程出鏡,他說:「我心理狀態挺累,別的演員其實也挺累,等待的心情很恐慌很焦慮,每一刻都可能出錯。」為戲他克服懼高症,在山間總長3分鐘的高空索道滑行,也在貴州凱里長住11個月,苦練一口方言。

湯唯飾演謎樣女人,和3個男演員對手戲情感爆裂,不僅被陳永忠施暴揪髮、和李鴻其砸爛布景,甚至還主動要求黃覺割傷她,黃覺說:「湯唯是我見過最專注的女演員之一,導演拍她希望背上有紅色印子,她說黃覺你幫我在地上撿個瓦片,真的給我滑一下,別人可能不敢動手,你來吧,我一咬牙一閉眼就下去了。」兩人情慾極富張力,黃覺甚至提過:「導演,都到這個程度,我能不能把湯唯強姦了?」不過畢贛解讀這部電影是甜蜜愛情故事:「在極度絕望殘酷之中才會體會甜蜜的感覺。」黃覺在《地球最後的夜晚》飾演孤絕男子。(記者潘少棠攝)

談到從高空索道開始的長鏡頭,畢贛用兩塊巨型磁鐵裝上電池,吸住航拍攝影機,所有演員排練了兩個星期,最後拍了5條,恰巧就在最後一條馬兒發瘋,「把我劇本裡怎麼樣都沒辦法處理的問題都解決掉,馬兒失控是個禮物,相當動人。」畢贛笑說,沒採用的其中一條張艾嘉手拿火把,被滴下來的油燙傷指頭,隔天回台灣還跟他開玩笑:「我過不了安檢,指紋被燒掉。」畢贛說:「張姊總是這樣,你有困難她就出現,你好了她就去忙她自己的了。」

李鴻其在凱里待兩個月,拍攝13天,最後被剪到剩3個鏡頭,畢贛說:「我是把最珍貴的東西保留下來,比如鴻其吃蘋果,無數人都告訴我那太動人了。」3年前畢贛和李鴻其雙雙在金馬獎獲獎,畢贛當時就「訂下」李鴻其,「他在《醉.生夢死》像天使又像引路者,很有死亡氣息,又很有生命力,很像我電影裡的角色。」李鴻其和畢贛合作,笑說:「把自己當鬼片來演,他的調性我說不上來,坐在那邊動都不動,到底能做什麼?」畢贛臨時要求他吃蘋果,吃著吃著他眼眶開始紅了,畢贛和攝影師一對眼馬上開機器,換卡都捨不得喊停,拍到李鴻其涕淚縱橫的深刻一幕。

畢贛3年前以成本20萬人民幣的《路邊野餐》拿下金馬最佳新導演,這次拍《地球最後的夜晚》不但卡司升級,資金也暴漲250倍,耗資5000萬人民幣(約台幣2.2億),入圍金馬導演、最佳劇情片等5項提名,但最想入圍的演員獎卻全部槓龜,畢贛遺憾表示:「表演分很多種,其中一種它是更宏觀的不干擾到電影,很高級的一種表演方法,演員是植物不好嗎?也很好,植物生長會很緩慢,需要很多耐心去觀察它。」至於其餘獎項他淡然看待:「有獎項拿,大家多了一次吃飯的機會,拿不到也好,多了一次一起沮喪的機會,長路漫漫,我真的不著急的。」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