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呂政達/蛻變記(這個世界只是一場電玩遊戲)

2018/10/12 07:30

photo:阿力金吉兒。www.facebook.com/ali.ginger.tw?fref=ts

〔呂政達/自由副刊〕十年時間飛逝而過,沈大德像一只輕飄飄的紙人,在無人知曉的時刻進到辦公室。她的身邊飄散著 一團白霧,帶著一抹稱為笑的表情,這應該是一道新的關卡,沈大德想著,這個世界只是一場電玩遊戲。

新的關卡,恰好布置成一個辦公室,沈大德立刻進入武裝,搜尋所有大力丸的位置,昨夜她熬夜打的電玩,結束於她吃下最後一顆大力丸前。「難怪我一早就渾身無力。」沈大德想著,她肯定就是最後一名星戰士。

昨夜,她被一陣颶風吹到這個稱為地球的星球,那些怪物和敵人現在躲藏在七樓的辦公室,躲藏在咖啡豆和機器裡。沈大德以宿醉的姿勢攻擊咖啡機,攪動啊攪動,直到咖啡豆發出求饒的聲音,「不要再折磨我了,我什麼都願意說。」她心甘情願地完成拷打,轉身叫她的伙伴:「白白,來喝咖啡。」

白白其實沒有很白,應該是沈大德玩過的某款手遊裡,曾鎖在某座鐵塊山高塔的公主,沈大德用一枚天幣換到白白的自由,從此就日夜跟著沈大德。但是,自由的代價就是失去真正的自由。

沈大德終於坐在她的電腦旁,她在經營一個教人坐禪的網站,負責把別人寫的文章貼上網站,那個網站裡住著許多幽靈,常常探出電腦螢幕喊餓,因為靈魂沒有被餵飽。她負責到禪修營拍照,採訪,躲在照相機後面隱藏著自己,直到那個禪師發話:「我說那個誰啊――」沈大德的名字幾乎要蹦出來了,「妳來採訪我們這麼多年,怎麼從沒見到你坐下來禪修過呢?」

沈大德回答:「我徹夜打電玩,骨頭僵硬,膝關節不好,沒有辦法坐下來。」

禪師說的一則公案是:「這樣,妳知道回家的路嗎?」當時,沈大德想起她早前玩過的另一款手遊,她祕密許諾:「總有一天,我要沿著黃磚路,走回我的家鄉。」

清晨九點半,當台北市的打卡鐘都如約響過,上班遲到的理由都用完以後,許多上班族面對著鬼魅一般的螢幕,餵著自家的幽靈如同寵物,他們懷抱著沈大德的心事:「總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家。」十點以前,他們蛻變成了桃樂絲,一起蹲在馬桶上,也一起沖水。

走出一款電玩,又迅速進入一款電玩的沈大德,覺得現實其實就是打電玩的背景,在電玩裡,她擁有一身本事,隨時進出時間和空間,只要坐禪立刻能夠進入甚深禪定。

辦公室內,有三個角色要陪她走上黃磚路,也是從某部我已忘記名字的童話跑出來的楊氏兄妹,妹妹是個沒有心的稻草人,她每走一步路,就散發出早晨牧場的香氣,逢人就說:「小心點,我在看著你。」後來才有人提醒她,那是喬治.歐威爾的對白,她的意思應該不是這樣,後來妹妹和主管討論一個下午,改成:「請把我的心還給我。」

那個哥哥是尊大型的錫人,但遺落關節的螺絲釘,總需要稻草人妹妹扶著,才能勉強站起來。終於有人看不下去了,從超級瑪利歐兄弟借來一大把螺絲釘,錫人無助地看著沈大德:「我的手關節無法使力,你可以幫我把螺絲釘裝上去嗎?」

沈大德回瞪著錫人哥哥,又露出一種厭惡世界的表情:「你以為我是開什麼的,IKEA嗎?」

第三個角色是哆啦A夢,有一天,哆啦A夢發現他來錯時空,再也不用照顧過了六十年還是沒長大的大雄,就轉來跟隨沈大德,劇情類似小小兵跟隨神偷奶爸。

哆啦A夢要把任意門借給沈大德,可以縮短回家的路程,沈大德不屑地說道:「我寧可自己走路。」所以,你偶爾可以在台北市南區,鋪著碎玻璃的路上撞見這四名角色行走,從一套電玩走到另一套電玩,稻草人挺起胸膛走在前頭,錫人每進一步就全副鬆垮,短手短腳的哆啦A夢揮舞四肢跟在後頭。

大雄這個角色為什麼長不大,其實是基因學上的謎,如同十年來為什麼這個角色始終被稱為沈大德?一個厭惡世界的人,為什麼喜歡電玩?近年來我開始有這麼點覺悟,只要這個世界還有大雄這種被霸凌和欺負的角色,世界變得如此邪惡,胖虎躲在街角,我們就需要沈大德的出現,就是有沈大德,她永遠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們才知道,迷路永遠比回家有趣。

有時候,我很想問大雄:「你為什麼這麼容易被欺負?」

但沈大德只是我在某個電玩遊戲裡的角色扮演,她是我的面具,將來也會是我的真實,沒有沈大德的保護,我們每個人都要赤裸裸活在世界上,「不要再折磨我了。」我說,其實我一點也不喜歡喝咖啡。

沈大德帶我回到她的童年,一款很久沒有玩家光顧的電玩。我們一起穿越螢幕的硬殼,打敗喪屍和守護的巨獸,回答一匹人頭馬的提問,走過冰原,我看見姊妹爭奪食物的情景,沈大德總會搶著吃完所有的食物,任弟妹在她面前嚎啕大哭。沈大德回頭跟我說:「你看,生存就是一場戰爭。」她見到的每個人,都是她的敵人。

我說,恍然大悟:「沈大德啊,原來妳的生命就卡在這裡。」我希望能把妳的心還給妳。

十年時間飛逝而過,沈大德已經忘記她原來的名字,她對每個迎面來的人,做出厭惡的表情,害怕對方要來搶她的食物。這十年間,她從沒有一次看過自己的臉,卻急著在黃磚道上尋找烏鴉和邪惡女巫。直到有人悄悄跟我說:「獵女巫的人,通常自己就是女巫。」

直到這天,在禪修道場,禪師要沈大德真的坐下來,我們終於發現她最後的祕密。沈大德開始吐絲,潔白的絲線將她包圍,蠕動著,她蛻變成一隻毛毛蟲,她忍受所有的痛楚,世界原來就是她的繭。但誰告訴妳蛻變是美麗的,肯定沒有嘗試過孵生的痛苦。

禪師摸著這個巨大的繭,問道:「沈大德啊,妳會變成什麼跑出來啊?」

蠕動身軀的沈大德在繭裡說:「我還沒有決定呢。」

禪師笑笑,是為一則公案。

photo:阿力金吉兒。www.facebook.com/ali.ginger.tw?fref=ts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娛樂】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今日TOP 10