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王丹專欄】 我們如何懷念一個人

2018/07/13 08:00

王丹。(王丹提供)〔王丹/自由副刊〕想寫這個題目,其實是因為7月13日是我的老師和朋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中共虐待致死的一週年。這幾天,不斷有媒體聯絡我,希望我談談曉波去世一週年的感想。

感想嗎?面對這個問題,我其實真的很茫然。做為媒體,問出這樣的問題當然再正常不過,可是做為當事人,自己的親人朋友的去世,感想千頭萬緒,似乎有很多,又似乎抓不住什麼;想說,可是又無從說起。這樣的心緒,其實,也是再正常不過了。因為懷念,本就是生長在內心的,你會想起他過去的笑容,那些風雲流逝的歲月;你會記得他說過的一些話,也許時空背景模糊,但是記憶清晰;你也許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細節了,只有溫度和失落的心情。但是這樣的懷念,要如何訴諸文字呢?這世界上最難用語言表達的,應當就是心情了吧。

我們懷念一個人,可以為他做很多事,例如樹立一座雕像,例如出一本文集,例如開一場紀念會,甚至是寫一首詩。但是我們做這些事,通常是站在對方是一個公眾人物,一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的基礎上。這樣的懷念是必要的,因為我們希望延續他的公共影響力,希望這樣的懷念也是現實中的一種努力,不僅僅是懷念,也是爭取。我知道有很多朋友,在這個角度為曉波做事,我對他們心存感激。但是,從曉波的私人朋友的角度講,我又覺得這還不夠,還應當有什麼是我們應當去做,可以當做是一種懷念的方式的。

那是什麼呢?我們要怎樣懷念一個人呢?我想了很久,覺得至少有兩件事可以去做。

第一件事,就是去讀他寫的東西。世間有很多的偉大人物,他們去世了,留給我們一個名字。馬丁.路德.金,甘地,托爾斯泰,林昭……這些名字給我們鼓舞,讓我們在生活中有一個方向。我們崇敬他們,知道他們曾經在歷史上扮演過重要的角色,以至於在今天,我們仍然必須不時地提醒自己去懷念他們。然而,對於他們,我們到底了解多少呢?懷念一個人的最好的方式,難道不是應當去認真地讀他留下的文字嗎?我們懷念的人,曾經那麼辛苦地思考,寫作,他們中很多人其實就是因為寫了這些思想而被折磨和殺害。他們不顧代價而留給我們的文字,應當是他們最希望我們了解和記住的吧?所以我會建議那些懷念曉波的人,好好地去找曉波的書看看。他一生筆耕不輟,留下了大量的文字,我相信,他希望這些文字,能一直被後人看到。

第二件事,就是去做一些對方鼓勵我們去做的事情。如果我們真的懷念一個人,就去做一些事,延續他的理想和夢想。我們當然不一定能夠代替他完成他的事業,但是如果我們能夠聽進他的勸告,跟隨他的建議,去做一些他一直想做,一直在做,但是因為生命的中止而被迫中止的事情,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他的在天之靈欣慰的呢?所以有的時候,懷念是一種一生持續的狀態:那些曉波希望看到的新世界的每一個細節,我們都可以用一生去精心打磨;那些曉波不惜犧牲生命也要去完成的心願,我們一步一步地用生命去推進。這些,當然不是用文字和語言可以表達的,這些,是要用時間去實踐和證明的。這也就是為什麼,當我被問到要如何懷念曉波的時候,往往啞口無言的原因。因為這些,不是現在就可以實現的承諾。

懷念,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